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的演变之路

+

A

-

始于2019年6月的香港反修例运动延烧至11月,与4年一次的区议会选举相叠加,其火线正在迅速从街头和香港政坛转移。随着香港青少年、年轻人的年龄增长和斗争经验的积累,未来反中反共的一方在政界和民间形成联动将成为大概率事件,而香港社会的恶化也会比很多人所想象的更为深远持久。

反修例运动“核心人物”会否冲击香港政坛

本次香港的区议会选举将于2019年11月24日举行,这也是香港回归中国之后的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届时候选人们将竞选香港18个区区议会共452个民选议席,如果连同27个当然议员,总共将有479个议席。他们的任期将为2020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

经过近5个月的反修例运动的激荡,为这次区议会选举做足了舆论动员。据悉,10月17日报告截止当日,共有1,104人报名参选,较上届区选多出153份提名,参选人数亦是香港回归后最多的一次,而且首次出现452个民选议席全部需要选民投票选出的情况。建制派主导区议会的局面正在面临冲击。这对香港政界而言无疑是一次硬碰硬式的体检。

香港历次街头运动里的“领导者”正在争取进入政坛。(HK01)

1/5

曾在“六四事件”里经济利益受损的黎智英在香港反修例运动里发挥了巨大影响力。(Reuters)

2/5

香港的暴力活动对香港自身造成了最大的损害。(Reuters)

3/5

香港的命运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AP)

4/5

中国始终是香港最大的“底牌”。(Reuters)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反修例运动已然同区议会选举混杂在了一起。10月29日,被视为“港独”代表人物之一的黄之锋报名参选南区海怡西选区区议会选举被取消资格;11月2日,多名民主派区议会选举候选人发起的于铜锣湾维园的选民聚会演变成了堵路打砸的局面,导致大规模警民冲突,并波及新华社香港分社;11月3日,香港东区区议会太古城西选区民选议员赵家贤在太古城被一男子咬断左耳,原因不明。另外在香港区议会选举重要时间点的10月29日,屯门区议会议员何君尧被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撤销了该校荣誉博士的称号。

香港虽小,但是政情复杂,党派众多。整体来看,按照香港社会对政党派别的划分,由香港民建联、香港工会联合会、新民党等党派所组成的建制派,与由香港民主党、公民党、区政联盟等所组成的温和民主派,在区议会中占据主导地位,其在2019年选举中所派出的参选人数亦有巨大优势。如民建联在2015年派出了171人参选,在本届更是派出了179人参选。

不过,近年成立的激进民主派如社会民主连线、人民力量,民主自决派如香港众志、朱凯迪新西团队,本土派如热血公民、维多利亚社区协会,都有派人参选。除香港众志仅有黄之锋1人参选外,上述其他党派参选人数都在3人以上。

这些政治观点相对激进的党派的参选热情,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与2013年煽动“占中运动”的戴耀廷于2017年提出的一个构想有关。当年香港特首选举后,戴耀廷提出在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夺取更多区议会议席,继而增强泛民于特首选举以及立法会的影响力,此即所谓“风云计划”。

可见,香港的社会运动存在一条自我发展的脉络,当然也不排除存在一定程度的外部引导与操控。香港被英国殖民统治了一个多世纪,政治制度、经济形态、社会组织、意识形态都已西化。香港回归之前中国发生了“六四事件”,香港社会对中国政治的抵触与英国急推“民主化”之举形成了共振。对香港政府,对中国的执政党中共,以至对中国这个国家和生活在内地的中国人的反感持续发酵,在中央政府“袖手旁观”而港府对教育和媒体“放任自流”的情况下,孕育出了一代代反港府、反中共,甚至反中国和反中国人的香港年轻人。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这些年轻人大多已有20岁至30岁左右,香港发生的一系列政治方面的运动,如占中运动,成立主张激进的政党派别,掀起反修例运动,参选区议会选举,也便都顺理成章。尽管黄之锋已被取消参选资格,但更多与其主张相似的年轻人如朱凯迪、袁嘉蔚、梁国雄等已经顺利入闸。未来多年后,他们在香港政坛形成一股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也并非不可想象。

香港“反对派”的自我演变

其实,香港政治形势演变的轨迹也能从被视为“泛民五老”的其中3人李柱铭、黎智英、陈日君,以及“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反修例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5人身上有所观察。

1989年“六四事件”后,曾被委以基本法起草委员的李柱铭与中共决裂,坚定主张西方一直推广的“人权”和“民主”理念,是香港民主党1990年成立时(当时名为香港民主同盟)的创党成员,成为香港民主运动的领袖。李柱铭积极引入英国、美国对香港局势的干涉,1994年曾于美国纽约时报刊文称“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的大旗手,英国作为我们香港的宗主国,应该站出来抵抗北京的欺压和凌辱,最好的起点便是说服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运用其近乎独裁的权力,加强民主体制和保护人权,彭定康既然拥有英国殖民地法律的手段,就必须推进和建立这些制度。”

黎智英则是因为中共建政和之后的政治运动而逃至香港,因在“六四事件”中表达反共观点导致自身经济利益受损,之后相继成立的《壹周刊》、《苹果日报》逐渐引导了香港的媒体舆论风向。

戴耀廷大学毕业后,曾于李柱铭办公室担任法案助理,在2000年至2008年出任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2013年,戴耀廷与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陈健民、牧师朱耀明发起“占领中环”的号召,果真导致了一场以年轻人为主力的反中运动。

香港的基督教也被认为是香港政治的重要参与者。作为天主教香港教区的第六任主教陈日君是香港民主运动的坚定支持者,李柱铭、黎智英、戴耀廷、黄之锋也都是基督徒。戴耀廷曾就占中运动解释称,“这不算是个政治活动,对我自己而言,这是一个宗教活动,我在传道。我把我一生所教都放进去了。因为《圣经》里说,要行公义(Do justice),重点是要行动。”陈日君在2005年曾公开呼吁参加12月4日的“反对政改方案,争取全面普选”游行,对于港府修例一事则曾经表示,“恶法威胁香港人的自由”。另外,香港半数小学、中学都有基督教背景,基督教在塑造香港年轻人的思想意识、影响香港时局走向层面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在这种局势演变过程中,出生于1996年10月的黄之锋成长于有着基督教背景的家庭和中小学,在2011年15岁时组织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游行,一路参与街头运动,如今成长为香港反修例运动的代表人物,再到参选区议会,偶然之中有着必然的逻辑。

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香港大多数年轻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植根于香港本土,由教育、媒体、舆论、宗教所构筑起来的对中共过度妖魔化的幻影之中,而且这种几乎已经固化而且相互回荡的集体思想意识短时间内很难改变,甚至可能无法改变。

如果交由香港自身走出困境,重回稳定和发展的道路,需要思想意识层面的觉醒和反思,认可中国的政治和中共治理,香港的政治理念和政治制度亦做出巨大的改变。即使这种状况发生,也可能会需要经历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香港有识之士与中共应该都不会坐视香港的“触底反弹”。而要加速这一进程,就需要中国内地的继续发展和对香港的示范,中西形势的倒转,中共对香港通过某种方式的介入引导。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11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海会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香港局势发表看法。这些其实就展现了中央政府对香港问题的意向。不论如何,香港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就香港的问题担当责任也是“一国两制”的应有之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