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全线施压错失中国自由派

+

A

-

大阪会晤象征的推进了一轮中美贸易谈判后,双方再次互加关税为这场贸易战加注,特朗普(Donald Trump)先是声称自己是对付中国的“天选之人”(the chosen one),再称自己与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已从“友”变“敌”,实实在在的关税大棒加上自命不凡的“宣战口号”,尽管中国早已习惯了特朗普的反复,但陡然升级的贸易战与频频施威的关税措施以及在香港问题上,大陆对“外部势力”的怨愤情绪还在,此时的中美贸易战升级在中国的舆论场激起强烈的反弹。

以致在8月26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回应美国的加税措施称“中方根本不吃威胁恫吓这一套”时,特朗普,这位在中国曾广泛受捧的总统此时也被中国网络上激起的民族主义情绪产生的愤怒所淹没,而此前为其说话的声音已然“不见了”。恐怕特朗普想不到,其不仅没有拿下曾经信心十足的对华贸易战,就已经在中国先失去自由主义这块阵地。

民族主义的高涨与自由派的“消声”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的集体情绪。从国际大环境来说,美国选出高呼“美国优先”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英国马不停蹄换首相实现脱欧,在整个世界开始走向保守主义、民族主义之时,中国也不例外。从中国国内小气候来说,2012年之后,中国各个领域加码“讲政治”,在传媒领域进行了几轮有节奏的整顿,自由派声音趋于平静。但在诸如2018年的问题疫苗事件,中美贸易争端以及今次的香港反修例运动等公共议题时,自由派的声音也总能激起一些涟漪。

“中国占美国便宜”的口号已经不能再让特朗普师出有名。(Reuters)

1/3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上动用的手段给以美国自由主义经济为圭臬,信奉三权分立的中国自由派在其话语自洽中提出了现实挑战(VCG)

2/3

孟晚舟事件暴露了美国司法独立的漏洞。(Reuters)

3/3
上一张 下一张

一年前,围绕着中美贸易战的源起,中国内地学者高善文一篇以西方中心论的演讲稿在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甚而在此后掀起了一场崇美与恐美的大辩论,2019年4月,中美之间已举行了近十轮谈判,中国舆论场上“只有特朗普才能救中国”的论调还一度被西方媒体捕获,从崇美恐美再到依赖美国刺激中国改革,在中美贸易战的不同阶段,尽管面临争议,舆论场上也总不乏中国自由派的声音。可是留心近段时间的舆论环境可以发现,中国的舆论阵地已经被“民族主义”情绪占据。

事实上,从5月份第十一轮中美贸易谈判之后,中美之间的舆论战达到一个高潮后民族主义情绪就已经十分凸显,与之相对,自由主义走向“消声”。表面看来,这种现象与中国官媒的口径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着一致性,因而外界将其归结为国家机器的舆论引导,这种认识放在贸易战早期或许有一定的说服力,彼时在贸易战的话题上,不仅官媒低调处理,在网络上也有舆论管控的痕迹,但放到如今,再只是聚焦宣传的问题恐怕是不够的,更进一步说,这种看法没有透视中国内部民意的情绪转换,也没有掌握中美贸易战在官方层面之外对中国内部情绪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自由派的影响。

以高善文的那篇被称之为“万字雄文”的演讲稿来说,其以西方中心的视角认为美国的强大无人能挑战,“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开放”,“维持友好的中美关系,才能跟其它国家正常交往”;而那些以极端口吻讲出 “只有特朗普才能救中国”的人士认为美国的贸易战是打破中国缓慢保守改革进程的一个外部刺激,然而贸易战的事态发展以及特朗普的做法不仅让他们的幻想破灭,更证明了中国自由派的幼稚。

通过两个事例或许更能清晰了解其中的逻辑。其一,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声称是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而利用中美之间悬殊的贸易差额对中国加征高关税,但很快贸易领域的争端蔓延到科技领域以及出现文明形态的口角之争,外界开始意识到这不仅是一场经贸战,而是美国蓄意已久的全面遏华战争,为了打赢或者不输掉这场战争乃至仅仅为了2020的美国大选,特朗普不惜扰乱国际经济秩序,对中国加征高关税,这还不算,这位自封对付中国的“天选之人”竟然公然“命令”在华企业将生产线迁回美国,这种严重违背市场经济的做法恐怕令那些奉美国自由主义经济为圭臬的自由派们瞠目结舌,当他们还幻想着特朗普能够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等方面倒逼中国扩大开放之时,这位自命不凡的总统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其二,如果说利用关税战施压中国尚且可以理解为是特朗普为其所谓的“不公平”贸易讨回公道,那么孟晚舟事件则充分暴露了贸易战之外的美国意图以及所谓的美式司法独立背后的民主漏洞。当美国瞄向中国正在崛起的科技制造领域时,其以不同的借口先后向中兴、华为、大疆等中国科技公司发难,当其发现华为并不像之前的打击对象一样轻易的缴械投降时,便利用大国影响力在盟友中施加影响,扣留一位企业高管而丝毫不再顾忌所谓的“民主自由”形象,甚而为了增加政治筹码,不惜逾越司法与行政的界线,喊话中国将孟晚舟纳入贸易战的议题。这种类似“绑票”性质的行为怎能不令中国自由派大跌眼镜。

在这场持续一年半的长久争端中,美国的强大最初在舆论场上确实引起过一些悲观乃至“投降”主义的论调,但也正因特朗普对中国的反复与强硬让中国感受到了深切的耻辱,这种空前的政治讨论热情与民众团结奠定了中国当前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当然在5月后中国官媒对美国的连番攻势中,这种情绪被调动的更加充分,而留给自由派的不仅是有限的舆论空间还有落寞情绪。

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压力,舆论上的交锋,还有自由派的信仰危机,这场战争使得他们长久以来的“灯塔”遭受冲击,必须直面贸易战暴露出来的残酷逻辑,这种冲击带来的迷惘以致于中国舆论场上很难再看见为美国为特朗普说话的声音。特朗普的速胜论没有看到结果,在中国,他已经先失去舆论阵地。5月末网络上流传一篇《对中美贸易战的一点感想》的文章,反问“中美关系走到今天这种不幸的地步,难道只是特朗普任性妄为所致?我们自己有没有责任呢?”文章所言不乏力度,但相比之前对美式民主的自信,这篇文章的语势显然要弱很多,更令人唏嘘的是,这篇原本反思中国问题的文章在舆论场竟无人认领。中国“自由派”的困窘可见一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