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通报中央候补委员任学锋离世藏三大疑点

+

A

-

北京时间11月3日深夜重庆官媒发布消息称“据重庆市任学锋同志治丧工作小组消息,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同志近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享年54岁。任学锋同志曾任天津市副市长,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副书记。”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刚落幕之际,作为中候补的任学锋逝世的消息令外界深感突然,官方简短的声明难以打消舆论的疑虑,一些流传出来的传言,认为其死亡存在疑点。事实上,中共官方披露的消息似乎已经暗示了任学锋死亡的不同寻常。

在重庆地方媒体发布的消息中,任学锋的离世时间并不明确。(VCG)

且不说这则消息的发布时间选择在北京时间的深夜时分,单是通报任学锋的离世时间就想的比较低调。此前但凡中共党政官员离世在官方的报道中,重要政治人物的离世时间报道多精确于某天甚至某时某分,即使不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会有具体日期通报。但是此次,重庆当地媒体对任学锋逝世给出的时间却只是使用了语焉不详的“近日”这样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按照其通报所称,任学锋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似应有更明确的时间记录,而官方通报反其道而行之,其中原因令人不解。

此前舆论已有整理, 10月26日,即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官方报道任学锋还在出席重庆市委会议,不过在11月1日的重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却罕有缺席。稍后的11月3日深夜即通报离世消息。也即是说任学锋的离世时间宽泛而言就是在过去的一周之内。鉴于任学锋的政治身份,以及期间中共政坛的政治活动,任学锋的离世不排除有时间点敏感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网上流传出一份讣告称,任学锋是在2019年10月31日辞世。当日正值4天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之时,照理说作为中候补的任学锋理应出席。

其二,任学锋的遗体告别式是在11月4日上午的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的,地点并非重庆,说明其大概率是在四中前抵京,否则不必要千里迢迢运往北京;其次,非按照常规在更大更具政治象征意义的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惹人怀疑是否另有隐情。根据规定,中共官员在离世后达到县级以上的官员即可安葬八宝山。但讣告所称任学锋将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相对八宝山这个中共党员干部的“红色”荣誉安身之所,昌平殡仪馆则多少带有负面的政治色彩。例如曾在六四运动中扮演争议角色的北京原市委书记陈希同在1995年因巨额贪污而被捕定罪,2013年陈希同病故后未能入住八宝山也是在昌平殡仪馆遗体火化。此外,被中共称之为“六四事件”幕后黑手的陈子明的追悼会也是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虽然,任学锋生前并未有消息或动作指向其有政治问题,但这一明显不符合常规的安葬礼节则给了舆论遐想的空间。

第三点,重庆官方通告消息对任学锋的称谓无变化。任学锋逝世前,其职务并未有异动,10月26日以及10月24日还密集参加会议及会见企业代表,似乎一切正常。离世后,中共官方的通报仍称其为“同志”,可见其组织关系仍在中共党内。大致可以判断,其离世前至少不存在外界所传因本人政治问题而被开除党籍的情况出现。当然,这也并不排除他可能另涉其他问题,不足以接受顶格处理。

在任学锋辞世时间模糊通报后,至今,官方仍未刊发关于任学锋遗体告别的消息,这样一种低调处理的手法更加深了舆论的好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任学锋的辞世,重庆官场也将会迎来一次重量级调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