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叛逃特工”悬案不悬 间谍案如何搭上香港修例风波

+

A

-

当地时间11月25日,中国创新投资公司主席向心及其妻子龚青在桃园国际机场被台湾调查局限制出境,这是当前舆论热议的“中共特工叛逃”事件的最新进展。日前,《悉尼先驱晨报》等多家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了“中共特工”王立强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投诚”并寻求政治庇护,据称他即在向心夫妻二人所任职的公司服务。一时之间,“中共特工叛逃”的报道占据舆论场,尽管中国警方已第一时间作出回应称其为涉案在逃人员,但围绕着王立强到底是“诈骗犯”还是“中共特工”的身份之谜在中西舆论间形成争议,此次台湾方面的直接出手大有将澳大利亚媒体的这一报道进行的势头。不过,澳媒的报道真的靠得住吗?

王立强对澳大利亚媒体宣称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中共军改后改组为大陆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设在香港的中国创新投资公司里的一名间谍,专门对澳大利亚、香港及台湾等民主社会进行大规模的渗透。他声称自己曾经参与包括将香港书商李波绑架到中国大陆,使用假名“王强”的护照前往台湾干预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为韩国瑜提供资金援助其竞选高雄市长,以及奉命干预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等中共布置的间谍行动。

王立强向澳大利亚媒体宣称自己曾在香港、台湾及澳大利亚等地为中共从事间谍和政治渗透活动。 (翻摄自悉尼先驱晨报网)

1/4

中国司法公开平台之一的裁判文书网能找到一则关于2016年10月,由福建光泽县人民法院对王立强的判决书,称其涉嫌犯诈骗罪。(翻摄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2/4

王立强所称其间谍活动内容涉及2020台湾大选,引发台湾两党争论,图为国民党方面质疑,叛逃特工竟还能大方拍摄沙龙照片,相当罕见。(杨腾凯/多维新闻)

3/4

伴随着各国之间交流的增多,间谍案频被曝光,但真实性待考。(VCG)

4/4
上一张 下一张

王立强的这一舆论事件得到澳大利亚媒体《悉尼先驱晨报》、九号电视网(Nine)、《时代报》(The Age)等媒体的集体关注,随后包括《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也跟进转载。

关于中国间谍在澳大利亚进行政治渗透的新闻在舆论场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2018年澳大利亚媒体即报道过中国大陆长期在澳大利亚通过当地华裔向主要政党捐款,以增加自己对这些政党的影响力。当时,中国官方即否认了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这一指控,并表示澳大利亚媒体捏造这些指控是患有“对华焦虑症”,暴露澳大利亚一边与中国做生意一边批评中国的“投机心态”。

此次,澳大利亚媒体再报道王立强“间谍案”所造成的舆论效应明显更为强烈,一则王立强宣称在香港的间谍机关所渗透的范围主要指向香港与台湾。以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为导火索,因为铜锣湾书店事件等,香港社会对北京长期以来积压的不满正在以暴力的形式上演;而近来台湾因为接连在香港事务上对中共上下其手,已经惹得中共对其下手——正值2020台湾大选的冲刺期,外界十分关注北京会如何应对执政一个周期即将两岸关系拖入冰点的蔡英文依然在当下民调中一路领先的局面。可以说,正是因为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台湾大选这些具有相当话题度的事件,澳大利亚媒体在此时间节点关于王立强的报道才得以如此受关注。

因为王立强发表的关于中共在台湾的间谍活动在岛内引起强烈的舆论反应,从网络民众到当前政要纷纷借机表达立场,再引发蓝绿隔空放话。不过有声音指出所谓“叛逃特工”背后的端倪。曾从事情报工作35年,策反过中国大陆解放军大校邵正忠、少将刘连昆的台湾前中情局副局长翁衍庆称,王立强受访时的说词,显示他对中共情报体系了解甚少,只停留在看报看电视的层级,为争取在澳大利亚居留,才自称谍报人员来争取政治庇护,显然系因澳大利亚政府并不相信,便找媒体放话。他更是直言,“见过太多这种案子”。

为此,翁衍庆列出王立强十项不合理之处,包括中共军委总参已更名为联合参谋部,但王立强竟不知,联参部下面何单位从事情报工作,他也不知;王立强声称自己作为军委总参特工参与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但此事是大陆公安部一局(国保)所为,跟总参无关,这种说法完全外行;谍员派外工作,任务一定单一,他又负责香港,又兼顾台湾工作,违背全世界情报工作原则;王立强所称其对台的间谍工作,简直就是对近期媒体报道内容的照本宣科。

事实上,在澳大利亚媒体集体推送关于王立强的访谈当日,中国上海公安局已经发布了一则情况通报作为回应,通报称,《悉尼先驱晨报》发布的关于“中国特供王立强叛逃澳大利亚所供称的特务活动”中的王立强是时年26岁的中国福建人,其曾在2016年与2019年先后犯诈骗罪,目前系涉案在逃人员,上海警方在2019年4月已经对其立案侦查,此外王立强4月逃亡香港的中国护照与香港身份证均为伪造。此后,中国内地媒体爆出,声称自己为“中共特工”的王立强是一位2015年方才毕业于中国安徽财经大学的毕业生,这样的学业经历与其声称的2014年便移居香港,随后进入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2015年便参与了香港铜锣湾事件中间有太大的现实差距。从《时代报》发布的一则记者与王立强的访谈中也可以看出,王全程以中文回答记者的提问,且他的发音甚至距离中国官方普通话的标准都有差距,这也是翁衍庆质疑他素质很低,不可能是间谍的原因之一。如有评论所称,如果这样一个“螺丝钉”却能从绑架铜锣湾书店老板到汇巨款帮韩国瑜选举,重大任务无役不与,中共情报体系倘若水平至此,各国大可以放一万两千个心,再也不必担心“中国威胁论”。

11月24日,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主席向心及公司从未参与过任何情报或特务活动。而自称王立强的人也从来不曾是集团员工。

无论是来自专业领域人士的鉴定还是中国警方的通报声明乃至网民的判断,都在指向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的“中共叛逃特工”事件是一个谎言,但是为何饱受质疑的“业余特工”会“蒙蔽”了澳大利亚一众媒体的判断,并让众多的西方媒体随之起舞?或许并不是西媒幼稚到不察真相,而是他们习惯于此前带着偏见报道中国的操作模式,再或者正如翁衍庆所说是澳大利亚政府也不相信这位“特工”的身份不愿给其庇护,他才通过媒体放话。有意思的是,王立强叛逃事件与已经发生近4个月的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雇员郑文杰内地嫖娼事件再被媒体报道,称郑文杰遭受大陆警方刑讯逼供。而这两起事件正赶上香港区议会选举前夕形成指责中国的舆论热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