【李鹏逝世】六四强硬派李鹏逝世 三大争议亟待盖棺论定

+

A

-
2019-07-23 08:31:56

中国政府北京时间7月23日发布消息,22日晚23时,中国前总理李鹏因病逝世,享年91岁。李鹏的去世,诱发外界对于李鹏本人、以及他政治生涯中参与的诸多政治事件的再次讨论。

1928年出生的李鹏,因为其“红二代”的政治出身,使得他见证并亲身参与1949年后中国众多重大历史事件。围绕李鹏的一生,舆论上最大的三个争议就是他在六四中的表现,他对中国电力系统的功过,以及他的家族传闻。

2017年10月,李鹏出席十九大开幕式。(Reuters)

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李鹏所表现出的能力并没有匹配历史赋予他的职位与使命,他在六四中的强硬态度,简单粗暴,在电力系统中任人唯亲,以及治家不严、缺乏能力等,都注定他难以承担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大时代的转型期,于总理任上所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在他离开政坛之后,所出版的多本《李鹏日记》留下对六四、三峡等事件上 “推卸责任”的痕迹,这也不是一个合格政治家的历史觉悟与表现。

强硬解决六四 激化矛盾难辞其咎

世人对于李鹏最大的争议,离不开六四。翻看当时那段带血的历史,尽管今天对于当时学生运动是否过于激进、中国政府控制局面的做法是否完全错误存在诸多争议,但是李鹏作为时任的中国国务院总理,他在整个六四过程中表现出的强硬态度,激化了学生和政府的矛盾。

尽管在7月23日中国官方给予的讣告中说“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六四的定性仍然是“反革命暴乱”,但是人心所向,李鹏在六四中的争议角色还需重新探讨。

1989年5月19日,在六四事件前夕,李鹏在电视上发表措词强硬的“五•一九讲话”,引起首都大学生不满,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示威的大学生表示了更加强烈的抗议。5月20日,李鹏以总理身份签署国务院令,决定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戒严。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在其回忆录《改革历程》中评价李鹏是“死硬分子”,称李鹏在“六•四事件”时极力主张武力镇压。在学潮中为了自己的四二六社论不被否定而使本可和平解决的学潮不得不暴力收场。《改革历程》中记载“(邓小平)在听了李鹏等人的汇报之后,同意把学潮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提出‘快刀斩乱麻’加以解决。”,“赵回忆录中直言李鹏及其手下‘阻挠、抗拒和破坏’赵紫阳化解对峙紧张的努力。”

可以说,在“六四”那样一个关键时刻,李鹏过于强硬的态度,让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流血冲突走向了不可挽回的局面。正是因为李鹏在六四问题上缺乏历史责任感的表现,使得1993年李鹏连任国务院总理时有210张反对票,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实属少有,体现了中国的民意。而在他离开政坛之后,没有对自己的行为反思,反而还写成三十万字的《关键时刻:李鹏六四日记》,内中披露了不少内幕,就包括将自己在六四中的责任全部推卸,称邓小平当时已指示要有准备可能出现流血事件。

李鹏自己亦已作最坏打算,准备好牺牲自己及家人的性命,阻止示威失控,变成好像文化大革命一样的悲剧。而且李鹏在日记中提到,是邓小平决定派军队进入北京及实施戒严的,除了赵紫阳,所有人都支持邓小平的决定。更是将六四争议最大的地方——解放军进城开枪,完全推卸给了邓小平以及当时的中共领导层。

随着过去40年中国的改革进程,在中国民间和学界,对于六四的反思愈加深刻。如果让当时学生的抗议运动不断持续下去,对中国是否是一件好事?在今天看来,当时邓小平和中共决策层,让学生运动暂停,将国家的精力重新聚焦在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上,是正确的决定。但是最后通过暴力镇压的手段,流血的方式解决这一切,是一个双输的局面。李鹏作为“强硬派”在其中所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显然激化了矛盾。所以在六四流血问题上,李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电力系统“奠基”——功过两说

