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共政坛人事调整小高潮

+

A

-
2019-10-19 10:51:16

北京时间10月17日,刚刚辞去中国农业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的蔡东即被任命为吉林省副省长。蔡东的此次任命正代表了当前中国政坛最炙手可热的一种人事现象——“金融副省长”的集体上位,事实上,在蔡东之前,中国政坛刚刚经历了一次小规模的人事调整潮,包括“金融副省长”在内反映了当前中共人事调整的四大现象。

2018年开始金融系统人士进入地方政坛担任副省长的现象密集出现,“金融副省长”已成为当今中共政坛炙手可热的一个群体。(VCG)

其一,2019年中共政坛“金融副省长”现象持续出现,随着蔡东的继任,已有17省份配齐“金融副省长”。

1968年出生的蔡东在继任吉林副省长之前,金融工作经验丰富,曾在中国三大国有银行——工行、国开行和农行任高管。此番调入吉林是其5月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转任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半年内的二度履新,延续了“金融副行长”转“金融副省长”的人事现象。

关于中共政坛 “金融副省长”涌现这一人事规律,多维新闻较早就有过关注分析,2012年之后,长期在中国国有银行、证券等金融系统工作的官员调入地方政坛担任“副省长”,主管地方金融等工作。根据已有报道显示,当前,中国已有17省份配备“金融副省长”。

2012年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的朱从玖转任浙江省副省长是当前中共政坛“金融副省长”最早的案例,此后直到2016年先后有中投副总经理刘桂平任重庆市副市长(2019年3月再转金融系统,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长期在中国证监会工作的陈舜调任云南副省长,2017年中国交通银行副行长王江任江苏副省长,到2018年上海、北京、天津、广东、山东、四川、福建一口气7省“金融副省长”集体上位,进入2019年仅9月份就有5例这样的人事调整。当前,“金融副省长”这个群体已遍布中国过半省份。

“金融副省长”的批量涌现不仅让外界开始注意到这个异军突起的群体,更开始好奇中共布局“金融副省长”背后的逻辑。大陆媒体注意到,金融副省长”规模不断壮大,或许是因为此前很多在地方挂职的“金融官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尤其是较早配备“金融副省长”的浙江与江苏。

当然,大的背景仍然是中共推行的金融改革。9月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在谈到中美贸易战的话题时称,“在今明两年中国金融供应侧改革的关键时刻,中国工商企业的负债率达到GDP的160%,这里面就有许多坏账。股市里、企业里,有很多崩盘的,一定要在世界金融战、贸易战前把这些问题料理了,否则的话,如果这些泡沫都在,外敌如果打进来就很麻烦。”

事实上,早在2017年中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就曾指出:“特别是要注意培养金融高端人才,努力建设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备的高素质金融人才队。”在今年2月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习首提金融供给侧改革,并在随后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再次强调“要打造一支政治过硬、作风优良、精通金融工作的干部队伍。”有分析指出,金融系统是一个比较专业的体系,来自金融系统的人士进入地方政坛身上“携带”的金融资源,将有利于地方金融业的发展。

其二,“70后副省部级”稳步进场。从9月葛海蛟(1971.12)就任河北副省长,7月张立林(1971.1月)任辽宁副省长,6月冯忠华(1970.5)南下海南任副省长,3月覃伟中从中石油调任广东副省长,至此,中共政坛“70后”副省部级扩容至16人,从16位“70后”副部的出身来看,金融系统拔得头筹,占得6席,继而是中纪委,贵州、上海仍然延续其政治高地的光环,照例成为新一代官员晋升的通道。

三是,环保领域的人事新风向。除了“金融副省长”“70后”副部这样近两年较为瞩目的政坛“明星”,9月28日江西副省长的任命也被认为是中共政坛的一个人事新风向。当日,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党组书记、厅长陈小平晋升江西副省长。

所谓“新”并不是指类似陈小平这样从生态领域调任地方主政的人事现象,而是生态领域官员直接从地厅(司局级)直接升至省部级,目前陈小平是首例。2017年12月,安徽蚌埠市委书记汪莹纯走马上任,此前他任安徽省环境保护厅厅长、党组书记,2018年9月,辽宁省环境保护厅厅长、党组书记来鹤补缺被查的辽宁抚顺市委书记,2018年10月,吉林环境保护厅副厅长王有利调任吉林四平副市长,但这都仅限于厅局级的人事调动,从省环境厅厅长一职直接晋升为副省长,陈小平还是中国全国31个省区市现任的副省长(副市长、自治区副主席)中的唯一一例。

据内地媒体报道,陈小平在任江西省环保厅长时工作获得肯定,曾被中共环保督查组称“江西不仅生态环境质量在全国领先,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也走在全国前列。”

相比主管金融、改革领域官员在中共政坛的仕途前景,环保领域一直在政坛中角色偏弱,但中共十八大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尤其重视中国发展中的环保问题,其在2012年的首次地方考察中即指出中国在生态环境方面欠账太多,表示要即刻把这项工作抓起来。并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将“污染防治”列为其施政的“三大攻坚战”(包括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之一。因此此番陈小平的“特殊晋升”背后或是中共人事的一个新风向。

图为2019年3月,当年的春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在中共中央党校开班,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讲话,同年9月的秋季学期开班习近平也发表了讲话,其中舆论关注的“斗争”系列讲话就是在那次会议上发表的。(新华社)

第四是,相比于年龄层、领域型的人事观察,2019年大规模的省委常委层面的人事异动还牵涉批量官员晋升的一个线索——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

该培训班从1980年开设,是中共中央针对中国党政机关的正副厅(司局级)官员的一个培训基地,根据其定位,进入该培训班的学员一定意义上将是中共政坛未来正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

整理该培训班历届学员发现,中国国务院前副总理田纪云是该培训班首期学员(1980年9月-1981年7月),中共中央前领导人胡锦涛在任甘肃省建委副主任时曾是该培训班的第2期学员(1981年9月-1982年7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是第9期学员( 1992年9月-1993年7月)、胡春华在西藏自治区山南行署专员时是第13期学员(1996年9月-1997年7月);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郭声琨、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同是该培训班的第12期学员(1995年9月至1996年7月),今年3月至7月,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短暂 “消失”数月曾引发外界关注,随后披露也是参加了2019年的中青培训班,不过,华春莹的再次露面已经是从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升任司长。

整理2019年至今百余位副省部级官员的调动情况,其中有超30%也都曾是该培训班学员。例如刚刚转任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甘荣坤在2005年5月至2006年1月在该培训班学习,9月末就任河北的“金融副省长”葛海蛟是该培训班第41期学员(2016年9月—2017年1月)。

人事议题向来是中国政治里最基础的那个讨论事项,官员的背景经历,政治资本等既是中共用人思路的反映,也是观察一个政坛生态的样本,而近两年现象级的人事调动的一个背景是内外压力之下,中共在试图加快推进各领域改革与整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