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国家秘密

+

A

-
2019-09-25 21:32:54
在中国日益开放,社会领域日趋复杂,政治、经济和社会的互动联络日趋紧密,牵一发动全身的背景下,包含国家机密保护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因此形成。(多维新闻制图)

“莫怪瑶池消息稀,只缘尘事隔天机。 ”中国安徽省委保密局一名官员的文章从北京时间9月23日开始被多家互联网媒体转载。这篇原题为《提高保密意识 做好纪检监察保密工作》的杂志文章,披露了某省直单位相关的几个典型的“泄密”案例。虽然该文提及多个泄露国家秘密案件,但是相比之下,中共十八大之后的几个大的案件,涉及的国家机密等级更高,案情也更惊心动魄。

周永康的“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中共十八大之后,第一个引发外界关注的重大案件,应该就是曾经位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序列、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并因此有了“政法王”之称的周永康系列案件了。

周永康是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首位因腐败问题而接受调查并被开除中共党籍的常委,也是被查处的最高级别官员。继2014年7月29日中纪委宣对周永康展开审查之后,周永康的调查经过经历了三次通报。

一次是2014年12月6日的党纪(中纪委)调查结果通报,其中包含: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极大损害党的形象……影响极其恶劣。

另外一次是2015年4月3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周永康的起诉中包含: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情节特别严重。

第三次是两个多月后的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周永康案的宣判,法庭认定周永康: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以及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周永康对所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证据均当庭表示属实、没有异议。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审判判无期。(中共央视新闻联播截图)

周永康到底泄露了什么国家机密?当时审理周永康案件的法院称,“由于涉及国家机密,没有公开进行审理。”不过宣判当天新华网公布的包含部分法院宣判内容的公告显示:“周永康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在其办公室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不应知悉上述文件内容的曹永正。”

法院审判意见称周永康“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未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可以判定相关绝密级、机密级文件应该已经被官方追回。一年之后的2016年7月8日,官方宣布曹永正“因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300万元。”从侧面印证了这一推测。

令计划的“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

2014年12月22日,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日,中共十八大之前一度曾经被认为仕途看好的中办前主任、后调任中共统战部长的令计划,终于在山西官方塌方式腐败以及“西山会”被不断曝光之后落马了。

籍贯山西的令计划被指是神秘政商联盟组织“西山会”的首脑和发起人。落马半年之后的2015年7月20日,令计划被中共政治局会议宣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中共政治局会议通过的中纪委相关调查报告称,“根据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线索”,2014年12月开始对令计划进行立案调查,报告还称,令计划严重违反中共的“保密纪律”,“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

2016年10月,中纪委反腐大片《永远在路上》播出,第一集《人心向背》首次“集体”播出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受审、接受调查的画面。(中国中央电视台截图)

中共《关于在对外活动中加强保密工作的请示报告》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必须遵守的10条保密守则。其中包含“不该问的机密,绝对不问”;“不该看的机密,绝对不看”;“不该记录的机密,绝对不记录”。担负“党和国家”核心机密职责的是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一般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任。中办是一个公众耳熟能详但也与神秘挂钩部门,凡中央最高决策层的重大机密、重要事务它都置身其中。令计划在中共十八大前,曾在中办工作17年,其中3年担任中办副主任,5年担任中办主任,这个经历为其“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创造了独天得厚的权力。

2016年7月4日,负责审判令计划案的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认定令计划“在担任中央统战部部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期间,通过时任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局长霍克等人,非法获取大量国家秘密材料,严重破坏了国家保密制度。”最终因为包含“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在内的数项罪行,令计划被合并判处无期徒刑。和周永康案件一样因为“犯罪事实、证据涉及国家秘密”,令计划案件实行了不公开审理。

所以,令计划不是在担任中办主任期间,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获取的国家机密,而是在卸任中办主任专任统战部部长期间,通过自己多年的下属霍克获取的机密资料。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担任中办主任的令计划仕途曾一度被外界看好,被认为将会在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甚至入常,但是2012年3月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的落马,坊间开始流传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和徐才厚是中共“新四人帮”的传闻,几乎同时发生的(2012年3月18日)令计划之子令谷的车祸身亡伤亡事件(又被称为法拉利车祸事件),更被认为是导致令计划仕途走向衰亡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早于令计划半年,其兄长令政策在山西塌方式腐败中早早落马。(Reuters)

