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外交官赵立坚获重用背后 中国挑战西方话语权

+

A

-

近日,被称为“网红”的中国外交官赵立坚出任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一事持续受到关注。

赵立坚此前曾任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公使衔参赞职务,推特账号拥有20余万个关注者。2019年7月,赵立坚与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Susan Rice)就中国新疆问题掀起舌战,一度引爆国际舆论,西方媒体指责称中国外交趋于“战狼化”。

此番赵立坚从巴基斯坦调回北京,获任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虽属平调,堪称重用,确实反应了当下中国外交用人和行事风格的变化,明显更趋主动、直率和灵活。从更宽广的视角来看,中国逐渐国际社会中打响一场针对西方媒体误导性宣传的舆论反击战。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外交姿态趋于强硬。(AP)

1/5

华春莹是中国外交部最爱瞩目的新闻发言人之一。(Reuters)

2/5

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杨洁篪在中国外交中扮演重要角色。(新华社)

3/5

香港乱局被认为存在西方和当地媒体倾向性引导的诱因。(HK01)

4/5

中国和西方媒体对新疆局势有着截然不同的叙述。(AFP)

5/5
上一张 下一张

自从中国在新疆开展强力反恐以来,众多西方主流媒体忽视恐怖主义暴行、批评中国反恐强硬举措的倾向性报道主导了国际舆论场的叙述。

赵立坚7月13日在推特阐述中国新疆政策时提及美国种族问题称,“华盛顿特区的白人从不去西南区,因为那是黑人和拉美裔的地区。”赖斯激烈指责称,“你是一个可耻的种族主义者,而且惊人的无知。”赵立坚随后亦以同样的措词予以反击。

尽管作为外交工作者的赵立坚与赖斯的做法都被认为有失体面,孰对孰错中美各有说法,但从传播效果层面来看,中国少有地发出了引起国际舆论关注的声音。

在此之前,在类似新疆等问题上,中国的声音大多受到限制,甚至被无视。当然,这种局面有西方媒体意识形态导向的原因,同时也有中国外交、外宣等方面自身的问题。

而这种局面正在以引人注目的迹象发生着改变。例如在新疆问题上,中国已经10多次邀请其他国家外交官员或媒体人士前往新疆实地了解情况。每次约有10余个国家获邀,而且以西方之外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为主。

再如在香港反修例事件中,中国也展示了与西方媒体针锋相对的进攻性,或者更准确说是反攻性姿态。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8月15日指责称“香港事态发生以来,西方媒体扮演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央媒《新闻联播》在8月19日报道了“饭圈”女孩、“帝吧”网友和海外留学生在香港问题上的发声,表达了对中国民间参与国际舆论的许可与支持态度。

其实,中国当前的一系列表现,在几年之前就已有所征兆。

据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发表的讲话,就曾有过相关论述。他表示,“西方国家媒体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的,好的事情也往坏的地方引,还竭力通过各种手段向我们国内传播。西方总是攻击我们的体制、经济形势、食品安全、人权、社会治安、贪污腐败等问题,攻击造谣,借题发挥,小题大做,大造舆论。而我们为什么要对他们的弊端和丑闻客气和留情呢?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了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陷入困境,这不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吗?美国讲自由民主、网络自由,不是在暗地里大规模监听公民通话和通信吗?美国等西方国家贫富差距并不小,不是发生了‘占领华尔街’等事件吗?”

被视为“第四权力”的媒体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影响力不可低估。在苏联解体、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以及中国香港反修例事件中,都可见从西方媒体到当地媒体的举足轻重的角色。这一权力如果缺乏制约,甚至可能成为一个社会或国家命运的主导者。

客观而言,媒体都有自身的价值体系支撑,难以摆脱权力、资本或个人主观意识的影响。而媒体的国际新闻报道又往往带有本国立场或民族主义的倾向。

西方媒体已经在国际舆论场里构筑起一整套以西方价值观为主导的认知体系。与之存在很大差异且正在向其发起挑战的中国,能否打破西方对话语权的垄断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