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湾各有算计 案犯陈同佳恐沦为“政治玩物”

+

A

-
2019-10-25 11:01:09

自2019年6月开始的香港反修例运动至今未有平息。这场运动最初的导火索是一位香港人陈同佳杀死了同为香港人的怀孕女友潘晓颖。因为案发于香港之外的台湾,潜逃回港的陈同佳始终未因杀人受审。及至陈同佳10月23日出狱,自愿前往台湾自首,这场案件是否会得到独立、公正的司法审判,仍然是未知之数。

近几日,香港和台湾当局在如何处理陈同佳问题上你来我往的交锋,俨然脱离了司法程序,掺杂了太多政治方面的动机和考量。在很多人眼里可能在幕后悄然影响案件走向的种种阴谋,甚至变成了堂而皇之的阳谋。怀有身孕的潘晓颖被杀后,还会等来迟到的正义吗?

香港台湾“推让”陈同佳

潘晓颖命案发生于2018年2月。案件发生后,台湾当局曾经三度向港府提出司法请求,希望港府遣送陈同佳至台湾受审。但因两地之间没有签署引渡协议等原因,遣返一事并未成行。当然,港府有意对该案进行公正审判,为此启动了修改《逃犯条例》程序,但因此引发持续4个月有余的社会运动,一直拖延至陈同佳出狱恢复自由。

陈同佳在出狱前同意到台湾自首,使得这起杀人案件迎来转机。然而经过香港与台湾当局的一系列复杂和反复的操作,却又使得案件走向变得扑朔迷离。

20多岁的香港人陈同佳意外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AFP)

1/5

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被视为香港乱局的最大获准者。(AP)

2/5

台湾在陈同佳问题上的官方态度几经转变。(中央社)

3/5

香港政府在反修例运动中遭受巨大冲击。(AP)

4/5

陈同佳可能已经沦为了一个“政治玩物”。(AP)

5/5
上一张 下一张

香港政府透露,自2018年6月至2019年4月已向台方发送4封信件以交流案件进程,但是都未得到台方回应。在陈同佳表示自愿赴台自首后,台方正式予以拒绝。10月21日台湾各部门统一口径表态称,陈愿意到台湾投案是“政治操作”。如台湾陆委会声称“这是背后政治力量精心操作的政治安排”,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还认为,陈不愿留在没有死刑的香港而是到有死刑的台湾受审,这违反被告人性。

然而台湾当局的这一做法引来广泛而强烈的批评,并有不少分析认为台方的做法更是一种“政治操作”。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批评蔡英文政府拒收陈同佳一案,从头到尾都是政治考量和选举计算,且有双重标准,指责称“我们的政府应该负起惩凶缉恶的责任,但却为了政治上的理由,自我阉割司法管辖权,弃人权与人命于不顾。”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也有类似表态称,“找不到不收陈同佳的理由”,并批评蔡政府完全在利用香港“反送中”事件来增加选票。

22日,台湾政府态度急转。陆委会表示台湾将派员到香港押解涉嫌在台谋杀女友的陈同佳受审,并且义正辞严地声称“为了实践司法正义,务实处理本案,香港不办,我们来办。”

但是台湾这一提议却遭到香港的拒绝。原因何在?23日凌晨港府发稿指责台方为跨境执法,不尊重香港司法管辖权。因为陈同佳出狱后是自由人,特区政府无权对他施加任何强制措施。台湾中时电子报也有分析指,蔡当局此举藏着“暗器”,其内心不过就是明知香港与台湾无司法互助协议,不能让检警人员登岸执行事涉司法管辖权的“押解”任务,因此放话要派检警前往,让港府在无法同意台检警人员前往押解的前提下,把陈同佳来台的难题再丢回给港方。

还有消息透露,为了防堵陈同佳赴台,台“移民署”已经提早设下关卡,禁止陈同佳的ID进行注记,通知各大航空公司禁止发给陈同佳登机牌,“就算真的飞来台湾,机场空桥也有航警待命,一旦发现嫌犯踪影,就会要求他留在机上,并原机遣返。”

此外台方还传出一些带有威胁意味的声音。如蔡英文23日声称“只有逮捕没有自首问题”,也有台湾法界人士表示,陈同佳充其量是“投案”,未来未必会获得减刑的宽贷。

台湾当局对陈同佳先求后拒,到欲拒还迎,再到义正辞严地要人,态度之反复令人费解。看起来,香港与台湾当局围绕在陈同佳去向问题的一系列争执,都是因为两方法律制度的间隙,也是缺少《逃犯条例》的结果,但是其间明显掺杂着太多政治层面因素。

司法背后的政治算计

分析人士认为,香港与台湾当局都不愿“收留”陈同佳。

对港府而言,陈同佳可谓一个“烫手山芋”,处理不好很容易在香港再度招致混乱,而交由台方处理既合乎法律和正义,也能缓解港府压力,正如林郑月娥早前表态陈同佳计划自首“是一个令人释怀和宽心的结局”,为香港社会“带来宽松的感觉”。

对蔡英文政府而言,香港持续4个月多的反修例运动令其坐收渔翁之利,不劳而获大量政治红利。在台湾新一轮“总统”选举之际,蔡英文之所以能够击退民进党内竞争对手赖清德,而且在对阵国民党的韩国瑜时也能隐占上风,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香港的乱局。香港的乱局正可以被用来在台湾宣传“一国两制”的失败,渲染中国大陆的威胁,从而施加靠拢蔡英文“隐性台独”的向心力。但是如果陈同佳离港赴台之后,不仅香港乱局可能会有降温,台湾方面处理不当的话却也可能遭受反作用力。这也正是蔡英文政府在陈同佳同意自首后先是明确拒绝,遭到批评后做出欲拒还迎姿态的原因所在。

可见,陈同佳杀人案已经不仅仅是一桩司法案件,而是被掺杂了很多法律之外的政治算计。而且,以法律名义,行政治的目的,一些本来见不得台面的“阴谋”几乎已经成为了堂而皇之的“阳谋”。

不仅如此,一些政界人物还假借法律、道德的名义卸责诿过、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暴露了政治人物和政治制度的底色。

就这起潘晓颖被杀案而言,案件发生在台湾,杀人者陈同佳身在香港,如果有港台签署了引渡协议可以在港办理;既然未有引渡协议,而陈同佳又愿意自首,合情合理的做法就是在台湾办理。两地政府的推托卸责实属不该。

不论是在香港还是台湾,在人们的普遍认识里,只有维持司法的独立,避免政治的干涉,按照法律程序办事,才能实现社会正义。但是在潘晓颖被杀一案中,掺杂了太多与案件本身无关的政治算计、阴谋和利益。与该案有关的香港社会与台湾当局,都应该有所反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