在此之后的2012年9月,令计划被免去中办主任一职,转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同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上,令计划再被免职中央书记处书记。令计划的仕途前景急转而下,直到2014年冬至落马。根据官方的通报,令计划就是在这两年期间通过霍克“非法获取大量国家秘密材料”。结合官方定性“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人”“治上野心膨胀,大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等政治阴谋活动”的说法,令计划显然是有所图谋。

令计划获取“国家秘密材料”的来源是霍克,那么去向是哪里?中共未有说明。对此曾经有多家欧美和香港媒体称:令计划在落马前秘密盗取中办机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不过相信部分文谷已被其胞弟令完成带到美国,成为威胁中南海的“政治核弹”。不过,这种说法遭到身居美国的令完成(化名王诚)矢口否认。2016年2月11日,令完成委托美国律师史密斯(Gergory S. Smith)发声,否认他向美国交出中国国家机密。

周本顺蹊跷消失的“私存并泄密”罪

作为周永康曾经的秘书(2003年11月至2013年3月,周本顺担任中共政法委副秘书长、秘书长,同一时间,周永康担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书记),官至河北省委书记的周本顺案件和周永康案息息相关。周本顺不仅是中共十八大以后被查的首位在职中共省委书记,且同周永康一样涉及泄露党和国家秘密罪行。

2015年7月28日,在周永康被官方宣布落马一年之后,周本顺亦被官方宣布免职。两个半月后的2015年10月16日,中纪委宣布对周本顺进行立案审查,公告称,周本顺“严重违反工作纪律,私存涉密资料,泄露党和国家秘密。”两周后,周本顺案被宣布进入司法流程。

2015年3月7日,担任河北省委书记的周本顺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讲话。(Reuters)

周本顺的落马被认为和周永康案件有很大关系。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曾向香港媒体表示,周本顺应涉周案不浅。中南海选择在周永康被判刑后、(2015年)北戴河会议召开之前拿下周本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说:“北戴河会议召开,意义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必须保证会议的绝对安全。”

不过奇怪的是,在公诉以及审判环节中,无论是发起公诉的厦门市人民检察院还是审判周本顺案件的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起诉书和审判书中,均未提周本顺泄密事项。周本顺最终于2017年2月15日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当时外界有猜测称,中共贪官判刑中频现立功从轻处理的情况,周本顺如此轻判且判决书中去掉了相关的泄露国家秘密罪,或是周本顺本人及时交出涉密资料,甚至“戴罪立功”,向相关机构提供了诸如周永康秘密罪等官方尚未掌握的证据。这种猜测是否正确,至今无人知晓。

其他的, 2017年曝出的中国福彩发行管理中心系统性腐败案中,原副主任王云戈除了涉嫌受贿外,也被指涉嫌泄露国家秘密犯罪。但是至今无法检索出审判书相关内容。不过,因为级别的不同,因为贪腐而曝光的王云戈案件不会如周永康、令计划以及周本顺涉及的国家秘密那般敏感。

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高层明显加强了“国家安全”意识。2019年1月,习近平在省部级领导干部学习会上提出“七大风险”,将政治安全列为七大风险之首。中共高层对于“国家安全”警惕的提高,缘于中国目前既面临经济增速下滑的内部压力,也面临美国经济封锁的外部外力。

历史经验告诉中共,经济下滑、内外部矛盾交织时,执政党的政权最容易遭遇最大挑战。因而十八大后中南海不停强调“政治安全”,作为“政治安全”重要组成部分的“国家秘密”也成为严格管控的目标。

2016年4月18日,中国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披露了曾在某涉密科研单位工作的黄宇,因为“间谍罪”被判处死刑的案例详情。据报道,黄宇向中国境外间谍机关提供15万余份资料,其中绝密级国家秘密90项,机密级国家秘密292项,秘密级国家秘密1674项。不管等级如何,当中共高层聚焦的泄露“国家秘密”的案件从高级官员延展到普通官员甚至科技人员,显然也正是习近平“总体国家安全观”意识从中南海向社会灌输的一种提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