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南海治国“黑科技”

+

A

-

“大道运废兴,机缄密于网。聪明宪天文,妙用在指掌。正邪各相胜,阴阳互来往。”公布了不到一周时间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多次强调“加强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和分析人士据此认为,中共的所谓“治理能力现代化”其实就是使用科技加强对民众的监控和控制,即以“黑科技”治国。比如人脸识别技区、区块链、AI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

2017年10月30日,在中国深圳举行的中国公共安全博览会上,游客们体验面部识别技术。(Reuters)

显然这是对中共要通过加强自身执政能力推动“民族复兴”目标的一种误读。多维新闻已经分析指出:中共高层所指的“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指的是在具体的国家与社会治理实践中,通过提升执政党和官僚的治理能力,实现中共所倡导的各种执政核心价值,比如公平、公正、法治、效率、人性关爱等等。

虽然西方媒体依然难以摆脱用权斗思维,没有用现代化意识去认识中共“第五个现代化”脉络。不过透视科技在中共执政手段中的应用,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视频监控

目前,中国已经建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视频监控网络,2019年9月的一篇调查文章称,整个中国大陆的公共视频镜头超过2亿个。而此前一个月(2019年8月)召开的中国交通安全论坛上,中国公安部交管局、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的官员们透露,2019年年底中国将实现交通监控视频“全国联网”。

国际数据公司(IDC)曾在今年初预测,到2022年中国安装的视频监视摄像头将高达27.6亿部。西方媒体普遍将IDC的预测解读为,“中国老百姓批评每人即将接受两个摄像探头人均两个的监控”“中共将借助诸如此类的新科技来维护自己的一党专政”。

但是即便是对此持有批评立场的评论人士也承认,“很多中国人或许并不认为这是自身权益受到侵犯,反而享受高科技带来的快捷和便利。”并且,有调查数据称,遍布中国各城市的监控摄像头,只有一小部分归公共安全机关所有,其余大部分为其他部门、公司和商户安装。仅凭目前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数量,难以实现迅速有效的排查。因此,2019年,中共发改委等九部门出台意见,提出到2020年实现公共安全视频监控的全域覆盖和全网共享,以实现视频监控信息的全天候应用。

中国人对于自己国家遍布大街小巷的摄像头的认可,曾因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被杀案而大幅提高。当地时间2017年6月9日下午,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作为访问学者的中国硕士毕业生章莹颖,在外出途中失踪。美国街头的监控视频显示,章莹颖在当天下午2点03分左右,上了一辆黑色欧宝亚特轿车,但是因为监控视频像素的不足以及缺乏其他视频的印证,美国警方无法辨析车辆号码从而使得无法快递确认嫌犯。

中国媒体称,随着智慧城市建设的逐步推进,公共视频监控网络获得了长足发展,不仅在提高治安水平、预防和打击犯罪方面成果卓著,也有效改善了交通管理、应急指挥、防灾预警、市政设施抢修等工作效率。上述2019年9月召开的中国交通安全论坛上,相关官员称,若实现交通视频监控全国联网,将有效遏制“流窜作案”的交通违法行为,例如套牌车问题,有助于提高执法效率、降低执法成本,对交通违法者是一种有力的震慑。

2019年5月31日,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一根柱子上安装的监控摄像头。(Getty)

1/7

2019年5月5日,福州,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展馆上,多种数字“黑科技”集中亮相。(VCG)

2/7

2017年年底,广州市签发了中国首张“微信身份证”,中国公民只要通过网络即可申办这张等同身份证的网证,出门就不用再带身份证。(广州公安局官网)

3/7

2017年10月30日,在中国深圳举行的中国公共安全博览会上,面部识别技术在DeepGlint展台展示。(Reuters)

4/7

2017年11月29日,工作人员在北京开幕的政法信息技术装备展上介绍中国雪亮工程综治视联网平台。(VCG)

5/7

2011年10月11日,在中国北京,SenseTime监控软件在一家百货商店里识别顾客的移动模式。(Reuters)

6/7

7/7
上一张 下一张

在中国庞大的视频监控系统“天网工程”建成之后,又一项以农村为目标的“雪亮工程”已于2018年起步,并首次纳入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广东一家企业为雪亮工程推出一套监控系统,利用家庭电视机与智能手机,推动监控视频入户。据官媒称,“雪亮工程”是以县、乡、村三级综治中心为指挥平台、以综治信息化为支撑、以网格化管理为基础、以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为重点的“群众性治安防控工程”。

