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唐气度”看今日中国为何缺少文化自信

+

A

-

近日,中国广电总局发布通知称,为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中国全国各级电视台将从8月份开始播出选定剧目,而为确保播出剧目与宣传整体氛围相协调,展播期间,所有电视台将不得播出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

这不是中国广电总局第一次拿古装剧、偶像剧“开刀”,早在2018年,中国业内便盛传古装剧遭严格管控。2019年开年宫斗剧遭全面封杀,随后是一系列古装剧倒在“限古令”——即限制古装电视剧的文宣大棒之下。而与中国文宣政策相悖的是,几度被撤档的系列古装剧却收获了不俗的市场反应。

一部名为《长安十二时辰》的古装剧开播不久,即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大唐旋风”。这部被网民称为“长安版《反恐24小时》”的电视剧,凭借着紧凑的剧情和高度还原的“服化道”(服饰、化妆、道具),在中国影评网站豆瓣获得8.6的高评分。中国网民认为,这部剧高度还原了唐朝——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尤其这部剧中出现了以往中国历史类文艺作品中极少的高度文化融合的场景,例如中国本土的道教、传自印度的佛教、源自波斯的祆教、以及在基督教中被称为聂斯脱里派的“景教”在长安110个坊中共存;来自中东的“胡人”、欧洲人、日本人、朝鲜人甚至来自非洲的“昆仑奴”也在唐朝找到了共融共生的办法……

唐朝高度的文化包容,源自于其高度的文化自信,中国的古代贤者将其表述为“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尽管政治学的理论在不断进化,但是有一个核心价值从来没有改变,即“大国”除了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作支撑,更能彰显其“大”的是强大的软实力带来的文化扩散,以及国民由此产生的文化自信和包容。1500年前的唐朝如此,二战后的美国也是如此。今天的中国如果要在习近平的政治理念中,重现“民族复兴”的愿景,就不能没有文化自信,没有文化包容力。这也是中国当下直面“百年变局”挑战的最大短板。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展示了开放自信的唐朝文化高度融合的景象,但这部剧因限古令的影响一度推迟播出。(@北斗北工作室)

1/5

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因限古令在开播前突遭撤档。(@宋祖儿lareina)

2/5

电影《八佰》本为2019年暑期档献礼片,但被传因献礼中国非中共至今仍未上映。(@电影《八佰》官方微博)

3/5

2019年开年,系列宫斗剧接连消失在中国电视荧屏,被认为是年中中国广电总局推出“限古令”的端倪。

4/5

2016年5月,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首度将文化自信提高到极高位置。(新华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多维新闻曾在百年大变局下的中国两大短板——从香港反修例说起一文中解析过关于中共第五代领导者习近平对“文化自信”的设定。自2012年习上任后,其一度提出过“三个自信”的政治目标。在简短的过渡期后,“三个自信”迅速上升为“四个自信”,所多者,即为“文化自信”。“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这是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所说,首度将文化自信提高到极高位置。并在一年之后的中共十九大上进一步拔高,他称“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将“文化自信”与“民族复兴”这个习时代政治愿景做了直接联系。

诚然如习近平所言,大国崛起的根本,在于文化自信。而不仅在于军事、经济实力的强大。军事强大者如古代斯巴达,秦帝国,近代的苏联,没有经济和文化的支撑,国祚难以持久。经济强大而忽视军事、文化建设者,如今日中东诸国,也只能是国际关系中的“看客”,大国崛起的牌桌上,没有他们的位置。而一个拥有文化自信的国家,这个国家的执政者和国民,因为自信,不担心内部主流文化会被非主流文化侵蚀;因为自信,不担心外部文化的挑战,反而在文化的撞击中,让本民族,本国的文化实力得以更为广泛传播。这是希腊的哲学、戏剧,唐朝的诗词歌赋能够延绵至今的原因,也是今天好莱坞电影,日本二次元文化能够在全世界得到大量拥趸的原因。

