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月四位“中央大员”南下“督战” 雄安被迫提速

+

A

-
2019-09-16 05:18:39

根据社交账号“雄安发布”的消息显示,北京时间的9月13日至14日,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带领河北一众领导班子在雄安“加班连续开会”,研究雄安下一步的规划建设进度。在9月初,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南下雄安之后,河北官方终于做出了反应。

根据报道,身兼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王东峰携河北省长许勤(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和河北副省长兼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的陈刚等5位河北副省长召开了这次会议。距离上次会议的召开还是两个月前,王东峰主持召开的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强调了习的生态文明思想。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以往会议强调生态绿化、高质量建设的主题内容,此次会议是以“加大重点工程项目建设力度积极构建智能城市体系”的专题会议,在整篇报道中可以看到,河北省高层对雄安新区的部署指示“加大推进力度”“加快构建新区内外交通路网”“加快容东片区……规划涉及和建设工作进度”等。不仅如此,还事无巨细的要求拿捏建设时序。

节假日期间,河北省主要领导层倾巢出动,来到已被多位“中央大员”调研过的雄安新区召开这样一场“言辞紧迫”的会议,大概可以想见河北省领导层正在面临一场雄安建设“速度与质量”的压力。

北京时间9月9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河北调研,期间现身雄安新区。(新华社)

事实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每隔两个月甚至一月两次召开频度,而河北省高层在7月、8月也都有到访雄安新区考察,但这次河北高层的举动却格外引外界瞩目。一个十分明显的界线是9月初赵乐际、孙春兰等北京高层的到访。

根据统计,仅仅9月初的一周之内,就有1位正国级2位副国级1位正部级“中央大员”“调研”雄安。先是9月2日至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副国级)率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调研组到河北省了解防震减灾法工作去了雄安;9月3日,负责中国教育医疗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副国级)考察雄安,3天后,中国雄安集团官网公布《雄安大学主校区校园规划设计1标段(规划与建筑概念初步方案)投标邀请书》,紧随其后,中共中央依法治国办副主任、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正部级)到雄安新区调研,并召开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法治保障座谈会;9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正国级)再到雄安,了解雄安的规划、建设、治理以及反腐情况。而就在此期间,网络流传的一份雄安12名官员集体大换血的传闻,其中名单上的3人人事变动已被证实。

密集的“高官”到访与流传的人事信息等释放着雄安官场不平静的信号,甚至有人直言,雄安的进展慢了,孙春兰等人的到访就是中央“督战”,河北官场的反应应该就是受到了来自北京高层的压力。

早在此前,雄安新区的建设进度就曾广遭质疑,在中国各地的基建热潮中,雄安新区并未塔吊林立,让外界疑惑新区为何“没动静”,连中国官媒新华网在2019年初也曾披露“两年来,雄安新区除了基础性项目和保障运行的临时性建筑外,几乎没有大的动工之处。”外界一度怀疑雄安新区被“千年大计”的光环给束缚住了,在“世界眼光 国际标准”的高标准之下仍然停留在规划层面而难以落地,2018年8月,在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上,雄安新区的一位规划设计专家就曾表示,雄安之所以到现在一锹土没动的原因之一就是“很多事情还没想明白”。但是在2019年初,雄安即将年满“两周岁”时,中国官媒就曾表示“即将进入大规模开工建设阶段”“即将形成塔吊林立、热火朝天的景象”,但是如今2019年已过半,还是没有给外界强烈的“改变”印象。与此同时,深圳从当前的经济特区已经“梅开二度”被树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上海也再推出临港片区自贸区。相比之下, 这被外界认为与河北官场推进迟缓有关。

但是相比外界的着急,中国官媒反而认为“在过去21个月时间里,新区三县留住了一张‘白纸’,外在面貌看似基本没变”体现了“功成不必在我”的历史耐心。

大概也正是因为中共高层曾有过对雄安工程要保持“历史耐心”的指示,所以雄安新区在官方与外界的视野里也就有了慢与不慢的判断。但是这两种判断并不是基于同一套标准,中共高层所说的“历史耐心”恐怕并不意味着建设速度可以放缓,因此,雄安新区的建设真实进度如何,外界恐怕也实难知晓。不过,现下确实有不少因素制约着雄安工程的推进。

这其中多多少少有技术原因,也有人为因素。多维新闻曾在争议与迷惑背后谁该为雄安新区的发展进度负责一文中有过这样的疑问,即是雄安新区的人事问题。文章指出,负责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管理机构大概有雄安新区管委会、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其中,雄安新区管委会接受中国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不过奇怪的是属于京津冀三省市之一的河北省的最高领导人王东峰,居然没有和蔡奇、李鸿忠一起出现这个小组的副组长之列。文章认为王东峰的“缺席”或许是其并不是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原因,但是这样的人事安排对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或也多多少少构成影响。

被习称之为千年大计,倾注了其大量心血的雄安工程虽然是来自中共的顶层设计,但河北省承担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主体责任,在这个过程中,河北执行层能不能对习的“雄安蓝图”有精准的把握与领悟,能不能极大方便的调动统筹资源都是影响雄安工程推进的重要因素,如果地方在执行上不能有效领悟高层的“千年大计”所指,在执行上也就难免会有偏差,而这样一个具有分量的工程显然又不容许有半点失误,因此,雄安官场确确实实面临着许多无形的压力。

这种压力不仅仅是“催进度”的压力,因为中共更重视的是“标杆”工程的“含金量”问题,压力之下,河北省一方面确实需要加快速度,另一方面应及时做到信息透明化,缓解外界的疑惑。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