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中共四中会场之外的“三个人”

+

A

-
2019-10-29 00:23:30
除毕井泉引咎辞职外,刘士余是目前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唯一被查落马的成员。(新华社)

北京时间10月28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如期在北京京西宾馆登场。当天上午,新华社仅发表简短信息,披露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代表中央政治局向全会做工作报告,并就《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讨论稿)》向全会做了说明。

未来4天,2017年秋天脱颖而出的近400多名中共党内政治精英将在闭门会议中讨论应对现实的政治和经济风险,同时在务虚层面推动之前披露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三步走”战略的落地。

因为每年至少召开一次的中央全会是“闭门会议”,所以外界除了从会议结束当天发布的公报及其一周内通过的决议和决议说明之外,很难知晓会议的议程和形式,具体出席、列席人员名单也更难为人所知。不过即使如此,对于今次中共四中全会,人们仍然可以确定有人可能注定不会出现在京西宾馆的大会议楼里了。

“坠楼身亡”郑晓松

2018年10月23日,北京力推的粤港澳大湾区计划标志性工程港珠澳大桥通车仪式举行。在此之前仅一周,身为十九届中央委员的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于10月20日坠楼身亡。

郑晓松的突然身亡在当时引起不少猜测和争论。郑晓松坠楼次日,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布消息称,郑晓松因患抑郁症,于2018年10月20日晚在其澳门住所坠楼身亡。一周后,澳门中联办在讣告对郑晓松给予高度评价,称其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澳门中联办治丧工作小组称,“郑晓松同志曾在外交、财政、福建省和港澳等不同领域和地方工作。他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忠于职守、敢于担当,坚持原则、清正廉洁,在不同的岗位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讣告评价郑晓松担任澳门中联办主任后,“认真执行‘一国两制’方针和澳门基本法,积极谋划澳门长远发展,身患疾病依然忘我工作,为‘一国两制’事业做出积极贡献。”

但即便如此,外界的困惑并未止息。彼时,中共反腐压力持续不断,党内整风震动官场,各级官员多有“官不聊生”的感叹,甚至抑郁自杀者也不在少数。媒体称“抑郁症”俨然成为中共官员中的流行病、高发病。

郑晓松生于1959年9月,是一名曾在挪威奥斯陆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就读或研修过的职业外交官。郑晓松1980年代从政后进入外交系统,曾任外交部办公厅秘书,服务于当时后来出任首任香港中联办主任的姜恩柱。2000年郑晓松从香港工作委员会调任中国财政部,历任财政部国际司司长、财政部部长助理等职。中共十八大次年,郑晓松被外放福建出任副省长,跻身副部级,3年后于2016年再回京进入中联部任副部长。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夕,郑晓松南下接替转任香港中联办主任的澳门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从而跻身正部级官员,时年58岁。同年,郑晓松十九大上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可以说在当时前途一片大好。

然而,郑晓松的突然身亡终结了一切,这也意味着此次四中全会将考虑中央委员自然死亡而由中央候补委员中顺序递补一人。在此之前的2018年12月份,郑晓松的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已经自然终止。

“主动投案”刘士余

5月19日,卸任证监会主席调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刘士余被宣布落马。当晚,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刘士余涉嫌违法违纪,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这是迄今十九届中央委员会中唯一被查的中央委员,也是2019年第三位被中纪委国监委调查的正部级官员,且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

1961年出生的刘士余早年在农行顺风顺水,颇有改革名声。2015年中国股市遭遇年中“股灾”,刘士余在三番五次的传言后于2016年2月20日被证实接替肖钢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这在当时提振了股市。刘士余在上任后祭出三把火,频频发表整顿股市、打击金融巨鳄的言论,令其声誉一度如日中天。中国股市在其3年任期内逐渐企稳,但仍然难回到之前的繁荣,2019年1月份证监会正式结束刘士余的主政时期。

刘士余离任但是并未离开风暴眼,随后有关违规IPO等消息开始传出,直到5月份被证实“投案自首”。10月初,中共官方消息称,刘士余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其行为构成严重职务违法,且在中共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应予严肃处理。但鉴于其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可予从轻处理。最后,中央纪委给予刘士余留党察看二年处分,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调研员(正处级);终止其中共十九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这一通报虽然并未认定撤销刘士余的中央委员资格,仅表示待中央委员会追认其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决定,但是考虑实际影响,刘士余可能难免此被撤销中央委员命运。

“引咎辞职”毕井泉

除上述两人外,2018年吉林长生问题疫苗事件中被要求引咎辞职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毕井泉也可能难保中央委员身份。

1955年出生的毕井泉在踏入仕途后一直在国家部委工作,先后在国家物价局、国家计划委员会任职。此后机构改制,2005年毕井泉调任发改委秘书长,次年升任发改委副主任,跻身副部级,时年51岁。2008年毕井泉调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并在此后的7年任期内负责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副总理汪洋提供保障,并且分管药监。2015年毕井泉赶上末班车,在60岁副部级退休年龄红线前执掌国家食药监管总局,跻身正部级。毕井泉任期内动作频频,号称“3年的变革,比过去30年的总和还要多”。

2018年3月份李克强内阁大改革,毕井泉改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然而不久即发生吉林长生问题疫苗事件。该事件引起高层注意,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同年8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专门听取汇报,多名省部级官员受到追责,其中毕井泉被要求“引咎辞职”。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毕井泉随即失去中央委员身份,此次四中会否决定撤销其中央委员资格也在两说之间。根据以往惯例,因为重大责任事故被要求引咎辞职,只是表示一定时期内不得担任任何职务,其政治生命是否终结还需要考虑其本人的实际状况。以曾经两起两落的孟学农为例,孟学农连任十六届、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委员,期间先后因2003年SARS事件(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简称非典)应对不力引咎辞职免去北京市长一职,2008年再因山西襄汾溃坝事故引咎辞任山西省长一职,但两次“引咎辞职”均在事后一定时限后复出,更未失去中央委员身份。

中共《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第十条规定:“受到问责的党政领导干部,取消当年年度考核评优和评选各类先进的资格。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对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可以根据工作需要以及本人一贯表现、特长等情况,由党委(党组)、政府按照干部管理权限酌情安排适当岗位或者相应工作任务。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后如果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除应当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履行审批手续外,还应当征求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的意见。”

毕井泉现年64岁,料距离退休年龄仅1年时间,如果没有其他政治问题,保留正部级待遇和中央委员身份,将是大概率事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