所以,没有文化的高度自信与包容,就难以被称之为“大国”。国际局势瞬息万变的“大变局”,是中国的挑战,更是机遇,能否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一跃成为真正的大国,实现习近平中国梦中的“百年复兴”,这需要一个全体国民高度自信,尤其是文化自信的中国。

那今天的中国,具有这种文化自信和包容了吗?对不起,答案是否。

因为不符合中共意识形态,献礼中国非中共的电影《八佰》遭到撤档至今尚未上映;在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广电总局再以行政之令要求中国全国各级电视剧禁播“非现实主义”的古装剧、偶像剧。上文所述《长安十二时辰》开播之前受到中国宣传部门“限古令”而一度推迟播出。早在2018年,两部大剧《巴清传》《如懿传》便陷入古装剧遭严格管控的政策管制,命运坎坷,前者至今还积压。《烈火如歌》《独孤天下》《三国机密》等古装剧也转网播。2019年开年,网爆宫斗剧或全面被禁,卫视二轮播出的《如懿传》《延禧攻略》也被叫停。《扶摇》《小女花不弃》等剧仅登陆卫视周播剧场。其实古装剧拥有不少粉丝,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2018年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在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上明确指出: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随意戏说曲解历史、贬损亵渎经典传统、篡改已形成共识和定论的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玄幻、仙侠、架空演绎的古装剧也不能为增加娱乐性、吸引眼球而胡编乱造。今年1月25日,《北京日报》,就发文列举宫斗剧的“五宗罪”,被业界视为这波“限古令”的端倪。

中国文化宣传部门多年来饱受争议的举措,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有“文化自信”的政府部门。他们完全不相信已经拥有了两千年生命力的中国文化还可以继续刚强、坚毅、包容地再延续两千年下去,固执地用行政思维、用删、封、停、禁的方式,名义上看似在保证“文化安全”,实则是在自断双臂,自毁长城。

但是如果说中国宣传部门“限古”,要推崇“现实主义”题材的文艺作品,但是像2017大火的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却在首播之后,再也未在中国荧幕上重播过。因为优秀的“现实主义”文艺作品,除了歌颂,还具有批判和反思的社会作用。《雍正王朝》1999年播的时候,因为里面影射下岗职工和税制改革,影射“八王议政”,当时中国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请示了三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才敢在央视放的。《大明王朝1566》上映的时候也恰逢中国政府换届,改革进入深水区时候上映。2008年前后,还有一部红透全中国的作品比《人民的名义》更反腐,尺度更大,收视率也更高,就是《蜗居》。小说2007年发表,电视剧2009年热播。《蜗居》对上海社保案用另一种方式进行还原。“一点也不老,而且还很能干”的宋思明从长相到车牌号码,再到落马原因,均和“上海第一秘”秦裕高度重合,而故事的发生地,影射上海的这个叫“江州”的地。《蜗居》的出品人中有曾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总裁、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和市委办公厅主任的黎瑞刚,传闻当年秦裕被双规前,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黎瑞刚本人的,要求他帮忙照顾上海文广的某位主持人,这位主持人就是海藻的原型。这个桥段在《蜗居》里也有体现。后来《蜗居》在北京台播了5天就停掉了。所以,中国宣传部门所需要的“现实主义”,是要有正确“三观”,伟光正的现实主义文艺作品。但这种“政治要求”下被寄以厚望的作品,又往往很难得到观众的认可。

一个“限”字背后,是“恐”——“恐古”,“恐现实主义”,“恐外来文化”,是行政思维主导,是官僚主义,更是一种高度不自信和极度自负。这些体现在文宣部门的疑虑、顾虑、恐惧,将习近平“文化自信”与“民族复兴”、“国际变局”关系的思辨格局拉低,将中国成为一个更令世界尊敬的“文化大国”的可能性泯灭。

回到开文所说的《长安十二时辰》,有人评价四字“大唐气度”,气度者,气象风度。能允许气象流溢、风度挥洒,首在开放自由,嗣后自然倜傥。不僵化、不守旧、不搞种族隔离华夷之防,不教条主义,自然开放。也希望中国的文宣部门,也有此等气度,豁达开放,自信包容,补齐“崛起中的中国”最后一块短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佑安 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