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翻脸”背后:游走中美夹缝的失意者

+

A

-

10月2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chael Pence)发表美国对华政策的演说。这是继其2018年10月份的那场“铁幕演说”之后第二次站在同样的场合。在这场演讲中,他点名批评了耐克等美国公司在香港问题、莫雷事件中所展现出来的与美国政治正确相悖的姿态。而对于美国的这些国际性企业来说,彭斯的批评多少有些“杀鸡儆猴”的意味。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企业在中国庞大的市场与美国政府的政治警告间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近日,扎克伯格频频发表对中国不满的言论,与其此前对华示好态度大反转。(VCG)

10月23日,脸书(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美国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告诉白宫的政客,必须支持Facebook的创新,否则中国的科技公司将会比美国企业强大;10月21日,扎克伯格接受采访指责中国、俄罗斯正在试图干涉美国选举,而脸书正在引入一种“选举安全”项目,为选举官员、候选人以及幕僚提供更好的账户保护举措;更早些时候的10月17日,小扎在一个公开演讲中对着美国的百位大学生声称正在风靡美国的Tik Tok具有内容审查机制(中国网络社交平台抖音短视频国际版),而脸书不想限制言论自由。

从积极开发适用于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审查工具到公开狂喷中国的审查制度,从雾霾天天安门晨跑秀亲民到怒吼不能让中国比美国先进,扎克伯格近日频频剑指中国的系列言论令舆论不解:那个曾经与中国官方互动频频、对中国市场不吝溢美之词的扎克伯克去哪了?互联网大佬为何对华态度逆转,对中国“始乱终弃”?观察小扎对华态度的转变不得不理解这一年国际局势的变化及脸书所展现的策略调整。事实上,小扎“变脸”的背后,是一个执掌世界上最大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巨头入华雄心未酬与世界风云变化下的政治站队。

脸书入华雄心受挫

曾经,脸书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展开过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式“求爱”,但是十余年来,其始终未能真正进入中国。对此小扎解释说是因为其不愿让脸书在一个没有开放互联网环境中开展业务,实际上,外界皆知这不过是给脸书入华失败的一个台阶,背后是求而不得的失意。

在中国社交平台知乎上,中国网民很清晰的列出了脸书入华计划的轨迹:自2007年脸书开始注册facebook.cn的域名并注册了包括菲丝博克在内的60个商标开始,脸书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入华攻势;2008年,据传言,Facebook 都给自己取好了中文名,不是脸书,而是“飞书”;不料在2008年至2009年中国西藏发生骚乱,此后中国监管部门对脸书及Twitter等社交媒体统统实施了无限期封锁;2010年脸书开始寻求与中国互联网企业合资合作的形式入华,小扎拜访了百度、阿里巴巴、新浪等中国互联网企业,后来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曾证实过脸书的这一计划,但后来也是不了了之。直到2014年脸书内部的一例人事变动被认为是脸书入华雄心的象征。

当年小扎找来一个叫王黎(Wang-Li Moser)的高管为其进入中国市场搭桥铺路,据报道,王黎出生在中国大陆,现为美国公民,其曾在英特尔公司中国办事处工作十多年,有强大的政府资源。自此以后,小扎与他的脸书便在中国开始一场魅力运动。

在过去的几年,小扎热切地表达着自己与中国的不解之缘,他努力学起了汉语,一再强调自己是“中国女婿”(扎克伯格妻子是第二代华人,)甚至不惜在严重的雾霾之下不戴口罩在北京畅跑,以示对华的好意。昔日的“网络沙皇”、时任中国网信办主任的鲁炜2014年访美时参访脸书总部,扎克伯格作了热情的接待,用中文作起讲解,而他工位的显眼位置还摆着一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举动是,同年10月,扎克伯格受邀担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并在清华大学用中文发表长达22分钟的演讲。2016年3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中国宣传事务的官员刘云山会见小扎时,他不假思索的表示要跟中国一道通过互联网创造美好世界。在此之前的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时,小扎不仅用中文与习近平交谈,还邀请这位中国领导人为其女儿取中文名字,但此后大陆媒体报道,习近平婉拒了这个邀请。

10月23日,扎克伯格出席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对脸书推出的“Libra”项目的问询,在此之前,小扎已经多次公开发表对华不友好言论。(VCG)

1/7

“Libra”项目将会是脸书拓展其互联网领域的另一雄心计划,当前正面临安全等领域的审查,小扎急切推进这一项目。(VCG)

2/7

扎克伯格曾发动过一系列对华友好攻势,2016年3月其在个人脸书账号晒出爬中国长城的照片。(Facebook@Mark Zuckerberg)

3/7

2016年3月扎克伯格晒出自己在天安门前跑步的照片,当时的北京深受雾霾困扰。(Facebook@Mark Zuckerberg)

4/7

扎克伯格为进入中国市场不断展示自己与中国的“缘分”。2015年9月,扎克伯格携妻子出席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国宴。(VCG)

5/7

2016年3月,扎克伯格与当时主管中国宣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见面,据报道,当时有脸书中国首席代表王黎陪同。(新华社)

6/7

2018年4月10日,扎克伯格在华盛顿出席听证会,就用户数据泄露事件接受国会质询。当年的政治审查阴影至今仍影响着脸书的运行。(新华社)

