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26条”允台湾人申报最高动漫奖 将促两岸人才交流

+

A

-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4日,中国大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台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推出对台新措施:《关于进一步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全文总共有26条,所以又被称为“对台26条措施”或是“新26条”,好和2018年提出的“对台31条”区别开来。

“新26条”的主旨是“同台湾同胞分享大陆发展机遇,为台湾同胞台湾企业提供同等待遇”。这中间的第20条有点意思:“在大陆工作的台湾同胞可申报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奖。”这少有的让“动漫”这个次文化词出现在了对台工作上面。

而第20条实际上也是承接第19条的:“台湾文创机构、单位或个人可参与大陆文创园区建设营运、参加大陆各类文创赛事、文艺展演展示活动。台湾文艺工作者可进入大陆文艺院团、研究机构工作或研学。”而为什么要特地分成两条,恐怕是因为“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奖”的特殊地位。

“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是中国大陆政府将原有的各种全国性的文化赛事一次性整改、合并而来,并在2011年加入“动漫奖”的项目。比起另外一个时间更久的动漫奖项“金龙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奖”是纯官方色彩,也是大陆动漫界唯一的国家级动漫奖项,每3年评选一次的这个奖项够资格称为“大陆动漫最高奖”,首本打入日本漫画市场的大陆漫画《子不语》就得到第一届的最佳漫画作品奖。

《子不语》原作者大陆漫画家夏达有很高名气。(微博@夏达)

而且金龙奖是开放港、澳、台、大马等华人地区参赛,例如2011年第八届金龙奖最佳少女漫画奖大奖得主就是台湾漫画家“颗粒”的《许个愿吧!大喜》;但是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奖就没有划分区域报名,第20条“在大陆工作的台湾同胞可申报”的意思实际上就是将台湾人等同于大陆人──只要在大陆工作便行。

换句话说,台湾动漫工作者可以经由第19条到大陆去投资、工作、研学、参展,再通过第20条就能取得挑战大陆最高动漫奖项的资格,然后“进一步扩大作品在业界和人民群众中的知名度”。

其实早就有不少台湾的知名动漫工作者到大陆去工作了。例如《乌龙院》系列作品的原作者敖幼祥,就早早在2001年到杭州去投资动漫产业,几乎是“从无到有”见证了杭州成为大陆的“动漫之都”。敖幼祥曾表示,大陆动漫市场大、机会多,并且正在快速成长;敖幼祥认为,动漫在大陆拥有最好的发展势头,而且以后的空间无限宽广。

另一方面,敖幼祥也认为台湾小规模的文创蓬勃发展,将两岸人才和创意结合会是一条更好的出路。腾讯公司副总裁、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大陆的“大学教育将美术和技术人才培养地非常好”,但是“明显缺乏创意类的人才”,形成了“非常明显的短板”。

据了解,台湾动漫工作者其实早就与大陆业界有著频繁的联系,许多大陆的相关工作透过转包来到台湾,开价还远比台湾本地大方,这并不是秘密。只不过,台湾动漫工作者往往要透过仲介来与大陆业者联系,这中间便可能发生契约不透明、工资迟付甚至被克扣的事情。台湾业者之间耳语著,若摊上这些可能发生的麻烦事,承包大陆的工作也并不比承接台湾本地的工作来得划算。

这也是因为大陆政府对文化保护相当的重视,例如外地出版商不能在大陆独资经营,投资也是限制重重。“新26条”的出现,也许就能让台湾人渐渐免除在这些规定外面,让台湾动漫工作者能够更自由的到大陆工作,也能在大陆业者注入“创意”和“多样”的活力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小山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