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中共政坛“新势力”分析 地方11人崭露头角

+

A

-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后,河南、内蒙古、宁夏与民政部央地大员被集中调动,牵动中国政坛人事盘面。被调职的陈润儿、石泰峰、李纪恒、黄树贤4人在原职的任期分别只有3年零6个月、2年零6个月、3年零2个月、3年整,均不足一般情况下的5年周期,这被视为近年中共政坛中高层官员新陈代谢快节奏的一个缩影。

在这种快节奏中,一部分相对年轻的官员已经率先脱颖而出,挤入地方省级领导班子的梯队。而省级常委是中共党内精英甄选的一个重要“人才库”,也是晋升更高领导层的一条主流通道。

截至目前,中国省级地区党委常委共有388人,据查在已知年龄信息的380人(未公开的8人都是戎装常委)群体里,仅考虑职位和年龄来看,值得注意的有三拨官员:一是“70后”常委;二是最年轻的政府首长;三是政府首长之外的“65后”党委副书记。

习近平多次展示重视年轻官员的态度,图为习近平在2015年会见组织遴选的“优秀县委书记”。(新华社)

1/5

北京市长陈吉宁被视为学者从政的新代表。(新华社)

2/5

张国清被称为“军工少帅”。(VCG)

3/5

在省级常委梯队,“70后”的刘捷已经“捷足先登”。(新华社)

4/5

诸葛宇杰(右一)长期在上海工作,是由国企“商而优则仕”的新代表。(中央社)

5/5
上一张 下一张

3位“70后”省级常委

统计398人中已知出生年份的381人的平均年龄约为58岁,出生年份中位数大概处于1961年上下。

70后省级常委共有3人,分别是出生于1971年5月在2017年5月进入常委班子的上海市委秘书长诸葛宇杰、出生于1970年1月在2016年11月进入常委班子的贵州省委秘书长刘捷、出生于1970年1月在2018年11月进入常委班子的贵州政法委书记时光辉。

3人中,又以刘捷晋级时间最早。如今,刘捷进入省级领导班子已近3年时间。在这3年间,刘捷由江西省委常委兼秘书长调任到贵州,继续担任省委常委兼秘书长之职,更添了一份资历。刘捷在未来几年后更进一步将是大概率事件。

刘捷今年48岁,比省级常委们的平均年龄小了整10岁。其与诸葛宇杰、时光辉是现下中国政坛当仁不让的“明日之星”。

刘捷等3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由商入政”,早年都曾在国企工作,并且很快进入公司领导层,进入官场后便快速升迁。其中,诸葛宇杰与时光辉还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早年工作的国企都位于上海。而刘捷与诸葛宇杰也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通过党委秘书长的身份兼任常委。

5位55岁政府首长

相比于刘捷等3位“明日之星”,省级政府首长则承担着更重的责任,也被视为所在地区“二把手”,他们的年龄明显偏大一些。其中,最年轻的也出生于1964年,今年55岁。这一批共有5人,分别是北京市长陈吉宁、江苏省长吴政隆、天津市长张国清、福建省长唐登杰、黑龙江省长王文涛。

他们5人都是在2017年或2018年开始履职,应该至少还有2年至3年的历练时间才会更进一步。这其中,履职最早的是2017年5月就任的陈吉宁。陈吉宁生于1964年2月。作为中国首都北京的政府首长,陈吉宁未来仕途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陈吉宁有很长的求学经历,曾在清华大学担任领导工作。中共十八大后被调往环境保护部。王文涛与他的经历比较类似,曾在上海航天职工大学任职,后来辗转上海、云南、江西、山东直至黑龙江,足迹涉及多个中国区域。

张国清与唐登杰的仕途比较相似,都曾在军工企业工作,堪称两位“军工少帅”。其中,张国清进入地方政坛时间更早,而且历经重庆、天津两个直辖市,仕途更被看涨。

3位“65后”副书记

一般情况下,省级地区会有一位党委书记和两位副书记,党委书记为“一把手”,政府首长兼任副书记,也是领导班子里的“二把手”,另一位副书记是主要负责党建的专职副书记,这三人是省级领导班子里的必备配置。新疆和西藏比较特殊,会设置更多副书记。

在这些副书记里,有3位“65后”,分别是1967年8月出生的四川省委副书记邓小刚、1965年2月出生的河北省委副书记赵一德,以及1965年10月出生的任学锋。

3人又有“专职副书记”之称,专职副书记也常常是政府首长的后备人选。如张国清由军工企业领导者“转行”进入政坛后,在2013年4月至2016年12月担任重庆市委副书记3年多时间,同时担任了该市党校校长之职。随后在4个月时间里先后兼任重庆副市长、代市长,直至市长。

邓小刚、赵一德与任学锋3人的仕途迥异,分别代表了中国官场3个仕途上升的快速通道。邓小刚主要在两个地区任职,先在北京13年,后在西藏12年,之后入川便任副书记。赵一德在浙江省共青团系统工作12年,随后便任正厅级的温州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则在国企工作15年,之后便任天津市政府副市长。

不过,由于这些官员相对缺少地方政坛任职经历,也有可能会被安排在省部级历练多年。

习近平器重“新生代”精英

习近平在2013年6月中共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曾表示,“对年轻干部中确有真才实学、成熟较早的,也要敢于大胆破格使用,不能缩手缩脚”,还称“要敢于给他们压担子,有计划安排他们去经受锻炼。这种锻炼不是做样子的,而应该是多岗位、长时间的,没有预设晋升路线图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在2019年9月3日出席了中共中央党校的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大篇幅谈及“斗争”。参加该培训班的成员都被视为在中共组织系统甄选后可能会得到重点栽培的官员。习近平此举也显示了对年轻一辈党员的器重。

中国政坛里的“70后”官员大多在2000年左右进入政坛,“80后”官员大多在2010年左右进入政坛。经过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官场涤荡和重整之后,这些官员相对较少受到官场浸染,可塑性较强,对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思路和方法有更多的学习和理解。

从这一角度来看,一定程度上也可将他们视为习近平所打造出来的一批更符合新时代要求的官员。随着官场新陈代谢节奏加快,这些新生力军亦将迅速上位,进而构成中国政坛新的中坚,并在数十年后成长为中国新一代的领导者。上述11人仕途走向因此值得特别留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