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爱国的“异化”

+

A

-
2019-10-12 08:05:54
莫雷言论风波挑起了中国社会“爱国主义”情绪。(Reuters)

如果复盘这过去的一周,人们可以注意到包括中国央视体育频道等媒体,上海体育总会、中国篮协等官方机构,与NBA有相关合作关系的在华企业、文娱明星相继加入了抵制NBA和火箭队的洪流。而相反,一些有不同看法的声音几乎会很轻易地被前者所裹挟、所“淹没”,终归销声匿迹。

这种场景在今天的中国大陆社会尤其是互联网空间似乎司空见惯。有人统计,在中国加入WTO并实现经济崛起的近十几年中,中国大陆因为不满境外某些名人、商业品牌、文娱活动,当然更包括政治人物等发起了无数次“抵制”活动,从1990年代的“中国可以说不”,到2009年的“中国不高兴”,再到今天围绕香港反修例运动的政治表态,那些“得罪”中国大陆的无一落得好下场。

更难能可贵的是,中国大陆社会上下在这一类问题上总是能够达到高度统一,甚至很多时候“民意”和“官方表态”总能产生高度的契合。“民意”从国家认同的角度出发,认为经历一个多世纪耻辱的中国没有必要再对外忍气吞声,而官方则宣称他们必须倾听中国人民的真实心声,反美斗争如此,反对日本国有化钓鱼岛如此,抵制家乐福乐天肯德基如此,反击态度港独艺人如此,与香港历次抗议示威者对呛更是如此。

他们通常认为,这是最能展示其国家认同和爱国主义情感的“地方”。

一名持有坚定民族主义立场的中国学者张维为解释了中国大陆国民为什么存在着如此深切的爱国主义情结——百年屈辱历史的痛苦记忆以及“家国同构”的民族文化底色。我们应当承认,爱国主义的确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成为中国摆脱亡国灭种命运的精神支柱,而今天当中国重新站在一个新起点时,记忆的刺激会告诉人们“国家”之于每个中国人的情感意义。如果回到莫雷争议言论事件本身,如果抛开文字游戏的逻辑,中国社会上下当然会认为莫雷如果在暗示同情香港分离主义倾向会伤害自己的感情——这一点哪怕是言论自由也不应该建立在损害他人利益和尊严的基础之上。

不过,今天中国社会上下的爱国主义似乎有些泛滥成灾,甚至出现三种“异化”倾向。

其一,形式主义的“爱国主义”。

多年前,在一次中国国内举行的国际赛事中,主办方试图营造中国运动员披国旗获胜的画面感,于是在比赛尚未结束时便递送国旗导致中国籍运动员受干扰最终无缘冠军。此事经曝光后,新华社刊文称,形式主义的绑架恰恰倒转了这一层逻辑,陷于符号化的泥潭,让其沦于庸俗。近些年,此类案例并不鲜见。如此种种,只会给那些内生的爱国情怀抹黑。

一般认为,自1989年后中国官方开始将爱国主义大规模注入国家主流价值观念塑造,从1990年代实施全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然而,在市场经济的逻辑之下,爱国主义灌输尽管颇有成效,但局限于形式主义层面者亦不少。事实上,近年“爱国”越来越变得廉价,几乎无任何成本。“抵制”运动因为与中国官方保持同步,可以说变得不必担心有任何政治风险。而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移动上网等技术的普及,让爱国更成为一种动动手指即可完成的廉价政治效忠动作。在刚刚过去的中共建政70周年大庆期间,每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将自己塑造为一个爱国者。

当然,这是技术的进步,但是“爱国”并不如此简单。相反,在“爱国”的政治正确与自己的切身利益发生冲突时,曾经的爱国宣誓反而成为了一种讽刺。抵制NBA“上海之夜”本身尽管值得商榷,但是互联网上口诛笔伐,而现场却座无虚席的盛况,的确令人怀疑“爱国”的虚实。

其二,狭隘民族主义和盲目排外。

如果说“形式主义”的爱国尚可以接受,不具有破坏性的话,那么陷入极端主义的“爱国”则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这在中国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历史上已经反复出现,兹不细数。而事实上,在今天的中国,“爱国主义”表达也存在明显的异化风险,反日游行中极端暴力事件便是证明。

在国家哲学和民族国家理论中,爱国主义如果不受一般人类伦理的制约,便可能会陷入极端的民族主义,更进一步则敢于践踏一切法则,盲目排外,损人利己。事实上,在今天全球化时代,人与人交往越发密切,分工和依存成为一种并行不悖的常态。这意味着任何人都无法逆历史潮流,单纯以抵制对抗甚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逻辑实现爱国目的。

其三,精致的“爱国贼”。

英国文学作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曾经对爱国主义有过这一判断:“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当然,他这里并不是针对一种情愫的完整刻画,但是他的确道出了“爱国主义”的一个漏洞。

如果说,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一种无心之失的话,那么精致的“爱国贼”则完全不能称之外爱国,而只是一种打着爱国的旗号实现个人打击铲除异见者目的,或者实现经济利益最大化或者自我政治保护的工具、遮羞布。

在这一点上说,辨识爱国主义是一件极具考验个人和集体智慧的工作,通常“爱国”与“叛国”的区别仅仅只是取决于一种价值判断。历史上那些打着爱国旗号屈膝投靠外敌的姑且不论,在今天的中国,支持国货的营销宣传、中国人走自己道路的政治宣誓等等,都需要再三辨识,独立判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