7/7
上一张 下一张

当然,小扎在中国的高调“示爱”也得到了回应,2015年传出脸书取得中国政府允许开设办公室的许可证,2017年Facebook的一款名为彩色气球的应用也在中国网络上低调上线,当然,这一切的幕后操盘手就是这位叫王黎的高管,尽管她被称为是一个“低调的中间人”,但2017年5月,具有官方背景的澎湃新闻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主任尚玉英会见了美国Facebook公司中国首席代表王黎一行。会谈内容即为“Facebook拟在上海设立分公司等话题”。而2016年小扎见刘云山时,也是由王黎陪伴。中国批出许可脸书在北京开设办公室时,申请人也是王黎。

不过,2018初,王黎被爆已去职脸书,尽管在2018年7月,网上爆出脸书已在中国杭州注册了脸书独资子公司,但随后被中国撤销,这也算是脸书在中国的“谢幕秀”,2019年3月,扎克伯格彻底关闭了通向中国的大门。他宣布计划将脸书转向私密通讯的模式,同时宣称不会在“有侵犯隐私或言论自由纪录的国家”建立数据中心。

十年规划,小扎并没有叩开中国市场的大门,其向舆论抱怨“他们从不让我们进入”,其向美国政客口诛中国社交平台TikTok正在侵蚀美国的言论自由,并挑动当下敏感的中美科技领域的关系,制造中国科技威胁美国地位的紧张感。这其中有对中国政府的怨气,但除此之外也有政治战队时代商人的无奈。

中美对立“小扎”援美

连日发表对华刺耳言论,给外界最直接的观感是“由爱生恨”,不排除有这样的情绪,但更重要的是世界变天了,如今“反华”已成为白宫里最大的政治正确,这也就意味着脸书此前对华的友好姿态将在今天成为其立足国内的“罪证”。

理解现时脸书面对的压力,便可大致理解小扎言论出位的言不由衷。10月23日,小扎走进美国国会听证会,他这次将会脸书筹备已久的全球加密货币计划接受国会质询。

相对于脸书,或许外界对这项尚未“出笼”的项目还不甚了解,不过这将会是体现脸书另一雄心的计划。据了解,该项目的内部代号为“Project Libra”(天秤座计划)。BBC在此后的报道中表示该产品的正式名称为“GlobalCoin”(“全球货币”),但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之后纠正了这一说法,表示GlobalCoin只是Facebook员工在内部的非正式叫法,产品正式名称仍然会采用“Libra”的叫法。无论如何,Facebook借此统一全球金融的野心显露无疑。

不过,脸书现在正面临一个关口,这也是小扎对华态度转变的原因。一方面在社交平台,小扎公开口诛的中国社交软件TikTok已经打到了脸书的后院。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TikTok在全球150个国家的手机APP市场中都有下载,有75种语言选择,TikTok在印度的市场表现已经领先了他旗下著名产品Instagram一个身位。不止如此,更让脸书火大的是,TikTok最近在硅谷设立了新的办公地点——加利福尼亚山景城,这里不仅是此前Facebook旗下通讯应用软件WhatsApp的办公场所,还与Facebook总部仅有数公里之远,消息显示,当前,已有不Facebook的老员工跳槽去了TikTok。更让脸书忌惮的是,Facebook引以为傲细分年轻受众需求的法宝被TikTok做的更出色。中国的“门”叩不开,世界市场中国互联网社交媒体又跳来分一杯羹,这无疑会让小扎怒火中烧。

不过,现在对于小扎更为迫切还不是社交媒体领域的厮杀,而是他的"Libra"项目能够迅速得以推进。按照“Libra”项目的设想,其将建立一种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架构,覆盖数十亿人,将改变未来的全球经济。作为全球互联网第一梯队中首家公开进入加密金融领域的公司,这带给小扎的除了领先的兴奋,还有竞争的焦虑以及来自审查的困扰。

在Facebook 推出 Libra 项目后不久,中国央行就针对 Libra 和央行数字货币的问题频频发声。近日更有传闻称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或在今年的11月11日推出,虽然传闻遭到官方辟谣,不过中国人民银行也明确称“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为2019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之一。”相对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本就生于监管体系的优势,当前,小扎最为棘手的就是美国政府部门的监管审核。

此前,美国多名政客已经对Facebook发行的Libra项目表达了质疑,甚至呼吁暂停该项目,认为这或会给Facebook超过20亿的用户带来了严重的隐私、交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方面的风险。而实际上,还不只是金融领域的审查,小扎还面临着美国的政治审查。

2018年4月因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2018年3月剑桥分析被控非法使用近9000万名脸书用户的个人资料影响美国2016年的大选行情),小扎在美国国会山接受十小时问询,至今这种政治影响仍伴随着脸书挥之不去,此次接受问询,是小扎在那次面对政客们的激烈质问以来首次现身国会山。这次听证会对于当下“Libra”所陷入的困境能否在华盛顿赢得足够支持以便推进,很可能是一个关键考验。

小扎无疑是领会到了这一点,将对“Libra”项目本身的质疑与审查转移到当前中美关系的“篮子”里去。“如果我们慢下来了,那么中国便会赢”,在美国,这已经成为科技公司的游说美国监管审查的技巧。显然,比起解释并不十分笃定的加密货币所伴随的质疑去搞定这帮政客,打“中国牌”是一种更简单有效的方式。

无论是10月24日,彭斯发表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的第二场美对华政策的演讲,还是如今美国所认同的“政治正确”,对于从学生时代便开始创业的扎格伯格来说,自然对美国国内的政治气氛更为敏感。因此,与其说小扎的转变是对中国的“翻脸”,不如说是对美国政治的妥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