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其他事项 中共政治局会议料布局地方人事

+

A

-
1954年出生的地方大员若退位将牵动剧烈人事变动。(Reuters)

中共高层照例将11月份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时间“拖”至月底。是次除有若干文件出台外,再难避免“其他事项”公布。早前,多维新闻盘点年度地方重磅人事,唯目前位置仅有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前夕内蒙古党委书记以及李克强内阁民政部部长“换帅”所牵动的人事变化。迄今,不仅河南省长因为陈润儿去职而虚悬满月未获补缺,且一旦1954年一辈地方党政大员纷纷卸任,恐又要忙“坏”中组部。

从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地方党委换届算起,中国大陆31省区地方党委常委已任期过半,2019年冬至2020年恐将是人事调整高潮。早前10月底,四中召开前夕,年届65岁的民政部部长黄树贤退休,随后调任中国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这一变局牵动内蒙古党委书记李纪恒“入阁”接替,而内蒙古党委书记一职由宁夏党委书记石泰峰接棒,宁夏党委书记一职则由河南省长陈润儿补位。

上述这一波调整显然并非终点。首先,作为中原农业大省,想必河南的省长一职不可能长久悬缺。目前,虽然官方并未尚未透露河南省长新人选的迹象,但是通常来说2020年1月份河南省将召开十三届三次会议,以履行“新省长”的法定选举程序,所以北京有必要在此之前做出准备。其实,2019年11月25日开幕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已经确定将在2020年1月10日召开十三届三次会议,河南省长人选已然呼之欲出。

其次,根据多维新闻早前的统计,在各省地方党政大员中,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云南省委书记陈豪4名地方党委书记,以及广西自治区主席陈武、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两位地方政府“一把手”到如今都已经到龄甚至超龄服役。

目前,中共用人虽试图打破“唯年龄”论,但是年龄毕竟是具有实际可操的重要依据。正如早前一名参加中共司局级领导班的“学员”所说,到副部级层级,其实很多人的能力水平相差不大,重要的就要看其他方面,比如机遇、年龄以及基层经验等加分项。照此逻辑,恐怕正部级官员迭代若非特殊原因也定然不存在非要留谁而不留谁的道理,“照章办事、到站下车”的规矩总是要讲的。

既是如此,若6人退位,新人选又会是谁呢?要回答这一问题先对应看下当下地方党政大员的任职经历。事实上,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人的产生不过三种情况,即空降、交流(平调)和升迁(包括异地和原地两种情形)。

以目前的地方党委书记履职经历看:空降仅一例,即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原为审计署审计长空降。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从央地交流任职的角度看,多半是出于积累资历、熟悉两套系统的用意,但通常情况这属于培养后备梯队的操作手法。“一下来”就要主政一方,面对地方千头万绪的情况,这种情形对中央部委副职来说多有裨益,反倒是刘家义这种“交流”方式的确非典型。不过,这也并绝不仅有。

最常见的莫过于升迁和异地交流。在其余30名现任地方省级党委书记中,18人为地方政府一把手升迁而来,其中仅4人为异地升迁(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由天津市长升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由河北省长升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由吉林省长升任,宁夏党委书记由河南省长陈润儿升任),其余14人包括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内均为原地升迁。

其次,(异地)交流任职的情形也比较常见,共计11人。其实,这相较于终其一生才熬到主政一方的人来说,主政超过两个地方甚至三个省区是相当困难的。如果年龄允许,这种积累资历的经历往往会非常有助于他们退而不休,甚至进入中央。比如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担任过浙江、上海两个省级地方党委书记,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先后主政过河南、辽宁。

较为特殊的是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作为一名西藏的“汉人干部”,吴英杰的出身虽然不像他的很多前任那样——在西藏锻炼数年累积政治资本再入内地立即受重用,但是其近数年的仕途经历却极为相似,这恐怕还是因为他的汉人身份使然。他无法复制其他内地地方官员的上升路径,由自治区主席升任党委书记,所以是以西藏党委常务副书记直接升任的。

以目前的30名地方政府“一把手”(河南暂缺)履职经历看:“升迁”仍然属于主流,主要是“距离”最近的地方专职副书记原地或者异地升迁共计17例;此外,其他职务的“非典型”晋升也有5例,比如深圳市委书记许勤直升河北省长,内蒙古党委统战部长布小林上位内蒙古主席,南宁市委书记陈武、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分别主政广西、云南,宁夏自治区主席咸辉此前则是甘肃省常务副省长。

“空降”省长较空降书记大幅增加,目前5省区政府“一把手”都是中央部委空降,其中中央部委正职直接“平调”的两例,即北京市长陈吉宁此前任环保部部长,甘肃省长唐仁健则是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正部级)空降。其余3例则是部委副职空降升迁,福建省长唐登杰、湖北省长许达哲均是工信部副部长空降,而海南省长沈晓明则是教育部副部长空降。

相对而言,省长异地“交流”的情形大幅减少,仅有两例,其一是原重庆市长张国清平调天津,其二是吉林省长刘国中平调陕西。之所以这类情形小,大约正是与上述地方党委书记多由政府一把手原地晋升而来所致。

比较特殊的是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其当年本来就是从二线“回归”一线跻身新疆自治区主席的,也是北京考虑中央和地方新疆的“代表”安排所做刻意配置。

总之,从目前情形来看,6人若退位,势必造成包括河南省长一职在内的7大空缺,党委书记总要以原地升迁为主,“交流”倒也无妨基本盘;而地方一把手的人选则重在一批人可能要鱼跃龙门,跻身正部级的行列,最受关注的群体莫过于现任的地方党委专职副书记之类了。经查,除北京、重庆、贵州、青海专职副书记暂缺外,新的地方政府一把手恐怕多要在这27人中产生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