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崛起】:不再崇美 中国年轻人被“洗脑”了吗

+

A

-
2019-11-02 10:01:41
表达爱国行为正成为当下中国年轻人的流行。(Reuters)

从美国到欧洲,民族主义正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回潮”,中国也不例外。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结果,除了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还包括年轻世代开始“寻根”,希望从他们的血缘中寻找信仰力量。外部环境上中国崛起所面临的种种挑战,让经过十余年爱国主义教育的中国年轻人产生了共同的“时代记忆”,他们开始学会了对西方说“不”。

与他们的父辈不同,这些在千禧年前后出生的中国年轻人表达自己爱国主义的方式更加直接、大胆,他们绝非“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与传统媒介叙事方式的差异,恰好是这一代人渐入主流的方式,甚至形成了一种被称为“小粉红”的社会现象。尽管目前没有人对小粉红有一个准确的定义。这些小粉红究竟有多少人,也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但是这批红色世代,是观察今天中国社会时不能缺少的观察对象。

首先要说明,中国“小粉红”的崛起并非特例,在美国,在欧洲,在俄罗斯,都存在类似标榜民族主义的青年群体。他们甚至已经在现实中组成社团,例如著名的俄罗斯夜狼俱乐部,为了庆祝二战胜利70年时,这个亲普京的爱国主义团体甚至打算重走苏联红军“长征路”,前往德国模仿二战美苏会师。

只是因为中国庞大的体量和国际影响力,在诸多国际事件中成为当事国家,同时作为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威权体制,与西方的民族主义青年相比,中国“小粉红”的血液中除了民族主义之外,还有爱国主义以及“忠党”的因素,党国混同,三者杂糅,也是中西方在评判这个特殊群体时经常模糊不清、评价不一的原因。

其次,小粉红作为一个现象出现的原因,从外部大气候而言,与前文所说整个世界走向民族主义息息相关。从中国内部发展轨迹来看,当一个国家、民族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整个社会一定会开始从自己的民族文化中寻找成功的“基因”,这也在日本,韩国等国家腾飞的过程中曾经出现。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温家宝当年那一句毁誉参半的“多难兴邦”,一个国家、民族的困难、挑战以及成功会成为这个国家国民的共同记忆,例如汶川地震,例如奥运会,甚至曾经的“海军三大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轰炸,都是今天“小粉红”们的荣誉感与耻辱感的来源,构成他们共同的世代记忆。但是,这些都还不足以构成对小粉红们的素描勾勒。

小粉红群体的成长环境及自我意识的觉醒让他们对中国道路的自信更坚定。图为中国“小粉红”在台湾。(Reuters)

如果真的要给这些年轻人勾勒一幅素描图,他们的标签包括从1985到千禧年出生的年轻人,爱党爱国,学历两极分化较大,但都擅长使用网络,更好斗、更富意识形态侵略性,部分人有“大汉族主义”、“排他主义”,如“排斥黑人”、“排斥穆斯林”思想,认为外来族群一定是对中国存在偏见。

最重要的,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小粉红对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丝毫不感冒,认为西方“普世价值”是意识形态的遮羞布,美国人的最终目的是对中国的“和平演变”。他们尤其反感美国在行为上四处“兜售”和“强制消费”的民主体制给很多国家带来的不是经济繁荣,而是民生凋敝和政治混乱,反倒坚持走自己道路的中国,在蒸蒸日上,在给世界提供另一种可能。所以在正在崛起的小粉红群体看来,西方世界已经走下神坛。

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人再度打开国门看世界 ,一股“以美为师”的风潮在中国大地兴起,北京人去纽约,上海人去日本,30年前的年轻人不再迷信红色的中共政权,甚至对中国文化、制度产生了怀疑。这也是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的一个导火索。最典型的文化现象就是《河殇》这部纪录片在中国的流传。1988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拍摄了6集纪录片《河殇》,“河”指黄河,此片由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入手,逐步引入对西方“蓝色海洋”文明的介绍,对包括“长城”和“龙”在内的许多长期被中国人引以为荣的事物进行了辨析和评判,同时表达了对西方文明的向往。《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一书中如此形容《河殇》观点,中国以河流、大地为根基的内向式“黄色文明”导致了保守、愚昧和落后;为了生存,中国必须向以海洋为根基的“蓝色文明”学习,并应该建立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为了令这套系列片的论证更加权威,作者引用了众多西方理论,包括魏特夫(Karl August Wittfogel)的水利文明东方专制论、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有关中国陆地文明趋于保守的说法、阿诺尔德•约瑟夫•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的一个早期观点——除基督教文明外,所有其他文明,不是已经湮灭,就是步向死亡。

这种崇拜西方,贬低中国的风潮,一如今天的小粉红一样,在30年前是社会的“流行思潮”。

但是在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社会思潮几乎“天翻地覆”。中国经济发展给中共带来的道路自信,世界外部大气候与中国内部小气候的根本性变化,1989年之后中共加强学校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以及当下美国打压中国、香港局势的现实倒逼,都让美国不再是中国年轻人心目中的“灯塔”,反而是中国人开始具有一种强烈的民族自信与道路自信。

此外,对于那些对中国感兴趣的西方观察者以及中国右翼知识分子而言,他们必须要认清这样一个现实,这些年为什么中国舆论对于美国的评价日益变差,推崇西方的知识分子与民众渐行渐远?在他们眼里,小粉红只是傀儡,只是执政者的道具。他们根本不正眼看小粉红。完全无视了小粉红也是有血有肉、有自己独立思想的普通人。在他们眼里,自己传播的是世间最好的道理,精神。小粉红只能跪下来,感恩他们的精神施舍。在他们眼里,民主国家的民众才会独立思考,中国这样“极权国家”的民主都是愚蠢、被洗脑的,连带着小粉红的政治理念也是低级的。

这种想法是才是极为愚蠢,坐而论道,憋在象牙塔中不了解民情所发之言。

正如香港今天走上街头要求真普选的年轻人,都是经历过相当长的思辨,部分人并非如中国所宣传是被“外部势力”蛊惑一样,中国的小粉红们也不是被“洗脑者”。尽管他们接受了中共的教育,但是他们的观点,他们的道理都有其自洽的逻辑,都经过了思考。如果不能了解中国,了解这些“小粉红”们在愤怒什么,在思考什么,西方人将与整整一代中国人擦肩而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