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解读习近平首度谈修例 制度框架内解决风波

+

A

-
图为北京时间11月4日晚,习近平会见林郑月娥。这次会见是6月香港修例风波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首次公开对香港局势表态。(新华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4日晚在上海会见出席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听取了林郑月娥关于香港近期局势的汇报之后,习近平表示香港“修例风波”持续5个月,“林郑带领特区政府恪尽职守,努力稳控局面、改善社会气氛,做了大量艰辛的工作。中央对林郑是高度信任的,对林郑和管治团队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习近平指,“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仍然是香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依法制止和惩治暴力活动就是维护香港广大民众的福祉,要坚定不移。同时,要做好与社会各界对话和改善民生等工作。希望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齐心协力,共同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这是6月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首次公开就香港局势发表意见。在这番讲话中,信息颇多,包括首次将香港此次事件定性为“修例风波”,并且回应了此前外界对于“换林郑”的猜测,以及明确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对此有北京分析人士认为,结合此次习近平见林郑月娥所释放信号,以及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关于“一国两制”内容的表述,中央在传达希望香港人能够理解“第五个现代化”与“一国两制”的内涵,让香港尽快恢复秩序。

解读讲话信号 回击传闻

纵观习近平这番对港表态,首先是对林郑予以了肯定,打破了10月底盛传的“换林郑”传闻。

日前,英国《金融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称,北京正计划明年3月任命接替特首林郑月娥的暂时人选,完成其余下任期。尽管中国外交部予以否认,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英国《金融时报》关于中国计划更换香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的报道是别有用心的政治谣言,并强调中央政府坚定支持林郑月娥,希望尽快止暴制乱及恢复秩序。此次习近平再次肯定林郑与特区政府工作,代表最高层澄清传言。

其次,习近平讲话中再度强调,目前香港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这八个字,希望黄、蓝都能够听懂。

尤其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这一句,什么是全面?什么是准确?如何贯彻?这句话是对谁说的,是对勇武派与和理非?还是林郑、港府、警队,或者是中联办等驻港机构?其实这句话是习近平对整个不分黄蓝的香港市民以及所有建制派、民主派所说,香港人应该去理解“今天唯一希望香港好只有中央,不是美国”这句话的拳拳之心,如果不能“止暴制乱”,任何问题都无法解决。

习近平会见林郑释放的信号不仅回击了“换特首”的传闻,也表达了当前中共高层对香港局势的认知。(新华社)

1/4

在中共对香港局势的认知中,当前香港最重要的任务仍是“止暴制乱 恢复秩序”。图为9月中旬,香港市民在狮子山顶展示停止暴力的横幅。(新华社)

2/4

反修例风波中,港府及林郑权威受到冲击,外界频传北京或考虑换特首。(Getty)

3/4

10月底闭幕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对“一国两制”的表述,透露中共的认知不是“一国两制”有了问题,而是治港方法需要更加“现代化”。(新华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6月香港“修例风波”后,即使激进示威者开始占领街头,北京仍然一直保持克制。很明显,中央并不想打破“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规则,希望遵循基本法,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不破坏“一国两制”,不“港独”,其他事情都可以“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对于今天的香港,最重要的就是停止暴力,大家坐下来慢慢谈,这是邓小平时代背景对香港的政治承诺,今天依然没有变。

这其实也是“回击”,回击外界认为北京将继续干预香港自由,加强管制的传闻。针对四中公报中强调“国安”,强调“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内容,海外媒体普遍使用了北京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北京未来对香港强化国安议题等标题。

《纽约时报》用《中共四中全会闭幕,出台香港政策强调“国安”》的标题去形容这次四中公报。香港《明报》发表的专讯特别点出公报中列出的"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文章引述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耀宗的观点认为,"《基本法》23条立法是其中之一"。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称,中央是说23条立法,此是特区宪制责任。文章指出,"两人均认为,中央是从反修例风波中再次看到此国家安全的漏洞"。叶国谦在被问到中央是否要向特首林郑月娥为23条立法施压。他回答说,难以这样说,他认为中央只是重申23条立法的要求。谭耀宗认为,"中央是重申立法要求,并无说何时做和具体如何做"。《星岛日报》则援引政协委员、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分析,四中全会公报内容反映中央对这次香港的动乱高度重视,《基本法》23条立法至今仍未成功,中央希望香港可自行就23条立法,但经过此次动乱后,对香港自行立法的信心不大,不排除中央会“出手”维护国家安全,如透过人大释法、向行政长官发出命令,以及将全国性法律引入香港等方式推行。

