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什么反复强调“文化自信”

+

A

-

不久前,中国内地微信朋友圈一篇文章热传,标题就很有反转色彩——《我是如何从爱国到不爱国再到爱国的》,内在的逻辑颇有点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意味。按照作者的解释,第一阶段之爱国,不需要理由,是盲目的,随大流的;第二阶段之不爱国,是看到了这个国家在成长过程中的问题,甚至是灾难,有了怀疑,变得不满;而第三阶段之爱国,是将这些苦难和问题放在了既定历史情境中,也看到了支撑这个国家一直走下去的内生动力,以及源源不断的文化底蕴。

经过此番作用,作者总结道:为什么我们这样的人会爱这个国家,可能是因为太痴迷于她延绵不绝的中华文明和传统文化了。

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文化和文明中寻找发展的密码。(Getty)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文化的力量的确不容小觑。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在“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之后再增不上“文化自信”。用习近平自己的话来说,“文化自信是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的大问题。”“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刚刚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也突出强调了文化的重要性,用公报中的话说,“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厚支撑。”

不消说,中国经由改革开放取得了经济上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相较于经济增长、军事实力等硬实力,软实力总是显得孱弱不堪。习近平反复强调“文化自信”,从积极的层面来看是意识到了文化之于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性,但从另外一个悲观和消极的角度来理解,则是当前中国还不够自信,至少距离真正的文化自信还很远。

为何拥有悠久历史和延绵不断文明的大国,中国在文化层面却始终真正自信不起来?这就不得不提到中国文化在面对西方文化刺激和冲击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晚明万历年间到乾隆年间约三百年,这是中国对西方文化的最初接触与学习。因为西学刚刚以不同形式和渠道传入中国,中国一方在慢慢适合和吸收,西学一方也相对平和地扩展影响,所以此一阶段被称为“两大文明之间文化联系的最高范例”、“中西关系史上一段最令人陶醉的时期”。

到了第二阶段,也就是晚清到新中国成立,在西方坚船利炮的冲击下,中国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彼时救亡图存的部分中国知识分子将中国软弱的根由归因于文化,1919年的新文化运动,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爆发的,而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胡适、陈序经等人,面对满目疮痍的中国提出了“全盘西化”,为的是以休克疗法来改变中国的现状。可以说,正是此一阶段的“屈辱历史”,中国被一次又一次地打得趴下了,包括文化上的自我怀疑直至被逼到墙角的彻底扬弃,种下了“因”,才有了今天文化不自信的“果”。

中国文化学者金耀基在《中国政治与文化》一书中即写道,清之前,亡国之严重性远不如亡天下,亡天下即是亡文化,故儒生可忍亡国之痛,但决不能见文化之亡。盖中国之所以为中国乃因中国的文化。十九世纪末叶以后,在世界民族国家竞争中,中国知识分子为了保民族、保国家已不再措意于中国文化之亡。五四以来知识分子全面反文化传统,所求者正为了新中国之出现。这种把民族国家置放在文化传统之上的态度,在国史上是一大变。

新中国成立到今天,中西文化的关系也进入了第三阶段。不同于第一阶段的相对平和,也不同于第二阶段的激烈对撞,此一阶段中国面对西方文化表现得两极化,有时候过于自大,有时候又过于自卑,自大源于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而自卑则是近现代中国文化确实遭遇了近乎毁灭的打击。正如我们此前在《中国崛起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一文中所说的,在经历过毛泽东时代政治上的崛起和邓小平时代经济上的崛起之后,习近平更多意欲唤醒的,是中国民众心态的崛起,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中华文明的崛起。中国百年的历史,是连续的而非断裂的,而且这沉甸甸的历史背后,一个更不容忽视的底蕴是中国的固有文明,这才是一切的基础与起点。

事实上,经过毛时代的十年文革以及邓时代的六四风波,进入到习近平时代,今天中国越来越多人选择从中国的固有文化和中华文明中找寻发展的基因和密码。对小粉红一代来说,他们充分享受了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全然没有父辈们对过往苦难的记忆,也没有觉得“西方的月亮比东方圆”,反倒在物质充裕的前提下,眼见着中国一天天蒸蒸日上,西方的吸引力越来越下降,对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认可越来越高。也因此,在面对西方一如既往的批评和冲击时,看上去自信而坦然。

当然,不得不说,很多小粉红对于中国文化的理解,多数是从更容易接受的层面切入的,比如《甄嬛传》、《延禧攻略》等古装剧引发的年轻人对于宫廷文化的追捧,故宫文创以及国货潮在年轻人群体中成为一种时尚,等等。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知识分子会因此批判,小粉红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流于表面,他们的爱国也不过是盲目的“突然爱国”,一旦官方因为现实政治需要进行一定的动员,这股爱国主义便很容易走向极端民族主义甚至是排外主义。从中日钓鱼岛争端时的打砸日系车,到中韩因萨德风波闹得不可开交时的抵制乐天,不都是一开始高举着爱国主义的大旗,最终却走向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的吗?

其实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年轻群体自身经历和见识的增长,小粉红世代已经不是刚开始定义的那些人,更多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年轻人也开始成为这个群体的一份子。知识分子之批驳,往往锁定于一部分“头脑发热者”,而忽略了这个群体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新世代,而在这个世代中,不只是有那些容易被煽动走向极端民族主义的人,也有为数之众的精英。

最终将视角转向港台,当前港台年轻人对中国的认同感跌落谷底,其实从本质上看是文化认同出了问题,认同感从来不是从认同某个政党开始的,文化才是最好的切口。有朝一日随着国力的昌盛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文化真的自信起来,港台的认同问题或将因此迎刃而解。

【小粉红崛起系列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泉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