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乐际被忽略的调研 宁夏官场“洗牌”之谜

+

A

-

中国面积最小的省级少数民族自治区宁夏,正在经历一场由反腐和扫黑而导致的官场震荡与洗牌。

7月22日至24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前往宁夏调研,同时与其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前往地方推进“不忘实心、牢记使命”的党建教育行动。中国舆论场对赵乐际此行似乎有所忽略,但在中共的政治活动里,政治局常委的去向选择皆大有文章。由于赵乐际的中纪委书记身份,此去宁夏很容易推测是与反腐执纪有关。

“巧合”之处在于,根据宁夏官方公示信息,当地在过去两个月已有17位中高级别官员落马,其中相当一部分与政法公安系统有很大关联。中共反腐重点下沉至省级以下与席卷整个中国的“扫黑除恶”行动形成合力,正在宁夏等地方官场掀起整顿吏治的风暴。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反腐重点下沉到了省级以下。(新华社)

宁夏政法公安系统官员集中落马

5月30日,原神华宁煤集团汝箕沟无烟煤分公司经理江文平与副经理白福堂被审查调查。6月4日,该公司副总工程师张庆春与原党委书记梁吉也被宣布调查。这些消息来源都是宁夏石嘴山市纪委监委。宁夏官员集中大批次落马的序幕由此拉开。

此后以至7月18日,宁夏政协常委吴占东、王政、高振宇,宁夏公安厅国内安全保卫总队长王小平、宁夏国安委办公室副主任于霆等,共17人被披露接受纪委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2019年后5月30日之前,宁夏纪委监委官网仅披露了中国银行石嘴山市分行原行长张玉林、固原原市委常委兼西吉县委书记马志宏、宁夏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宏3人受查。

而5月30日之后则有两个引人注目的变化,一个是落马官员大幅增加,另一个是落马者大多为政法公安系统官员,或是曾在该系统任职。

如宁夏公安厅指挥部主任吴海波、银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定远、中卫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郝正智、吴忠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张吉贺、上文提到的宁夏国安办副主任于霆,5人所在单位正是政法系统旗下5个主要组成部分。

另外,在宁夏政协常委任上落马的高振宇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高振宇出生于1958年黑龙江哈尔滨,属于回族,1976年以“知青”的身份前往宁夏。其仕途也都在宁夏,文革结束后入伍当兵,后来转业到司法系统工作,曾到中央民族学院法律系学习后,返回宁夏继续在多个部门辗转升迁。他曾经担任宁夏反贪局局长、中卫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副厅长等职。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高振宇以宁夏公安厅副厅长的身份兼任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由公安系统官员兼管并无权责交叉的民族、宗教方面事务,或许也反映了当地官场的一种乱象。

宁夏“扫黑除恶”延烧政法

对宁夏当地官场,特别是政法公安系统的乱象,中国高层应该早有注意和安排。在2019年初,宁夏官场曾有一波人事调动。如一直在公安部工作的刑侦局局长杨东“空降”宁夏担任公安厅厅长,履历尚未完全公示的吴琦东担任银川市公安局局长,宁夏司法厅党委书记、公安厅正厅级党委副书记、吴忠市公安局局长也集中换人。

现任宁夏政法委书记的张韵声,早年曾在黑龙江工作,仕途主要在海南,2018年5月由海南省委常委兼统战部长转任宁夏党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

中共十八大后开始的席卷全国的反腐行动,目前已经下沉到省级以下。而宁夏官场正在经历的这场震荡,或许更多是因为中国同时在进行的“扫黑除恶”行动。

2018年1月,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一次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求打掉一批涉黑涉恶组织,惩处一批黑恶势力“保护伞”。

一般认为,担负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安机关与游离在法律边缘的“黑社会”“恶势力”等组织或现象,是一种势同水火的天然矛盾。然而在现实中两者关系要更加复杂,比如,有黑恶势力才有公安机关的用武之地,黑恶势力的猖獗程度与公安机关的打击力度成反比,在很多地区的公安机关,更准确地说是公安机关里的某些人沦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形成横跨黑白两道的利益共同体。

2019年6月12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宁夏,与宁夏在两个月内17位官员落马应该不会全无关联。

正如7月28日该督导组组长韩勇通报所称,“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宁夏期间……专项斗争取得了实实在在的阶段性成效”,“特别是坚持以破案攻坚开路,结合自治区实际,对黑恶势力掀起凌厉攻势,严惩了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尤其是‘打伞破网’‘打财断血’力度空前,打掉了马荣富、徐风祥、马吉等一批涉黑涉恶案件”。

宁夏政法公安系统发生大幅震荡,确实印证了韩勇的说法。而宁夏正在经历的场景,也正在中国基地地区有不同程度的上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