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遏制中国网民 中共“防火长城”自缚手脚

+

A

-

近期关于中国“防火长城”的动向颇为引人注目。例如在不久前中国“帝吧”网友、“饭圈女孩”先后“翻墙”加入香港问题的论战,美国网络平台推特、脸书与YuTube近乎同时删除或关闭千余中国大陆账号、频道。

综合目前多处信息来看,这道“防火长城”内外强弱、攻守态势逐渐发生了转换。如果确实如此,这道“长城”是否也正在失去原有的意识形态防御功能?中共会在某种程度上放开防火长城,允许中国网民大规模涌入国际互联网吗?

中国“防火长城”内外氛围迥异。(AFP)

1/5

中国“防火长城”外部对内部展现出强烈的傲慢与偏见。(Getty)

2/5

香港反修例运动在中国大陆激发起爱国主义情绪。(AFP)

3/5

中国“防火长城”内形成了独立系统且运转强劲的系统。(VCG)

4/5

中国“防炎长城”内外意识形态强弱攻守态势发生了转变。(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从长城到“防火长城”

北京时间8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往甘肃省考察时,特意登上长城的的嘉峪关关城。长城是中国古代中原社会用来抵挡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与山林渔猎民族侵袭掠夺的防御性军事工程。

在中华文明史上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原历代王朝的最大外患,就是位于北方的草原游牧民族与山林渔猎民族不胜其烦的武力入侵和野蛮掠夺。由于其机动性、主动性远过于中原农耕社会,往往对后者造成较大的破坏与伤害。于是一条长逾万里的长城便应运而生。这也是人类文明以来最大的单体建筑物。

长城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阻止北方侵扰、保障中原文明升腾的作用,不过并非就此万无一失。事实证明,长城的消极防御很难有效阻止有组织、大规模的进攻。决定性的因素仍然在于长城内外的综合实力,特别是武力对比。

后世将中国在近代的落后归因于长城所代表的“闭关锁国”的论断有其合理之处,却也不免忽略了历史阶段的局限性与演变的偶然性。无论如何,长城在当时都在很大程度上尽到了保护功能,但是相对于长城内外社会形势只能起到辅助效果,而且西方文明的崛起过于突然。

当下中国有“防火长城”之名的中国国家防火墙,正在互联网领域扮演着类似古代长城的角色。当然,防火长城所防御的不再是北方草原游牧与山林渔猎民族,而是有着统一意识形态的西方国家。对于中原社会或中国而言,这两者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外部影响力最大的社会实体,都保持着进攻性的姿态,社会形态、运转逻辑与自身相差甚远。

如今这条“防火长城”,似乎也逐渐失去了防御意义。

“防火长城”内外态势转变

自2019年6月起,中国香港反修例运动高潮迭起,夹杂着大量激进暴力行为,表达了浓重的“反中”意志。中国大陆网民极为愤慨,生发强烈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先后有“帝吧”网友与“饭圈女孩”越过“防火长城”,与外部支持反修例网民争吵和论战。

不久前,美国两大网络平台推特、脸书突然同时以“官方散布假新闻”为由删除了大量注册地为中国大陆的账号,稍后谷歌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也关闭了210个上传涉港视频的频道。由于其时间相近,做法相似,很难相信皆是自发为之。不论如何,由西方所主导的网络舆论场里的异见声音被清理掉了。

从结果来看,中国大陆网民“翻墙”出击的做法遭受了挫折。从整个事件来看,中国网民的翻墙行为是一种反击,展现了主动进攻的姿态,而西方三个网络平台的清理行为则展现了被动防御的姿态。这说明中方的进攻确有实效,西方对此颇为忌惮,甚至不得不冒着破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风险进行粗暴干涉。

由此观之,中国“防火长城”内外的意识形态强弱攻守态势似乎已然发生了转变。

中国大陆网民的翻墙行为,不排除确有官方的参与引导,同时也代表了当下中国的舆情民意。香港反修例运动的一个客观结果,激发起中国大陆数亿人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促进了对西方制度的反思与对本国政治的自信,似乎呈现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氛围。

这种氛围的生成本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建立在中国经济体量增长、社会环境改善,以及中西差距缩小的基础之上。中共十八大后提出“四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一度遭受非议,但是在数年国情、民意和舆论改善之后,特别是经历香港运动之后,中国人的自信心确实显著提升。

当然,这些都是发生在“防火长城”内部的情况,“防火长城”之外对此缺乏及时感知。而且相比中国大陆,西方国家同样问题缠身,贫富差距、族群分化、移民难民问题,经济发展与普通人生活改善缓慢,其所信仰的资本主义一套制度和理论体系在中国大陆已经没有以往那种信服力和吸引力。

有观点指出,西方国家对中国互联网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中国在“防火长城”里形成了一个网络生态圈,诞生了一批可与西方相比的互联网企业;另一个是没想到中国“防火长城”里形成了一套独立的逻辑运转体系,没有在适度发展之后接入西方所主导的轨道。“防火长城”内外的这两个世界,至今仍在相互碰撞、拉扯、吸引和排斥着竞行向前。

“防火长城”功能渐失

由于“防火长城”的存在,使得台湾、香港、海外华人等群体,构成了中国大陆之外的华文世界,这是初出“防火长城”的中国大陆网民首先接触的网络世界,也是西方社会认识中国的主要镜面。可以发现,香港社会的反共反中情绪在这个世界里是一种常态。

从某种角度可以说,正是“防火长城”阻碍了外界对中国的直接、客观和准确的认知,使得负面偏见大行其道,加剧了舆论管理者的恐慌,“守护”了台湾、香港的小圈子和离心力,甚至可视为中国国家走向统一的障碍。

当中国大陆经历70年的发展,改革开放后40年的接触与考验,已经能够认清和抵御西方意识形态,便是放开“防火长城”,吹开笼罩在中国外围的污浊迷雾,让中国内外进行平等、顺畅、理性交流的时候了。

当然,这需要一个渐进有序的过程。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也在着手进行一些放开“防火长城”的尝试。例如,近日工信部在北京部分区域放宽国内互联网虚拟专用网业务(VPN)外资准入条件,稍早前上海自贸区也有类似举动,更早前海南获得自由贸易试验区定位后也曾着手向外国游客开放国际社交平台。

事实上,中国“防火长城”并非完全封闭了大陆内外网络联结通道。据网站Top10VPN的调查报告,目前流行的VPN软件里有近60%是由中国企业或者以中国为基地的公司开发。另据GlobalWebIndex在2015年调查数据,中国的VPN使用者在1.4亿以上,占到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一。

中国法律制度、政府部门在对“翻墙”行为有严格限制和监管,这些限制和监管仍然有其必要之处,但是也要考虑到中国社会开放和国际化的客观需求,以及“防火长城”外正在发生的态势变化。主动适应这种变化比被动应对将会容易得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