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市长强迫集资 一场乌龙还是另类腐败?

+

A

-
2019-11-13 20:16:15

位于中国中部河南省的一个不足100万人的县级市——汝州,近期因为政府用带有强迫性质的号召国有医院职工给国企集资的再次曝光而受关注。这起发生于今年7月的事件,当时已经被中国媒体报道出来,但是近期却再一次被中国境外媒体曝光,并被和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联系在一起。

综合多方消息可以发现,今年7月2日前后,汝州中医院领导对全院职工(医生或者护士)召开“动员会”,要求他们购买地方国企发行的为期6年的非公开可转债,用于中医院新院区建设。“一般职工交10万元,中层干部交20万元。不交的只发基本工资(没有奖金)。”对于无力支付该笔款项的职工,该院“科室领导”甚至“体贴”地给出了解决方案——向中原银行贷款。中原银行是河南省的一个地方小银行。

这份年利息为9%的债券看起来似乎收益很好,但是大多数职工却认为很有风险。这种担忧并非没有原因。

因为就在今年4月,两则法院的民事裁定书里显示,汝州市两家城投平台的债务风险问题凸显。其中,汝州市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违约方,汝州市鑫源投资有限公司是担保方。面临巨大偿债压力的两家企业,均隶属于汝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

汝州市国资委文件显示,“鼓励医院干部职工认购,支持本院建设。”(上游新闻)

“巧合”的是,汝州市中医院同样涉及上面两起诉讼,且同样都是担保人;更“巧合”的是,鑫源投资正是这次向中医院职工非公开发行可转债的企业的控股股东。在4月5日《经济观察报》的报道中,对于还款计划,鑫源投资相关负责人彼时表示“具体还没有”。今年7月中国媒体曝光的国资委文件也称,如果到期无法返还本金,参与集资的职工就只能拿到企业债券。

除了上述两家汝州国资委掌控的工资和汝州中医院,有媒体报道指,从2018年年底开始,汝州还有两家医院以及汝州文化投资有限公司面临同样的文字,它们被曝出一共有未偿还欠款大约3.1亿元。

除了令人担忧的债务风险,这件新闻事件显示的另一个问题是“市长出面”。在针对中国大陆媒体询问是否存在强迫购买行为时,汝州中医院的王姓书记(据查,汝州中医院党委书记为王福帅)称,该医院执行的是(汝州)国资委的文件,(该院职工)买不买自愿。该王姓书记还透露,医院是执行市里的要求,“市长开了会,会上说要发行公司债券。”

汝州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于2019年1月23日选举刘鹏为汝州市人民政府市长。(河南商报)

但是,汝州中医院院长张宇航则在之后的7月8日对媒体澄清,资金募集“全凭自愿,院方不存在强制措施。”“是我们中医院在对相关政策理解上出现了误读,给医院职工带来了恐慌。”张宇航称当时募集资金工作只是处于摸底、调研阶段,并未形成事实。

对于汝州中医院新区的建设进度,搜索公开信息可以发现,今年5月13日汝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李运平带领视察组到汝州市中医院新址,了解新址建设项目推进情况及未来规划时,汝州中医院院长表示希望市委市政府继续支持医院发展,加快建设进度,确保搬迁工作顺利开展。此后没有其他公开消息。

从事件被曝光至今已经4个多月,对于该事件汝州市政府尚未有官员出面回应,无论是从市长(期间主管审计、土地、鑫源投资公司)一职升为汝州市委书记的陈天富,还是在今年1月接替陈天富由常务副市长转正为汝州市长的刘鹏,并无迹象受到监督机构问责。这是一场当地医院信息传达失误造成的集资乌龙,还是地方官员胡乱作为被曝光后的悬崖勒马?信息尚未得到足够印证之前,一切结论都为时尚早。

信息更新截止到2017年11月的汝州市政府网站,担任汝州市长时的陈天富的个人信息。(汝州市政府网)

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39万亿元,债务率为76.6%。并且,在显性的政府债务之外,风险不可测的各地隐性债务正在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风险隐患。2019年1月,在一场中共七常委悉数出席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中共习近平将政治与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大领域的“重大风险”“防范化解”作为2019年各位地方大员的开年大事。‬

强化地方债管理正也在成为中国各级政府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要务之一,遏制隐性债务增长和化解存量隐性债务正是这一工作的重点指向。公开资料显示,关于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建议》(中发〔2018〕27号文)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责方法>的通知》(中办发〔2018〕46号文)已于2018年下半年印发。不过截至目前,上述文件内容似乎尚未正式对外公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张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