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落幕 外界必须读懂香港划线

+

A

-
11月3日,香港街头示威依旧,暴力依然没有止息的迹象。(香港01)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刚在决议中暗示对香港问题的态度,11月2日下午17点多位于香港湾仔区的新华社亚太总分社办公大楼即遭袭击——黑衣蒙面示威者破坏了大门玻璃并进入大堂纵火……

截至目前,新华社仅就事态表达了强烈谴责。隶属于《人民日报》社的《环球时报》则在一篇文章中批评说,“这仍然是赤裸裸的、性质极其恶劣的暴力犯罪行为,是对香港法治的又一次践踏”,“对新闻机构的破坏性犯罪,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是不能容忍的”。

由反修例运动发端,香港街头示威已经持续数月,且不时有极端者诉诸暴力,让整个事态发展大有变质而无法收场的趋势。发生在这一周末的街头示威中,新华社香港总分社遭袭恐怕虽是偶然事件,但谁也可以预料到这是香港街头街头日益极端化所必然会出现的一幕。如果这一局面仍无法得到有效遏制的话,那么对于每一个香港人来说并不仅是自我政治站位的问题,而将是切身的生命财产安全——无可预知的暴力行为会随时席卷无辜者吗?

当然,对于新华社香港总分社遇袭一事,也没有必要过于上纲上线到挑衅中央、挑战内地的程度,截至目前示威者的诉求并没有挑战香港和内地的宪政秩序。其行为凸显了当今街头示威示威者典型逻辑——以无差别的暴力行为蓄意制造社会不稳和恐慌效应,或者仅仅是纯粹发泄不满,迫使当局采取更多的让步措施。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危险的,这种无差别的袭击只能使行为本身背离初衷,继续损耗民意,丧失更多的同情者,直到整个运动的正当性损耗殆尽。相反,任何蓄意将当前事态引向“港独”定性,迫使北京强硬出手的意图,也都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事实上,如果说在香港街头示威运动初始阶段,北京还在不明朗的事态中权衡或者说不愿直接介入的话,那么随着事态逐渐复杂化,北京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不是一场单纯的偶发街头运动。

北京擅长以一种看似笼统的却极为重要的政治语言来“轻描淡写”地展露其态度。这一方面为对方留有余地,也为自己留下了解释弹性,但是这并意味着它不具有刚性。事实上,当10月31日在中共四中全会的公报全文发表时,几乎所有熟悉中共政治的观察人士都读解到了北京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变化(如果说有变化的话)。

在这份5,000多字的公报中,中共不动声色地暗示了将采取的策略——“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句话只是出现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一节中,它甚至都不愿提香港。但是,海外媒体普遍使用了北京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北京未来对香港强化国安议题等标题。

事实上,对比含糊的决议,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港澳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就香港未来局势的发言更为直接。沈春耀在讲话中提到要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制度,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的各项权力。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

这大约传递了三层含义,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制改革问题,其二香港与中央的国安等宪法法律责任义务问题,其三恢复香港当前社会秩序的强力使用问题。具体来说,这次事件暴露了香港管治问题上的诸多疏漏,但是这不是“一国两制”本身的问题,而是“一国两制”没有得到全面、准确贯彻落实的问题。所以,北京不会再继续原来的路线,香港特区政府也不能。未来所有方面的行为都将置于宪法和特区基本法所确立的“一国两制”制度框架下,有法依法,无法迅速完善以契合当下“一国两制”实践。外界普遍判断延宕多年的二十三条立法问题将首先被提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