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李鹏的“生前身后名”

+

A

-
2019-07-25 21:48:42

北京时间2019年7月23日晚19时,中国央视《新闻联播》与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正式发布了李鹏在22日23时因病逝世的讣告。

作为一位曾经在中国长期担任领导职务、经历诸多政治事件,也遭受巨大争议的人物,李鹏的离世引发中国境内外舆论场突然一阵喧嚣,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无疑是中国境内评论与境外评论的巨大反差。

李鹏在“六四事件”前后的表现得到反差极大的评论。(AP)

李鹏获中国官方尊崇

中国官方无疑给予李鹏很高的评价和定位。

7月23日《新闻联播》在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三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活动之后,用时10分钟以上播报了李鹏的讣告。

讣告称李鹏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并在最后落笔称“李鹏同志永垂不朽!”

第二天才出版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多家中央级媒体,都在头版头条发布了这篇讣告。

李鹏获得的这些身后殊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本人的政治地位和资格。正如讣告里所指,李鹏是中共第十二届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原总理,第九届中国人大委员长。身处这些位置的人都被视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是中国国家命运的核心决策者之一。李鹏1985年被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03年卸任中国人大委员长,在这一圈子的时间长达18年。如果自1983年担任中国副总理算起,时长更有20年之久。

这20年位于中国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中间阶段,作为中国领导人之一的李鹏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确实是无法回避的。

在中国官方的赞誉之外,民间也不乏对李鹏的感怀与好评。有中国网友称,从他1983年担任副总理开始到2003年离开中国最高层,中国经济增长22.8倍,中国GDP从6千亿增长到13.7万亿,他亲自建立全球最大水电站三峡水电站解决中国用电困难。

另外在官方讣告公开之前,“红二代”蔡小心发布微博称,“不计当时毁誉,在关键时刻敢于担当。另外,我曾经对他在90年后的一些决策不理解,但今天回顾,他是正确的。”蔡小心所评论的人应该就是李鹏,而他所说的不理解的决策,点出了围绕在李鹏身上的巨大争议,特别是其在“六四事件”前后的角色与作为。

李鹏无法摆脱的争议

在已经受到严格规制的中国境内及其舆论场之中,也出现了一些“异常”现象。《联合报》注意到,官媒播报李鹏相关信息之下曾经数以万计的“点赞”,在23日晚间8时后被全数归零。尽管很多网民点赞用意不一,有的是没有明显意识的,有的是认同官方说法,当然也可能确实有的是对李鹏缺乏敬意。

另外,中国外网推特中则传出所谓北京燃放烟花炮竹的文字视频。如果这些信息属实,应该也反映出了一定的民意,可知李鹏身后的争议尚未落定,中国社会在“六四事件”等问题上的心结也还未打开。

与中国官方未曾提及李鹏任何负面评论形成强烈反差,很多价值观鲜明的西方主流媒体报道则几乎未曾提及李鹏任何正面评论。

其中一些报道将“六四事件”置于突出位置,甚至给予非常不客气的用词描述。如美国《纽约时报》文章标题为《中国前总理李鹏去世,因六四事件被称为“北京屠夫”》,英国BBC的文章标题为《中国前总理天安门镇压“强硬派”李鹏去世》。

《纽约时报》引述一位曾与李鹏见面的美国人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的评论称,“没错,他在武力镇压这件事上得到了邓小平的支持,但李鹏是最积极的镇压者之一。”BBC则引述了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之子鲍朴的说法称,“他作为当代中国政治人物的奇葩之处就是,仅仅是平庸却为中华民族带来了祸国殃民、遗害子孙的千古奇祸。”

两家媒体都提到了李鹏力主推进建设的三峡工程。这是中国甚至世界最大的水利发电工程,却也始终争论不断,稍早前曾被指严重变形。《纽约时报》称,“人们担心它可能带来的环境后果——比如地震和山体滑坡——以及人力成本,三峡大坝导致水位上涨,被水淹没的数十个城镇的130多万人需要搬迁。”

BBC则用较多的笔墨论述了李鹏的家庭,直称“李鹏当权期间,他的家人垄断中国电力市场,被认为是中共典型权贵家族”,其妻朱琳曾任华北电力局外事处负责人,长子李小鹏曾任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华能集团公司总经理,女儿李小琳曾任另一大发电集团中国大唐集团的副总经理,次子李小勇曾任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1998年卷入一起金融诈骗案,之后移民新加坡。

“六四事件”、三峡工程、家族问题,确实是围绕在李鹏身上的三大争议。即使在李鹏离世之后,这些争议也不会随之烟消云散。尤其是在“六四事件”一事上,各方的立场并未有丝毫退让。

据港媒《明报》报道,“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言人尤维洁表示,《新闻联播》称他在1989年果断地制止了一场反革命暴乱。“30年了,还在以革命者反革命者来为对国情发表看法的人定性。”她又说,政府在六四定性上,最早说的是反革命暴乱,后来改称为政治风波,现在重提了反革命暴乱,定性的反复和随意,显示国家仍然在此事上摇摆不定,“这是我不能认同的,我质疑,也表示愤慨”。

喧嚣之下的李鹏

中国官方给予的崇高定位与身后荣耀,与民间和外界的不满、批评、追责,形成了两个相反的极端,却构成了认识李鹏的两个侧面,能够令后世认识到一个相对更为完整和真实的李鹏。

中国官方讣告称李鹏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要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

西方媒体却也有一些相对客观和个性化的描述。如美联社称,李鹏虽然是一个谨小慎微、缺乏创新的人物,但也是一个敏锐的“政治拳击手”,2003年退休前,立足权力顶峰有20年,并留下经济持续增长的遗产,以及威权政治控制。

《纽约时报》则称,“李鹏从未获得中国公众的广泛爱戴,他在电视上表现木讷,但在其职业生涯晚期,作为中国主要权力机构、神秘的政治局常委会的顶级成员,他掌握了巨大权力。他在如此高级别中生存下来,表明相对于其古板的公众形象,他在政治上的老练程度要高得多。”

德国之声称李鹏是“民望最低的中国总理”,引述学者章立凡的说法称,李鹏虽然思想保守僵化,家族经商造成形象不佳,但他本人涉及腐败的可能性却不大。李鹏和江泽民的政治组合"赶上了一个经济上升的时期",其主要任务是维持中国经济发展,在这一点上,"他没有起什么太负面的作用"。"尽管在任内乏善可陈,且有六四事件的巨大阴影,但李鹏实确实忠实于中共信仰或其执政利益。所以我觉得他也就是一个比较符合中共标准的共产党人。"

中国执政者或许需要李鹏这样的政治人物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西方或许也需要李鹏这样的政治人物作为一个批判的标靶。而对李鹏本人而言,在其离世之后,这些“身后之事”都已经与他没有了多少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