围绕李鹏第二个历史争议就是他对于中国电力系统发展过程中的功过是非。可以说,在新中国电力系统的筹建上,李鹏起到了开荒的作用。但是中国电力系统内任人唯亲,腐败问题层出不穷,李鹏也责无旁贷。

官方的讣告中,将李鹏在电力系统的成绩总结为——“创造性地贯彻党中央‘电力要先行’战略,提出电力适度超前发展,推动中国在电站建设和电力生产、电网管理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是中国电力工业的杰出领导人、核电事业的重要开创者。”

作为中国最早留学于苏联的水力发电专业留学生,李鹏在其政治生涯的早期有着丰富的职业经验。而且在他从政初期,也表现出那个时代中国官员尽职尽责的一面。例如1970年代,京津唐电网电力供应紧张。李鹏牵头新建唐山陡河电厂,扩建北京高井电厂。扩建高井电厂时,1974年李鹏三天三夜坚守工地,第四天即1974年10月4日中午,李鹏在骑自行车回家路上在宣武门附近被汽车撞伤;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李鹏担任唐山电力抢修队指挥部总指挥,参与抢险救灾工作。地震一个月后,唐山地区供电基本恢复。1981年9月,当时中国最大的水库龙羊峡水库遭遇150年一遇特大洪水,水量5,57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为2,494.78米,一旦溃决将影响黄河下游各大坝、青海、甘肃、宁夏沿河地区安全。李鹏亲自赶赴灾区指挥防汛,成功保住龙羊峡、刘家峡及下游地区与包兰铁路。这次危机的成功解决也让李鹏真正开始进入中共高层的视野。

在他政治生涯的后期,李鹏将所有的政治能量都放到了推动三峡大坝的建设上。但是关于这座大坝,从提案之处就饱受争议,在1992年4月份于中国人大表决时竟有177票反对,664票弃权,更有25人未按表决器,为历史上绝无仅有。但是在李鹏的强力推动下,1993年1月,中国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成立,李鹏出任主任,负责监督整个三峡工程的建设。

1997年11月8日,李鹏现身三峡大坝。(AP)

李鹏缺乏历史责任感的表现再度在三峡问题上表现出来,尽管从历史进程来看,李鹏在三峡工程中扮演者主要推动者的角色,但是据他晚年回忆录称,“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

作为中国电力系统早期的领导者,李鹏对于中国电力行业过度垄断,腐败丛生的情况要承担重要的责任。2014年5月,三峡集团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总经理陈飞双双被免。2015年6月,在中共中央巡视组对15家中国国企进行的专项巡视反馈报告中,一共涉及5家电力巨头,这些关系到国家能源安全的巨头存在“暗箱操作”等不少问题。报告显示,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国家核电”)执行选人用人政策规定不严格,存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突击提拔干部等问题,对领导干部监管较软;“三重一大”决策制度执行不到位,财务管理混乱,投资并购、工程招标、物资采购等领域违规违纪问题突出,暗箱操作、贵买贱卖、领导人员直接插手等问题时有发生。

与此同时,中国电力系统刮起反腐浪潮,中国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已经有多名高管下马,比如,国家电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燕福龙、国家电网华北分部原主任朱长林、国家电网宁夏电力公司银川供电局原局长马林国等。一时间中国电力系统官场震荡。而这些电力系统高官,都是上世纪80年代李鹏执掌电力系统,中国电力大跃进时期参加工作的。

治家不严 于朝野渐失口碑

真正让李鹏在中国民众中失去口碑的,是他治家不严,任人唯亲的问题。李鹏与其妻子朱琳育有二子一女,长子李小鹏,次子李小勇,女儿李小琳。根据李鹏在回忆母亲的文章——《纪念我的母亲赵君陶》中的叙述,李小鹏于1959年6月,在北京协和医院出生。由于李鹏长期在电力行业工作,儿子李小鹏和女儿李小琳后来上大学的专业也都选择了电力工程。李家两代人没有避讳裙带关系,先后在中国电力工业领域担任要职。2003 年初,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组部发出的全国大型电力公司党组及领导班子里,李小鹏和妹妹李小琳竟然同时出现。

