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新闻背后的雄安政治

+

A

-
2019年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右三)到雄安新区调研。(新华社)

“离宫福地入缥缈,目所眺瞩攀跻同。”中国似乎还没有哪个地方,像雄安新区这样,不仅有众多地方大员到访,还被中央高层级官员“扎堆儿”轮番考察。

中共建政70大庆之前的一个月,接连有部级大员(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9月3日考察雄安)、副国级官员(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9月2日至5日考察)以及跻身于正国级的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9月3日考察)和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9月11日考察)考察雄安新区,并引发一次次的新闻报道。

北京时间9月9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河北调研,期间现身雄安新区。(新华社)

1/5

孙春兰2019年9月3日考察雄安。(央视网视频截图)

2/5

2019年9月6日,中国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前排右二)在河北雄安新区调研,并召开“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法治保障”座谈会。(长城网)

3/5

2019年6月14日,中国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和河北省省长许勤签署关于加快河北省交通运输发展合作协议。(河北日报)

4/5

2019年 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新华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中共“成立新中国70大庆”7天假期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的韩正,也于北京时间10月9日到河北雄安新区调研并召开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现场办公会,强调“规划建设雄安新区必须坚持高质量高标准”。这是韩正2019年第二次到雄安,此前的1月,韩正就曾陪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到雄安新区考察。

外界迷惑,已经成立两年半、且屡次被外界质疑发展速度“不够”的雄安新区,为何会“招”来这么多中央高级官员?官方媒体四平八稳的官样报道之后,隐藏着和雄安有关的怎样的政治逻辑?

五位大员

外界已经注意到,就在韩正视察雄安新区的第二天,中共河北机关报《河北日报》就在10月10日公布消息——雄安新区容城县自然资源局发布《雄安商务服务中心项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公告》,以公开出让方式供应项目用地。这标志着雄安新区大规模开发建设进入实施阶段。

节奏雷同的是,此前的9月6日,即负责教育医疗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考察三天后,雄安集团官网公布《雄安大学主校区校园规划设计1标段(规划与建筑概念初步方案)投标邀请书》。中纪委书记赵乐际9月11日视察雄安结束当晚,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就召开河北省委常委会议要求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地落实。”并在随后的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假期期间连续两天在雄安召开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专题会议,多次提及 “加快推进”。

2019年查考雄安部分官员一览表。(多维新闻制图)

虽然中国司法部长傅政华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的雄安之行似乎暂时未被发现上述立竿见影般的效果,但是查看新闻报道不难发现,傅政华是带着北京京市司法局、天津市司法局等“京津冀13家相关单位”,在雄安召开了这场“雄安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法治需求工作”会议。而艾力更•依明巴海现身雄安时,也是有个“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调研组”。

近期这5位省部级、副国级、国级官员的雄安之旅以及其后续,让此前外界所称的“督战”色彩从猜测变为可以肯定的事实。

新闻背后

从2015年2月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9次会议思考在北京之外建设新城,到2017年4月中国国务院宣布设立雄安新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作为这一国家工程的推手,多次要求将雄安新区作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来对待,要一张蓝图绘到底,规划好每一寸土地的使用。

2017年2月,雄安新区的设立尚未被官方公布、习近平提前到河北实地考察时,就指出要“先谋后动、规划引领”,雄安新区是留给子孙后代的,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告诫各界对雄安新区保有耐心。所以雄安新区在2017年4月1日宣布成立的同时,该地区土地交易就被同时冻结。

2019年1月1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左二为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许勤。(新华社)

2019年1月16日至18日期间,习近平在韩正和中财办主任刘鹤的陪同下再到雄安,号召要“从全局的高度和更长远的考虑来认识和做好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要“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同一时期中国国务院在批复《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时也强调“把每一寸土地都规划得清清楚楚后再开工建设”。

为此,雄安新区的建设不可能再像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特区建立之时一样,在建设中规划,规划中建设。从今天来看,中共高层的这些警示和要求,未必不是提前提醒相关官员经“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挑战与外界舆论误解的压力。

但是在中共的蓝图规划与地方的执行层面仍然有衔接不到位的问题。这表现在“雄安新区”从2015年开始在中共高层案头至今4年,却仍然只限于战略决策阶段。具体到选址、工程规划等中共中央虽然指出了大方向,但是需要执行层官员提交具体的操作方案。

雄安新区容城县自然资源局10月10日发布的《雄安商务服务中心项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公告》显示:将以挂牌方式公开出让容东片区XARD-0001宗地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据悉,该宗地块为雄安新区公开挂牌第一宗地,它不仅因为代表了未来这个新区的土地出让方向而被外界关高度注度,更象征着雄安新区大规模城市开发建设进入实施阶段。

从2017年4月因为“顶层设计”而被框入中南海的“千年大计”国家工程、进而土地交易冻结,到今日的第一综土地交易公开挂牌,雄安新区各种新闻背后有着怎样的政治脉络?基于中共政治的不透明惯性,外界很难摸的清楚相关细节。但是草蛇灰线,从这五位中央大员的雄安之行到雄安新区自身的快速反应可以认为,雄安近期“加速”的行为背后,必然有着中南海高层的推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