事实上,对比含糊的决议,北京时间11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港澳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就香港未来局势的发言更为直接。沈春耀在讲话中提到要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制度,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的各项权力。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支持特别行政区强化执法力量。这大约传递了三层含义,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制改革问题,其二香港与中央的国安等宪法法律责任义务问题,其三恢复香港当前社会秩序的强力使用问题。具体来说,这次事件暴露了香港管治问题上的诸多疏漏,但是这不是“一国两制”本身的问题,而是“一国两制”没有得到全面、准确贯彻落实的问题。所以,北京不会再继续原来的路线,香港特区政府也不能。未来所有方面的行为都将置于宪法和特区基本法所确立的“一国两制”制度框架下,有法依法,无法迅速完善以契合当下“一国两制”实践。这也是为什么外界普遍判断延宕多年的23条立法问题将首先被提出。

全面理解“一国两制”中的“现代化”内涵

中国人谈到国家治理时,擅长使用“道”和“术”去形容治理的内核和方法。在治港这个问题上,“道”就是“一国两制”,“术”则是1997年回归后一系列治港策略。今天“修例风波”的出现,在中南海的认知中,是“术”即治港方法出现了问题,而“道”即“一国两制”的原则是符合第五个现代化的政治要求。这也是为什么,四中全会公报中谈到“香港”最重要论断不是“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而是在论证社会主义的优势时那一句“坚持‘一国两制’,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显著优势”。

正如多维新闻此前不断强调,“第五个现代化”是今天中国政治中最重要的要求,是需要在治国各个领域去践行、实现的标准,治港也不例外。但在外界看来,中国所强调的“现代化”要不就是工业成就的现代化,要不就是西方标准下的现代化。但其实现代化不是西方的特权,人类社会发展都有现代化的必要。当年欧洲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被认为是现代化,而中国今天“第五个现代”也是一个维度的现代化。现代化应该是一种文明进步,可以发生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制度等等各个方面,当然也是不断的革新。例如香港的制度模式曾是中国内地改革开放借鉴的榜样,但其社会治理遵循自由主义的小政府、大社会治理模式是否现代?经过这一次“修例风波”,看到香港巨大的贫富差距时,所有人都要打一个问号。

对于现代化,多维新闻在《社论:对习近平“第五个现代化”的五点认识》中曾表示,“第五个现代化”是开放、包容的现代化,不是封闭的现代化,也不是消灭异见的现代化。任何社会的政治现代化都不可能固步自封、与世隔绝,而是必须吸取人类社会一切有益政治经验。毕竟,政治现代化的原始含义是指政治相较于过去变得更“令人满意”、“有效率”,处于不断改善进步过程中。换言之,只要能让政治不断进步的一切有益经验,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都应本着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开放胸怀合理吸收。就中国来说,中国的文化与制度演变虽然在历史上曾长期领先世界,但一直保持着一种开放性吸纳态度,并由此形成了精彩多元的中华文化,而且历史上越是强盛的时代越自信开放。中国“第五个现代化”同样如此,四中会议公报虽未明言学习外来有益经验,但其实在具体的行政管理、社会治理、公共服务、法治和监督体系上,中共这些年来都在开放性吸纳不同制度体系下的治理经验。

当然,现代化路径是多元的,没有最佳模式,只有适应国家发展的理性选择。中国就是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不断辩证来的,具有社会主义属性的第五个现代化。而且,“第五个现代化”致力于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建构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提升,是具有强烈问题导向的现代化。它空前强调“制度”与“法治”,就是要减少“人治”的成分,提升人民政治生活的品质,从非物质层面为人民提供更加“现代”的公共服务,反过来,这种公共服务也必须通过制度设计和实践来实现。它对治理效能在价值观维度的要求,一点都不应该弱于在治理效率维度的要求。

这些论断,都是帮助我们去理解香港“现代化治理”。“一国两制”作为一个制度设计,其核心“高度自治”,是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近代人类创造之两种主要社会制度的“容纳”。无论是习近平见林郑强调“基本法”,还是四中公报中不断强调“制度”与“现代化”,减少“人治”,强调“法制”,都是想说明一个道理——香港问题的解决,香港人的出路,香港社会的诉求,中央一定会在“一国两制”制度框架下、在“基本法”框架下去解决。北京表现了这种诚意,也希望香港的所有人、所有“势力”能够“止暴制乱”,让香港重回繁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雅 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