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共四中宣讲团人事密码

+

A

-
李鸿忠至少第二次进入中央宣讲团的名单。(VCG)

10月底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再统一”了中共高层的思想和意志,一周多以后它试图将这一“统一意志”灌输给所有九千多万名中共党员乃至中国社会上下,甚至正在发生骚乱的香港。

在最近的数天中,很多中国政情观察人士注意到了活跃在全国各地、各大单位的四中精神“中央宣讲团”。北京时间11月11日中国官方央视最具权威的《新闻联播》曾经披露了这一高级组织的部分成员。其中,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全国人大宪法法律委副主任委员沈春耀,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山西省委副书记、省长楼阳生。

中共官方消息称,此次中央宣讲团11月7日集体备课,正式的宣讲动作始于10日。随后,人们注意到了这些高级成员是如何“下沉”到地方甚至基层试图将四中全会统一起来的意志传达到尽可能多的人。比如,11月11日李鸿忠在天津市委党校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宣讲,李强则是在上海展览中心面对上海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驻沪部队、高等院校、街镇基层1,200余人举行的报告会……

中央宣讲团宣讲被认为是中共特色的政治传达和思想统一工作形式。之前每次党代会和中央全会结束后,中共即根据当时会议决议组建中央级宣讲团,以迅速将中央全会意志上升为全党意志。比如中共十九大中央宣讲团便“招募”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杨晓渡,陈敏尔,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黄坤明等36名副部级以上高级官员完成这项任务。除中央部委和全国人大政协外,陈敏尔是彼时唯一一名地方主政者。十八届五中全会的中央宣讲团成员共计31人。从规格来说,这次中央宣讲团无一中央政治局成员级别官员,而仅有的两名地方主政者则是时任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和山东省长郭树清。

此次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央宣讲团成员名单中,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全国人大宪法法律委副主任委员沈春耀以及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的入选似乎并不值得感到意外。其中,陈一新、沈春耀并非首次加入中央宣讲团,至少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中央宣讲团中即有时任中央深改组办公室专职副书记的陈一新的名字,沈春耀亦复如此且出席了十九届四中全会的中宣部新闻发布会。作为“中南海智囊”,施芝鸿的出现自然也不值得惊讶。

值得注意的3名地方党政大员的“出位”。

作为中共传统政治高地的主政者,出身浙江官场的李强背景并不简单。李强出生于1959年。当2002年习近平开始主政浙江时,李强跻身浙江经济重镇温州市委书记(巧合是11年后陈一新也曾担任该职)。两年后,李强调任浙江省委秘书长,随后跻身副部级。此后李强仕途顺遂,中共十八大(2012年)后接替夏宝龙跻身浙江省长,十九大前夕(2016年)调任江苏一把手。仅仅一年后,当十九大后原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入京”,已经“入局”的李强随即接掌上海,与同年(2017年)初接棒杨雄的上海市长应勇搭伴。

如果说地方大员进入中央宣讲团或考虑外放中央政治局委员“机会均等”的话(陈敏尔已曾出现在十九大宣讲团名单中),那么李鸿忠的再次入围则显得不同寻常。1956年出生的李鸿忠曾是中共退休政治局委员李铁映的秘书。早年仕途起步于沈阳,此后辗转中央地方,既曾在电子工业部机关工作,又曾外放广东主政惠州以及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2010年当闯过“夺笔事件”的诘难后,李鸿忠接棒罗清泉正式跻身一方诸侯。当时时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张纪南评价李鸿忠“领导经验丰富,熟悉经济和党务工作,思想解放,视野开阔,组织领导能力强,有开拓创新精神”。

自2007年11月“北上”湖北,李鸿忠在湖北担任主要领导职务长达近10年之久。在此期间,湖北在长江经济带的通衢要道地位得以在国家战略中凸显和巩固,在全国经济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速始终保持较高的水平。根据统计数据,湖北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逼近三万亿大关,达到29,550.1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排名全国第8,增速为8.90%,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也正是由此,李鸿忠在黄兴国之后赴天津“压阵”和救场,在不少湖北人看来并不感到意外。有评论称,(李鸿忠)虽然人颇有争议,但是平心而论若不是其在湖北“大跃进”搞建设推动地方经济,没有湖北经济的今天。

2013年11月份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后,李鸿忠与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成为文件起草小组以及中央宣讲团中仅有两名地方党政官员,引起外界注意。此后,代理天津市委书记黄兴国落马,李鸿忠紧急北上灭火,终于在十九大拿到中央政治局的入场券。此次李鸿忠再入中央宣讲团,已然是不同的身份与资格。

此次中央宣讲团更大的“黑马”其实是楼阳生。这位1959年出生、当年从湖北北上山西灭火腐败窝案的救火队长早年也曾在浙江官场摸爬滚打。与同龄的李强主政温州差不多同时,楼阳生在相邻的浙江丽水担任市委书记。此后二人又共事数年,楼阳生率先离开浙江南下海南,再转湖北,虽然跨省区经验丰富,但仕途脚步已经步步落后李强。不过,很显然,楼阳生仍然可以不失为一名具有潜力的“落子”。目前,现任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已到65岁正部级退休年龄,转战二线可以说是大概率事件。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楼阳生在此次四中全会的角色还不止如此。官方早前披露,在四中全会决定辅导读本的撰稿人中,楼阳生与新晋主政内蒙古的石泰峰并为仅有的两名地方党政负责人,与15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和中央部委负责人并列。这不能不说是楼阳生“特殊角色”的体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