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与迷惑背后 谁该为雄安新区的发展进度负责

+

A

-
2019-09-11 04:24:13
2018年11月底,雄安高铁站建筑工地。(多维新闻)

时间进入2019年下半年,中共高层在中国国内的区域经济发展上再次祭出新的动作——深圳被重新定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经济带也被前不久出台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指向新目标——“全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区”。2017年4月1日一经亮相就被官方称为“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的雄安新区,历经两年半的准备与酝酿之后,在外界的眼中,却依旧如“雾里看花”。

而近期雄安新区官员“大换血”的迹象,无疑加重了外界的这种疑惑。微信公号“京津雄城市群”9月4日发布的消息称,雄安新区近期集中任免12人。其中名单中的3人——中国雄安集团原刘春成、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党群工作部部长牛景峰和河北容城县委书记商少璞均已如上述消息所称“另有任用”——刘春成已于9月2日被宣布担任任河北省科学院党组书记、牛景峰9月3日被任命为河北工程大学党委常委、另外,虽然官方暂时未公布答案,但是容城县委原副书记戎华奎9月6日被宣布“转正”,让原书记商少璞的“另有任用”已是板上钉钉。

这种成批次的人事调整,是中共高层对雄安发展现状的不满?还是因事定人原则下,为雄安即将进入新一个发展阶段做准备?在缺乏官方消息印证之下,外界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并且在这种疑惑之下,引发外界进一步的兴趣的是,谁(什么机构)为雄安新区的发展负责?梳理从2017年4月至今的公开信息不难发现,至少有几个官方机构,直接影响着雄安新区的发展。

雄安新区管委会

类似于中国其他的特区,和雄安新区发展最息息相关的是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简称雄安新区管委会),该机构是河北省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与中共河北省委的派出机构——中共河北雄安新区工作委员会合署办公(简称雄安新区党工委,所以我们会在新闻中看到相关官员职位前缀是“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近期流传的12名官员集体更换名单中,有9人都是“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下属分支机构的主要负责官员。

雄安管委会主任陈刚。(河北卫视视频截图)

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为河北省副省长陈刚(副省部级)。1965年4月出生于江苏的陈刚,拥有化学博士学位。从2000年开始,在北京政坛深耕了13年,2012年7月,即中共十八大前夕进入北京市委常委,成为一名47岁的副部级中共官员。中共十八大之后不久(2013年5月),陈刚南下调任贵州成为贵州省委贵阳市的市委书记并兼任贵州省委常委。4年的过渡期之后,陈刚在雄安新区宣布成立的一个月之后(2017年5月),重新北上,成为河北省副书记兼雄安新区临时党委书记。之后转为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根据官方的说法,雄安新区管委会负责“组织领导、统筹协调雄安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全面工作;对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及周边区域实行托管。同时接受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

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

虽然官方文件称雄安新区管委会“接受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但是在介绍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之前,一个类似“夹层”的机构不应该被忽略,那就是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的主要成员由河北省委和省政府的官员组成。

2019年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左二为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许勤。(新华社)

前文已经说明,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刚兼任“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而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则由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正省部级)兼任。显而易见,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规格高于雄安新区管委会。

随着《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于2018年4月14日获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批复同意,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也在2018年5月15日第一次公开亮相。不过相较于政坛经历从陕西、中央、天津再到(2017年10月)河北的王东峰,担任该小组第一副组长的许勤(河北省省长,正省部级)更加引人关注。

北京时间2017年4月1日18时26分——在新华社宣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河北新闻网就公布了深圳市市长兼市委书记许勤调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的消息。1961年10月出生于江苏的许勤,在调任河北之前有9年的深圳执政经验,2008年许勤刚到深圳担任常务副市长时,深圳正遭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大量当地的制造型企业经营困难,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勤很快升任深圳市长并在之后的几年里,让深圳的经济从危机重重的高速发展转为平稳发展,为深圳摆脱了作为特区如何继续发展的迷茫。外界普遍期待许勤能很好地应对新区建设中难以预料的各种困局,在雄安新区的建设当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

前文已经说明,雄安新区管委会接受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

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属于中国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主要职责目标。该小组的任务主要集中于顶层设计,并有一些高层次协调职能。常设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侧重于制定操作层面的规划,及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顶层设计和重大决策。

2018年5月14日,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组长韩正(右三)在河北雄安新区调研。(新华社)

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组长为韩正(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正国级),3位副组长分别是:李鸿忠(天津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副国级)蔡奇(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副国级)王勇(国务委员,副国级)。该小组正副组长分别是由正国级和副国级官员担任,在中共政坛已经与各类别的中共中央领导小组同一个等级。

引人关注的是,属于京津冀三省市之一的河北省的最高领导人王东峰,居然没有和蔡奇、李鸿忠一起出现副组长之列。王东分的“缺席”,或是因为其并不是政治局委员级别,因为即便是该小组的办事机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也是由进入副国级(何立峰2018年3月开始担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中共副国级官员)级别的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担任。

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

由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更名而来的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简称财经委),中国经济的核心领导和决策部门,主任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担任。从表面上看,财经委似乎和雄安新区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但是正是在该机构会议的讨论之下,才酝酿了雄安新区的诞生。

2015年2月10日,当时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9次会议审议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在现场提出“多点一城、老城重组”的思路。“一城”就是要研究思考在北京之外建设新城问题。这就是雄安新区产生的背景。

2016年3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有关情况的汇报,确定了新城的规划选址,同意定名为“雄安新区”。2016年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有关情况的汇报》,“雄安新区”首次出现在汇报稿的标题之中。

如果说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是由中共现任总书记亲自推动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那么雄安新区无疑是这个战略中的核心引擎。习近平在上任总书记之前就曾力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2012年2月26日,在当时的一场专题座谈会上,习近平就表示京津冀是继长三角、珠三角之后,中国第三个最具活力的城市群,并提出京津冀要“抱团”协同发展,凸显京津冀在中国发展格局中的战略地位。

不过与此同时,京津冀区域发展规划也是中国最难协调的区域规划之一,也势必也决定了雄安新区能在整个京津冀经济带中能否真正发力。大的背景现实是:中美贸易战持续进行,中国国内也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结构性矛盾突出,经济换代升级和扩大就业之间难以平衡等一系列问题。邓小平当年以加速开发浦东为抓手,使中国的发展历经波折后终入正轨,习近平能否实现以雄安新区为依托破解当下经济难题?除了高层的“顶层设计”,恐怕还要取决于影响雄安新区乃至整个京津冀发展的各个官方机构,能否领域中央高层的对雄安以及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真实期望进而推动这个特别的经济新区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