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传递“斗争”意志 习近平发出总动员令

+

A

-

在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已经落地,而且香港的街头政治愈演愈烈之际,9月3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一次讲话中再度强调了“斗争”的现实意义和重要性。

在这篇在中共中青年干部开训班上的讲话中,习近平称,“(中共)领导干部,要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战士”,并用此前只用来要求军队的特定用语“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来要求中共官员。

这篇讲话中透出的浓浓的紧张感与斗争的迫切意味,让其看起来更像是一篇在内外新局势下对中共官员系统的阵前总动员令。

8月31日,香港激进示威者在警察总部外纵火。香港事态或也是习所说“斗争”的现实指向之一。(新华社)

习近平的风险研判与“斗争”新形势

“斗争”是习时代的高频词。虽然这个词见诸大大小小的场合和各种讲话中,但专门强调这个词的,目前所见的主要有如下几次:

2016年12月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首次提及“发扬斗争精神”——”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在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坚定不移”;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上,习再次将“伟大斗争”与“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并列。

而在2018年12月中共政治局的另一次民主生活会上,习在讲话中大段强调了“斗争精神”和“斗争意志”。习还称,“要有组织有计划地把干部放到重大斗争一线去真枪真刀磨砺”。

而此次的讲话,是最新一次。

其中,后两次都是对中共干部所说,民主生活会面对的是中共政治局的高级干部,而此次则是面对干部梯队中的中青年。这说明,习正在将具有个人性格色彩的“斗争意志”传递给中共全体官员队伍。

相比此前,这次讲“斗争”时中国的内外形势已经出现新的变化。中美贸易战已经从言语威吓变为实际行动,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已经落地,而双方的协议看来仍无望。还有香港反修例游行持续引发的街头政治,以及台湾与大陆紧张关系的升级。

因而,这次提及“斗争”时的中共内外局势使得这次讲话的总体基调似乎比早前更加紧迫。习近平判断,“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这些风险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

其中,“外交工作”所指可包括中美贸易战在内,“港澳台工作”则指向香港事态和台湾海峡两岸的紧张关系。

面向现实的“斗争艺术”

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习小组”为习的全文所加的“按语”上写道,“为什么要讲‘斗争’?因为斗争总是不请自来,总是不以我们良好的愿望为转移。”这明显指向美国发起的中美贸易战,中国是被迫应战,被迫“斗争”。

这里面传达出的态度是,中共不主动发起“斗争”,但刀架脖子上,就必须“斗争”,并且必须取得胜利。

习近平在讲话中指,“斗争是一门艺术,要善于斗争。”“善于斗争”实际上就是习式“斗争”的策略方法论问题,也就是“斗而不破”。

正如在毛选中的开篇一句所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 这背后包含了灵活的区分敌友的二分法。

如今面对内外形势,中共的确在各个领域都在进行一些灵活的转圜。如在外交领域,中国和日本这对宿怨在中美贸易战发生后实现策略性走近,中南海在日本右翼历史问题上降低了调门;中朝关系则重新走上正轨,重寻血盟;在中美关系短期改善无望的情况下,中国强化了同俄罗斯的战略关系。

在内政问题上也是如此。如对待香港事态的态度,中南海正在区分敌友,在对待和平游行的态度上,中南海实际上是允许的;而需要“斗争”的对象则是那些实施“恐怖主义行动”的暴力分子,以及“港独分子”和“外国势力”。

实际上,斗争既是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习近平一贯提倡的中共政治哲学,在这硬朗的哲学中,又包含实用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技巧和策略。这意味着,“斗争”思维在处理中美贸易战时,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在处理香港事态时,也不会蛮干摧毁一国两制的制度框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