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嘉峪关到古北口 中南海在长城上的对美不妥协信号

+

A

-

8月20日上演的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选择了一个独特的地点,中国的万里长城位于北京以北的一个关口——古北口。对于这个选址的意涵,中国外长王毅解释称,“东方人能够解读万里长城蕴含的文化符号和文明密码”。

而正在同一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国西北省份甘肃的考察,也登上了长城西部起点的第一个关口——嘉峪关的关城。习讲到,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

中国官方在长城一东一西两处关口的活动,似乎在传达某种信号。在历史上,长城对外是中国内地抵抗北方游牧民族侵略的屏障,在长城以内,中国以自己为中心建立的朝贡体制构建了东亚和平和秩序。中国官方电视台的报道指,“最高领导人在祁连山下、古丝路上,穿越一条历史与时代交织、梦想与现实激荡的长廊。”这显示出,这或是中南海又一次以古喻今的政治符号表达,再次指向了中美之间围绕贸易战引发的紧张关系,以及在更宏大的叙事中,中美之间围绕国际新秩序而来的竞合。

作为这个宏大背景的一环,实际上,中美贸易战的爆发所带来的东北亚的连锁反应正在重构东亚的政治秩序。这个普遍被视为“儒家文明圈”的文化体系,正在吵吵闹闹中逐渐走近。北京力图通过对“东亚共同体”整合,以达到“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更宏大的设想。

8月20日,习近平在甘肃之行中登上嘉峪关长城。(新华社)

北京撮合东北亚团结

中国外长王毅对韩国外长康京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所说的那句“东方人能够解读万里长城蕴含的文化符号和文明密码”,明显指向中日韩三国历史和文化的亲缘性。在北京看来,这种文化亲缘性可以在三国曲折复杂的关系中发挥某种粘合剂和同情感的作用。

不过,就在数日前,康京和和河野太郎这两位外长,曾就日本对韩制裁一事见面,结果在短暂的立场宣示后即不欢而散。一心想要向前看的日本不满意韩国对历史问题的纠缠,而韩国大概也把日本对自己的经济制裁联系到历史上日本对自己的傲慢和侵犯。这印证了王毅“三方合作要超越彼此的分歧和矛盾”的现实意义。

北京期望中日韩三国能“团结一致,共迎挑战”,以应对“单边主义盛行”。但日韩两国的矛盾,考验着北京区域整合和灵巧斡旋的外交能力。

外交辞令之下,北京的话传递出希望中日韩三国团结一致,放下分歧,重新回归某种和平与秩序,共同面对区域外部压力。

在今年3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演讲中提到,“(亚洲)各方要协力维护和平发展大环境,深化战略互信,发扬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亚洲方式。” 在2014年11月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曾表示,作为创建“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中国必须“促进同我们邻居的友谊与伙伴关系”。

分析认为,尽管面向美欧俄的大国外交在中国外交中占有重要地位,但中国外交的基础还是亚洲邻国。无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这样的战略看起来如何具有全球性,但实则其着力之处,首先还是中国周边邻国。

而相比于东南亚和中亚,北京与家门口的日本、韩国、朝鲜三个邻国的关系反而最具挑战性,并考验北京的斡旋和统合能力。在北京眼中,“中日韩合作是东北亚繁荣稳定的基石”。

以开放和区域整合抗美贸易战

此次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最重要的主题就是中国极为热心的区域经济整合战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如何完成临门一脚。这个于2012年由东盟发起,成员国包括东盟十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的区域经济战略,原本打算在2016年完成谈判,但谈判已经延宕至今。对于面对中美贸易战压力的中国来说,RCEP谈判的完成的确具有紧迫性。

王毅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中日韩作为本地区重要国家,应当力争年内完成这一谈判,并且要加快建设中日韩自贸区的协商,推进“东亚共同体”建设。以此为基础,中国方能建立自己的经济合作腹地,携手各国应对反全球化和贸易壁垒,以及美国霸权对国际秩序的挑战。

长城的文化象征具有双重性,一方面,它是中国民族主义的象征。有了长城的保护,很大程度上为中国建立起一个抵御北方游牧民族侵略和蹂躏的屏障;另一方面,它又是中国式国际秩序的体现,在长城以内,中国在相邻的亚洲国家间构建起朝贡体系下的和平与秩序。

因而,中南海将长城作为向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传递的信号似乎也包含两方面,一方面是对内团结,抵御美国霸凌的民族主义叙事,另一方面是中国的开放以及构建从“东亚共同体”到“亚洲命运共同体”乃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雄心。如今,中日韩三国之间的整合,以及三国围绕“一带一路”而来的第三方市场合作,似乎又是北京重建东亚秩序的一个尝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