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抓领跑优势 四中全会后中南海政策改革思路已变

+

A

-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中美贸易战仍未能最终签署阶段协议的背景下,中共高层日前再度举行重磅经济会议,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聚焦“当前经济形势、下一步经济工作”。会议期间,最受外界关注的是李克强直言“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内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猪肉等产品价格上涨较快,企业经营困难增多”等中国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

而在全球经济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的风险之下,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势也成为舆论热议话题。日前在北京召开的“《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活动上,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就中国经济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在他看来,与年初相比,全球经济面临较大衰退风险的担心得到了部分缓解,中国经济也出现“朝着更加正面的方向走”的迹象,而下一步利用数字工业革命打造新型城市化进程,结合制度改革和科技赋能,将是中国继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达到高收入经济体的关键。

邢自强认为依托数字革命的“城市化2.0”将是中国经济未来的重要抓手。(财经供图)

邢自强指出,中国经济虽然连续六七个季度出现了放缓的周期,但也有一些新的迹象朝着更加正面的方向走。数据显示,中国国内企业库存去的比较彻底,工业品的库存水平是三年以来最低状态,历史上库存周期一般是三年,这反映了企业对未来判断不乐观之后,持续快速清库存的现象。

去年以来到现在,中国民众的消费信贷,包括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消费信贷明显放缓,居民的储蓄率有所反弹,“这都表明了老百姓也在去杠杆”。从企业的去库存,到居民的去杠杆,如果外部环境——中美贸易摩擦略有好转,从短期来说,这些都为中国经济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而就中长期而言,邢自强表示,下一个阶段数字化的工业革命对生产力的影响,将是中国经济继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在全球的不确定性中去寻找确定性的关键。他指出,跟主要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的城市化率还偏低,依托数字工业革命打造新型城市化的进程,不但能使得城市的现代化的治理体系趋于完善,还会让城市变得更加安全、有效、快捷和绿色。

有观点认为,未来城市化2.0阶段的两大支柱,一个是构件都市圈,第二个是打造智慧城市,进而推动生产力的释放。邢自强认为,从都市圈的角度,今年8月份以来,中共中央财经委在各个关于区域平衡增长的角度,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过去东中西部平衡发展、小城镇化的一些策略,比如过去的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计划较多,现在更多分析市场的规律,鼓励城市群的发展,结合制度改革和科技赋能,比如长三角、珠三角等地打破地域的限制,实现养老保险等体系的一体化,交通网络也进行了更加合理的规划,“现在八横八纵的高铁交通网已经建成,下一步会大力建设从中心城市到二线卫星城市的通勤铁路,从目前的2,000公里上升到2030年的17,000公里,打通‘毛细血管’,建造每一个都市圈里的45分钟到1小时的生活圈。”

数字革命或将全面带动中国的经济发展与政策改革。(VCG)

从政策改革领域看,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之后强调区域一体化,包含了运用政府网络的一体化,云服务,使得企业办事更便利,一张证在整个都市圈可以运用,养老、社保、户口的机制更加灵活,土地的运用更加有效,来增强城市群的聚集效应。

“这个过程中可能大家有个担心,过去这种拥堵,污染,甚至是社会安全这些隐忧怎么解决?我觉得中国拥有‘新信息高速公路’的优势,包括5G网络、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云服务打造的智慧城市等等。”邢自强认为,中国有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通过结合5G和数据形成一个万物互联、海量数据、超级智慧的多个都市圈的经济体,在最终实现通过161亿个万物互联设备,使得城市越大,管理的越有效、安全、绿色、环保,缩短路程的通信与时间。

他举例说,“今天可能大家在北京从国贸到金融街需要预留一个小时的通行时间,我的预期是当5G网络建成之后,你可以有更低的延迟性、更高的有效性来支援自动驾驶,并通过智能交通系统(导航)来缩短通勤时间。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其他的互联网设备会增强产业互联网的新起和传统行业的数字化改造,不管是智能的物流还是智能的输电网等等,会在这个过程中减少污染。”

而随着中国政府在都市圈和智慧城市发展战略的转变,会给大量的企业提供多层次的机会,“通过打造智慧城市,通过科技所能结合的制度改革来突破目前城市化的一些大障碍,中国还是有可能在未来十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达到高收入经济体范畴。”不过邢自强也指出,目前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只是略微缓解,不确定性依然很大,从战略上讲,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的方法就是打造“城市化2.0”,通过制度改革结合科技赋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