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闭幕后 中国与西方世界的挑战才要开始

+

A

-
2019-11-03 04:35:26

针对此次中共第十九届四中全会,曾有西方媒体在会前评论表示,看看第十八届三中全会时中共提出的那些重点就知道,中共提出的一些现代化、建设法治等,“经过数年后并没有让人感觉转变。”

所以此次四中全会结束后,西方媒体的分析焦点,也并不在“中国内部的建设层面”。

西方媒体看第十九届四中全会仍看得“云里雾里”。(新华社)

先回过头看一下2013年时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几大重点包括全面坚持深化改革、坚持和完善经济制度、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推动法治中国建设等,共洋洋洒洒十数条重点。

直至此次第十九届四中全会,可以明显看出在这方面的连续性。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等等,这些点都持续围绕着“治理现代化”来进行。

说白话点,就是完善法治、去官僚、建立服务型政府、让城乡差距缩小使更多人民享受到完整的社会保障等等。

但与数年前有一个极大的不同是,本次四中全会提及的一个大重点,“一国两制是党领导人民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项重要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伟大创举。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

“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要坚定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完善促进两岸交流合作、深化两岸融合发展、保障台湾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团结广大台湾同胞共同反对台独、促进统一。”

此次四中全会不只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摆出来,更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这个说法,这成为此次西方与港台媒体的关注焦点。

相比2013年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2014年的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此次西方主流媒体对第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关注明显提升,这是香港抗议、贸易战和中国实力的多重因素。

其解读仍然充斥着太多不解、猎奇,更可以明显看见,此次西方媒体的分析中对于“中国威胁”的隐忧,比过去更明显。

西方主流媒体的分析,大致分为两大点,其一是认为中国要“加强专政”(或“扩大中共领导”)──这与过去对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分析没有太大区别。

其二是,认为中共此次“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一席话是要“将手伸入香港”。

至于中国经济放缓问题,部分主流西方媒体认为,“中共没说什么”。也就是说,西方世界(和港台)此次对于中共四中的分析,仍是在强烈的“冷战思维”下所进行。认为中国没有所谓“治理现代化”(至少不是西方定义下的“治理现代化”)、忽视中共提出的对于改善基础民生的说法。

其实,若从一个脉络来看: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数年后的2018年十九届三中全会,宣布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方案》。直至此次四中全会,无疑仍在强化“治理现代化”。

许多事情,一以贯之。

但中共所习惯用的语言、整个中国的治理方式,无疑都让习惯于“西方价值观”的地区费解(甚至恐惧)。四中全会闭幕之后,留给中共的挑战自然很多,对内是如何改善百姓生活、去除官僚习气,对外是如何与西方世界沟通。

至于西方世界,若持续以对立的思维面对中共,而不去尝试理解中国的历史脉络,去尝试分析中共治理模式的利弊,则最终,也只会陷入“为何中共还不垮”、“中国崛起危害世界”的无奈、恐惧循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