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迷惑 雄安定位究竟是什么

+

A

-
2019-09-14 09:24:01

北京时间9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调研河北雄安新区。稍早前,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司法部部长傅政华也曾前往雄安调研。

近期关于雄安新区的其他方面消息一时间也令观者目不暇接: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春成被免,与另外两名官员被免印证了一则所谓雄安新区12人被集中任免的传闻;8月26日,雄安高速铁路有限公司成立;当天京津冀工信部门签署备忘录建设雄安新区互联网产业园;9月6日雄安大学主校区校园规划设计1标段投标邀请书公布;8日雄安新区启动第三批94个村征迁安置工作……

这座被誉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未来之城”被寄予了太多期待,只是在外界看来,雄安新区自2017年4月1日横空出世以来,始终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在官方依然过于高远、相对简单的叙述,以及整个中国社会的关注、想象和传言之中,雄安新区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雄安新区被视为习近平的一项重要布局。(新华社)

1/5

雄安新区在2019年逐渐出现“塔吊林立”的景象。(VCG)

2/5

外界对雄安新区的建设情况缺存在较大争议。(VCG)

3/5

雄安新区将在一片近乎白纸的平原上建立一座“未来之城”。(VCG)

4/5

中国首都北京因为交通拥堵情况严重也有“首堵”之称。(VCG)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如何疏解非首都功能

在2017年4月新华社获授权率先发布的千余字通知和解读称,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按照习近平的规划,雄安将是“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以及“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

显而易见,中央层面给予雄安新区极高的定位,另一方面又给予雄安新区很多种定位,例如在绿色生态宜居、创新驱动发展、协调发展、开放发展等方面的新城区、引领区、示范区、先行区等等。

按照官方的说法,雄安新区所承载的任务还有“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高速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培育创新驱动发展引擎”。相比于“协调发展示范区”等表述,这些说法明显更具象一些。尽管如此,在外界看来仍然不够清楚明白。

曾有传闻称,在北京通州建设北京副中心后成立雄安新区是一次“声东击西的迁都”,也有说是建设一个“首都副中心”。

尽管官方已经声明是为“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些传闻的产生可能是因为理解不到位,其实也不乏一定的道理。因为前期规划与后期执行难免有所偏差,而官方又没有给予更明确的展现和说明。

习近平在2014年定义北京的首都功能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然而其中的“科技创新中心”功能,与雄安新区的“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定位,似乎有所重合,或者说需要进一步加以明确和区分。

城市样板or北方引擎

外界关心的问题还有,作为一个“引领区”、“示范区”,雄安如何从无到有成为其他城市的样板?雄安新区维持自身长远发展的核心支撑与独特优势是什么?雄安新区在京津冀乃至华北、整个中国里有没有一个更清晰的角色?能否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对于这些问题,中央层面的设计者和执行者可能已经了然于胸,局外人却是难窥其中玄机。自雄安新区于2017年4月诞生至今,仍然是一个近乎内部运作的工程。直至2018年12月末,中国国务院才批复了河北省政府与中国发改委呈报的《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再到2019年6月,雄安新区才公示了数千家企业翘首以待的启动区和控制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并征求意见建议。

也就是说,雄安新区在此之前都还没有向已注册的数千家企业提供一个比较清晰可操作的政策文件。外界关于雄安新区的许多误解和争议的产生也就并非偶然。

一个关键点在于,雄安新区的产业布局设立了较高的准入标准,限制承接和布局一般性制造业、中低端第三产业,主要承接符合新区定位和发展需要的高校、医疗机构、金融机构等;重点布局高端高新产业,大力发展高端服务业,如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现代金融等。

2017年末首先落户雄安新区的48家企业悉数为高端、高新企业。其中,前沿信息技术类企业14家,现代金融服务业企业15家,高端技术研究院7家,绿色生态企业5家,其他高端服务企业7家。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金融、中船重工、中国建筑等民企和国企巨头得以入席。

离开寸土寸金的北京,在成本较低一些的雄安新区如果能够形成高端科研、技术、金融等方面的集群效应,或许确实能够实现中央给予雄安新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的定位。进一步来看,对于打开北方经济相对沉闷的发展局面或许也能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中国北方技术、人才、资金过度集中于首都北京,以及临近的天津市,是京津冀一体化和城市群发展的一大障碍,也是设立雄安新区的重要使命。

不过以对雄安新区的极高、多种定位来看,其所担负的使命又远远不止于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其对京津冀城市群、对中国北方,乃至对整个中国来说,都将有难以忽视的影响。

总而言之,作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是中国史无前例的一个超前规划,也是一个倾举国之力所打造的未来城市样板。雄安的骨架形态将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并将融入整个中国的发展律动之中,成为一个不断改革、持续成长的重要引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