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要员纷至地方人事换血 雄安近期为何异动

+

A

-
2019-09-09 23:45:35
2019年1月,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内的规划展示中心一角。(新华社)

作为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任期内推出的唯一一件“千年大计、国家大事”,位于中国河北的雄安新区一举一动皆被外界关注。近期,一份雄安新区12人集中任免的传闻在中国互联网流传,与这份传闻同期发生的事情是,多位中央要员密集到雄安考察。

在这份人事变动名单已经部分被证实的情况下,雄安人事大换血的说法是否存在?它和中央大员密集考察雄安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因果逻辑?这种“异动”是否是某种高层策划的体现?

多位中央要员到雄安

9月7日,“雄安发布”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依法治国办副主任、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正部级)到雄安新区调研,并召开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法治保障座谈会。 这已经一周之内(9月2日至9月8日),第三位来自中央的大员到达雄安。

在此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副国级)9月3日到雄安调研,当然,她聚焦的是自己作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所分管的教育和医疗卫生领域的相关事宜。9月2日至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率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调研组一行,到河北省就贯彻实施防震减灾法工作情况进行考察调研,期间他也深入了雄安新区。

2019年 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新华社)

1/5

2019年6月14日,中国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和河北省省长许勤签署关于加快河北省交通运输发展合作协议。(河北日报)

2/5

2019年9月6日,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前排右二)在河北雄安新区调研,并召开“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法治保障”座谈会。(长城网)

3/5

刘家义、龚正率领的山东省党政代表团2019年7月23日达到雄安。(大众日报)

4/5

孙春兰2019年9月3日考察雄安。(央视网视频截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检索公开资料不难发现,自从习近平今年年初考察雄安以来,除了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已经有多位中央部委大员到过雄安,比如今年4月,中国生态环境部长赵英民、中国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李金早、中国国家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张克俭、中国交通部部长 李小鹏先后调研雄安。

上海市副市长、虹桥商务区管委会主任许昆,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和省长龚正,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城市副中心管委会主任隋振江也曾分别在今年的6月、7月和8月带领地方官员团队到雄安“学习考察”。

2019年查考雄安部分官员一览表。(多维新闻制图)

官员大“换血”已被部分证实

这些中央和地方大员们的先后到访,无疑从政治上彰显了雄安建设发展的重要性,但是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上是,在外部质疑雄安建设缓慢的声音一直存在的背景下,负责中国教育医疗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考察雄安3天后,中国雄安集团官网公布《雄安大学主校区校园规划设计1标段(规划与建筑概念初步方案)投标邀请书》,让孙春兰的雄安之行多少被蒙上了一层“督促”色彩。这种猜测是否成立?在缺乏其他信息印证的前提下,肯定或否定都为时尚早。

不过近期网络流传的一份雄安12名官员集体大换血的传闻,却加重了这种“督促”色彩。

北京时间9月4日,据微信公号“京津雄城市群”消息称,雄安新区集中任免12人。具体名单是:

 
翟伟任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常委。 刘春成,不再担任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常委、委员,另有任用。 商少璞不再代任河北容城县委书记,另有任用。 吴海军不再担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改革发展局局长、财政支付中心主任。 傅首清不再担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公共服务局局长、政务服务中心主任。 于振海不再担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综合执法局局长、新区土地储备中心主任,另有任用。 栗欣不再担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安全监管局局长。 牛景峰不再担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党群工作部部长,另有任用。 于国义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改革发展局局长。 高立春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公共服务局局长。 刘志亮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综合执法局局长。 韩建波任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安全监管局局长。

据查,上述12人中,“另有任用”的刘春成和牛景峰和商少璞3人,已被证实确有其事。

刘春成已于9月2日被宣布担任河北省科学院党组书记。 9月3日上午,河北省委组织部干部五处副处长李佳萌宣布牛景峰任河北工程大学党委委员、常委。 另外,北京时间9月8日上午,隶属雄安三县之一的容城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大会,宣布黄志民(前职为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委副书记、县长,兼任肃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任容城县委副书记、提名为容城县县长候选人。此前担任容城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的是戎华奎,已于9月6日升任该县县委书记一职。原县委书记商少璞“另有任用”也被证实。

可见,此次雄安新区官员“换血”之说基本本坐实,其他官员任免消息就等官方通报。

作为习近平钦定工程且带有“千年大计”色彩的雄安,势必是一个“重”和“要”并存的发展节奏,雄安人事集中变动是代表阶段发展已经发生变化,雄安需要新的一批官员带领其进入发展新阶段?还是缘于雄安一直被外界批评发展不见明显进展,在中国经济发展压力增加的情况下,高层已经安排中央大员考察表示不满?不管是哪种可能,雄安已经注定不会继续如前期那般平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