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采访郑永年 谈香港风波如何收尾

+

A

-
2019-08-20 04:47:49
香港局势如何收尾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Reuters)

因反修例引发的香港乱局持续已两个多月,作为局外人,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于北京时间8月19日接受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自媒体采访,发表对香港局势的看法。

在被问及的八大问题中,郑永年谈到香港游行示威者中的“民意”、游行示威的“暴力化倾向”、外部势力、香港法律、香港“主体”、香港教育、中美贸易战,以及此次风波如何收尾。

谈到“民意”,郑永年说,在近来的大规模抗议运动中,港独一定存在,也不全是暴力,从决策者的角度看,要客观,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但不可否认,香港的抗议运动越来越倾向暴力化。

紧接着,郑永年表示,任何社会运动都可能趋于激进化,但鼓动激进不用负法律责任,事情就很麻烦。香港的这类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其他国家护照,随时有退路。所以才有奇怪的现象:警察抓人,法官放人。

香港没有新加坡类似“你拿本国护照,就应从本国利益出发”的机制,这样破坏社会、违反法律,不用负责任,当然法律就没有威慑力。

谈到外部势力在香港局势中扮演的角色,郑永年认为,作为前殖民地,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于: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影响香港司法。

他说,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中国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也不在香港手里,而是掌握在外国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里。

郑永年继而谈到,这种局面导致没有真正从香港本身利益出发的“主体”,进而能够执行香港的法治。真正代表香港利益的人既不是外国人,也不是既得利益者,而是那些发不出声音的人。

因此,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设计,不是“民主派”说的“双普选”就能立即解决问题。现在的局势下,“双普选”可能更有利于外国利益,或者变成台湾那样不死不活的样子。

谈到认同问题,郑永年说,香港的殖民教育在回归之后变得更厉害,甚至走向反向的政治认同、“逆向种族主义”,要跟中国大陆切割开来。因此说,19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归,那么此次风波后,香港就要完成认同上的“二次回归”。

对于美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中美贸易谈判挂钩一事,这位新加坡高校教授认为,这并不可怕,中国不会因此损害本国主权利益,不会妥协;香港作为经贸、金融中心也符合西方利益;中国本身有能力消化香港问题。

在采访的结尾,中共喉舌问题“如何判断这场运动收尾”,郑永年表示,从整体来说,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因为香港多数人知道与内地分不开,只是被少数激进的人利用国际化的便利。

他还引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此前所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问题中国可自行解决”的话,证明激进分子成不了大气候,“香港对中国的整体利益没多大影响”。

香港可能会有些死磕派,但香港的这场风波会趋向下行,只是辛苦香港警察而已。另外就是要动员真正爱护香港的人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要让大家看清,真正爱港,就必须爱国,因为这才是看清香港的利益在哪儿。

虽然郑永年未说具体时间节点,但舆论普遍认为,北京方面不会让香港局势影响到今年10月的重大政治性活动。有香港媒体就指,10月1日是“死线”。目前,香港临近的深圳仍聚集有大量的公安和武警力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褚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