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立攻守同盟对抗调查 中国云南高官被双开

+

A

-
2019-10-08 04:38:12

北京时间10月8日,中国官方发布消息称:云南落马官员和正兴被双开。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转发了一则云南省纪委监委的消息: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主任和正兴被双开。

公开简历显示,和正兴在到云南省人大工作之前,曾在检察院、省纪委和省高院工作多年。在云南省纪委工作期间,和正兴曾负责办过多起大要案。

中共反腐持续发力,诸多官场丑闻被曝光。(VCG)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7月19日云南孟连事件发生后,当时的专案组组长就是时任云南省纪委常委的和正兴。他曾介绍,“7·19”专案挖出的窝案串案中,包括群体性事件责任追究、孟连县领导受贿、财政干部贪占财政资金3个系列案件,涉案人员涉及省、市、县、乡四级党政机关。

2011年4月,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涉嫌吸毒受贿被调查,据媒体披露,杨红卫因对政绩工程狂热、作风狂妄、吸毒狂欢,被外界冠名“三狂”州长。主办杨红卫案件的,是时任云南省纪委常委、监察厅副厅长和正兴。

颇为讽刺的是,当年查贪官的他,自己也被查了。在这次的双开通报中,官方称和正兴“串供、销毁证据,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执纪执法和市场经济活动”。

据官方通报称:和正兴违反五大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和正兴通报的第一条,便是“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为自己营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污染本单位政治生态”。

捞取政治资本,是指通过某种不正当手段,获得更高官阶和各种政治上的好处。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分析,这里的“捞取”有特定含义,就是私窃并占有本不属于自己的某种东西。而“政治资本”或可指资历、声誉以及具有某些特殊含义的条件。

在和正兴之前,不少被查者也存在这个问题。比如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的通报中,第一个便是“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也存在这个问题,他“搞美化宣传个人,捞取政治资本”。武威市那位落马的女副市长姜保红,也是“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被查的哈尔滨商业大学女副校长高虹,也被指“为捞取政治资本有意编造谣言营造声势”等。

根据双开通报,和正兴还存在以下问题: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政治品行恶劣,诬告陷害他人;不信马列信鬼神,组织、参加封建迷信活动;为了职务升迁,找靠山、搞攀附;长期违规频繁接受宴请,并要求他人为其宴请活动买单;瞒报家庭房产,违规获得团购房资格;说情干预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亲属失管失教,纵容、默许收受他人财物;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2019年4月1日,和正兴被查。

值得关注的是,和正兴被查当天,中共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督导云南省工作动员会在昆明召开。

在中共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的一个月内,包括和正兴在内的云南司法系统多人被查,昆明市还打掉了孙小果等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公开资料显示,和正兴仕途起步于检察院,早年从云南省检察院干部处的一名副处长一步步升至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2006年11月,和正兴成为云南省纪委常委,之后他担任了8年的云南省监察厅副厅长,4年省预防腐败局专职副局长(正厅级),并在2016年4月升任云南省纪委副书记。2016年11月,和正兴离开纪委系统,成为云南省高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正厅级)。在云南省高院工作仅1年多后,2018年2月,59岁的他到了云南省人大工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