大数据

在美剧《疑犯追踪》中,通过一台机器调度遍布全球各地的摄像头,能追踪到任何一个人的行动轨迹,识别这个人的身份信息和信用情况。当前,电视剧中的一幕幕正成为现实——人脸识别、步态识别等新技术新应用广泛铺设,叠加线上大数据和线下物联网的发展,个人线上线下的行为轨迹,被以数据形式收集起来,并进行分析、处理和运用。

一个大规模生产、分享和应用大数据的时代已经到来。大数据对未来信息产业发展乃至国家安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正成为世界各国争相挖掘的“富矿”。目前,全球数据量增长速度惊人,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63ZB。国际数据公司(IDC)相关研究显示,2018年中国产生7.6ZB数据,2025年将增长到48.6ZB,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大数据基地之一。

西方媒体和政客对中国政府将大数据应用到社会管理方面的批评,仍然聚焦在毫无新意的“侵犯个人隐私”。但是对于中国政府因此而提高的管理效率却议论不多。

比如2016年10月,杭州市政府联合阿里云公布了一项计划:为这座城市安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杭州城市数据大脑。城市大脑的内核将采用阿里云ET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对整个城市进行全局实时分析,自动调配公共资源,修正城市运行中的问题,并最终进化成为能够治理城市的超级人工智能。“缓解交通堵塞”是城市大脑的首个尝试,并已在萧山区市心路投入使用,部分路段车辆通行速度提升了11%。

北京市于2012年10月推出政府数据资源网测试版,并面向企业及个人征集应用程序(APP)。由社会力量开发的“游北京”和“爱健康”两个程序,前者可以查阅北京旅游景点、 餐饮、促销信息、洗手间信息等,后者是北京市所有卫生保健设施的指南应用,包括诊所、医院、养老院等信息,用户可以利用这款软件定位附近的医疗设施,查看现场网络图像。

脸部识别

时下有一种普遍的看法,中国已处于人脸识别技术开发前沿,这一看法或许存在着一些认识误区。说到底,人脸识别并不是一种多么尖端的技术,大型科技公司——从亚马逊、谷歌到Facebook——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它。即便发展到了今天,就人脸识别技术背后的人工智能基础性研究来说,中国的水平仍不如美国。

但在商业应用方面,中国绝对走在了前头。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西方人对隐私权的关注阻碍了它的大规模商用。在欧盟和美国,立法机构已做出努力,试图限制人脸识别的应用。2018年5月生效的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数据宪法”,其中嵌入了一套原则,规定包括“脸纹”在内的生物信息属于其所有者,使用这些信息需要征得本人同意。不过,2019年9月,英国威尔士首府卡迪夫的高等法院裁决,警方利用自动人脸识别技术并不违法。显然,欧洲各国对此项技术的认识标准也并非铁案一块。

可能是因为民众的担心和政府的不支持,像谷歌这样的美国科技巨头也在规避这项看起来“钱景”灿烂的技术。而中国则恰恰相反。在中国,人脸识别正在抓捕逃犯、金融、电子商务、安全防务、娱乐等领域被广泛应用。此外,还被用到辨识乱穿马路的行人之类日常监控。北京天坛公园的公厕甚至还使用它解决了一个困扰多年的老问题:厕纸被成卷捎走——依靠人脸识别技术让同一个人无法频繁取纸。

中国作为世界上人脸识别技术发展和运用最快的国家,正在引起国际关注和诸多争议。2018年11月, 美国商务部属下的国家标准技术局(NIST)发布全球人脸识别竞赛(FRVT)报告,中国的商汤科技、依图科技、旷视科技同时出现在这份竞赛成绩报告中。在美国商务部2019年10月公布的实体清单上,中国的依图科技、商汤科技等多家人脸识别高科技公司,都成为美国制裁的公司,理由包括涉嫌侵犯人权。

但是中国政府显然并不打算停止自己借用高科技提高管理能力的步伐。就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习近平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于10月24日下午,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甚至还对发展区块链的意义和今后的发展做了讲话,“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区块链如此难懂,以至于一向跟进中国政治话题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直呼“模模糊糊”。(VCG)

新华网10月29日在评论文章《政治局集体学习专议这项技术发展,习近平有何深远考量》一文,对中南海高层专门讲区块链作为学习主题的意义分析道,“区块链提上政治局集体学习日程,不仅体现着习近平对于新技术新领域的高度重视,更是对包括区块链技术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的长远考量。”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区块链技术也将被运用到中国政府的管理手段中。曾经长期担任重庆市市长、被认为经济能力突出的长黄奇帆,不就在10月28日参加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称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