李小鹏于1999年从母亲朱琳手中接过华能国际集团公司董事长一职,曾长期担任中国华能集团和华能国际的领导职务,被称为“亚洲电王”。2008年弃商从政,转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2016年8月30日,李小鹏辞去山西省省长职务,同年9月3日接替杨传堂,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部长。能够在“政商”身份间从容转身,政绩不彰的李小鹏被认为得到了李鹏政坛资源的助力。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根据票数多少排序,李小鹏排在候补委员名单的最后一名。有传闻称,当时李小鹏连后补中委也没有选上,结果中共中央出面对全体代表“做工作”,李小鹏才勉强当选。无论传闻真假,最后一名的候补委员的尴尬身份,说明即使在“讲政治”的政坛上,中国官员们也对李鹏家族毫不掩饰的“裙带关系”感到不满。

而李鹏次子李小勇,则更是1998年,涉案金额高达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的新国大巨额诈骗案的主要责任人,但最终受益于父亲李鹏的权力地位逃脱法律制裁。后移民新加坡。

可能在中国民间受到关注最多的,是李鹏的女儿李小琳。与哥哥李小鹏相似,曾任中国大唐集团副总经理和党组成员、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李小琳也有“亚洲电力一姐”之称。

2016年4月,巴拿马文件泄漏事件中显示,李小琳和丈夫刘智源曾在欧洲列支敦士登成立Silo基金(Fondation Silo),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设的Cofic Investments公司的单一股东。而该投资公司建立时,李鹏仍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小琳在设立公司时,瑞士律师特别提供了李的香港特区护照以完成背景调查。

此外,也曾有报道称李小琳一度转战地产市场,在冀文林(原海南省副省长,与周永康案有关)大开绿灯之下以万元注册的小公司撬动海南上百亿的土地资产的内幕。在此之前的2013年10月10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一组调查文章,大揭李小琳为瑞士保险公司涉嫌违规进入中国市场牵线搭桥的黑幕。随后李小琳接受香港媒体专访,指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但《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当时刊登评论文章《三峡集团幕后不排除有“老老虎”》,一度让外界遐想连篇。

李小鹏在政商身份间的自由转身,李小勇在涉及金融大案后的悄然抽身,李小琳的作风张扬和种种传闻,以及整个李鹏家族与中国电力行业千丝万缕的关系,让李鹏这位中共政坛元老的“身后名”饱受非议。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改革闯关的时期,当时作为总理的李鹏,没有展现出足够的能力与魄力去带领中国改革闯关。而是当时的副总理朱镕基主持、推动了解决通货膨胀、推行中央和地方的分税制,整顿金融秩序,推进国企改革等重大影响中国未来进程的政经决策。

可以说,李鹏是一个极为传统的中共技术官僚就的典型。虽然在从政初期也曾尽职尽责,并对某一个行业起到了关键的奠基作用,但是执政能力不足的缺点已经有目共睹。尤其是他在六四中的强硬态度,在电力行业中任人唯亲、缺乏能力的表现,以及治家不严,都注定他难以承担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大时代的转型期,于总理任上所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尤其是在卸任之后,在六四、三峡以及家族问题上不断对外发声,推卸责任的做法,才难配位,德难配位,中国民间称李鹏只有科长之才,难担总理之位并非没有道理。

今年2月,中共党内右派元老李锐去世,随着以李鹏、李锐为代表的那些经历过六四的中共左右派官员逐渐离开,重评六四的历史包袱将越来越轻。中共能否轻装上阵,重评六四,希望今日的中共决策层,有此魄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