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南海用人密码 地方大员加速换人

+

A

-

近日,中国山西省党委书记由骆惠宁换为楼阳生。两人分别从2016月6月和8月开始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代省长之职,至今都已在职3年时间。在很多人的观感里,中国官员一般任期5年,骆惠宁与楼阳生任职3年便被调动的情况,似乎任期有所缩短。通过对近20年中国省级地区党委书记任期的统计梳理可知,中共十八大后这些地方大员们的调动节奏确实加快,平均任期时长正是只有3年。

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右)是一名政治局委员。(新华社)

1/7

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右)是新疆反恐局势变化的关键人物。(VCG)

2/7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2017年开始履职。(新华社)

3/7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现任省级地区一把手多是2016年后开始履职。(VCG)

4/7

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左)生于1960年。(VCG)

5/7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曾在中国多个地区任职。(VCG)

6/7

省级地区是中共中央治理地方的关键层级。图为习近平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新华社)

7/7
上一张 下一张

过去20年125个完整任期

中国有31个省级地区。如果从1999年12月1日算起,至2019年12月1日共有20年时间。这20年时间囊括了中共十八大之前以至十六大的中国前国家领导人胡锦涛的完整任期。31个省级地区党委书记被轮换一遍,包括自2001年10月至2011年8月任期最长的云南前省委书记白恩培。需要指出的是,任期横跨1999年12月1日和目前仍然在职的省级地区党委书记暂且不计算在内。

例如,北京市仅统计2002年至2012年任职的刘淇、2012年至2017年任职的郭金龙,1997年至2002年任职的贾庆林与2017年任职至今的蔡奇不在统计之内。

那么,在这20年时间里开启并结束的任期共有125个。平均到31个省级地区,每个地区约有4个完整任期,如果再算上这些任期前后的党委书记,在这20年里平均每个地区经历过6个“一把手”,以及5次换人。

在20年时间段里,31个地区的完整任期数量都比换人次数少1个,总计换人次数比125多出31个,也就是156次。如此的话,在这20年里,平均每年会有约7.80次换人。不过,由于有些调动是由一个地区调往另一个地区,而且往往是同时进行,集中宣布的人事调动次数应该有所折扣。

如果将这125个完整任期继续细化,发生在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8日至14日)之前的共有61个,平均每个任期约有3.61年;横跨十八大的共有31个,平均每个任期约有4.65年;发生在十八大之后的共有33个,平均每个任期约有3年。

这些数字也隐约描绘出这些年里省级地区党委书记们整体任职动向。可以发见,骆惠宁担任山西省委书记3年时间恰好符合十八大后省级地区一把手跳动的节拍。而3年任期相比于十八大之前的3.61、之中的4.65,确实明显缩短。

有些难以理解的是横跨十八大的任期平均时长4.65年,与前后相比都明显较长,但也未超过外界认识里的5年任期。尽管有少部分超过了5年,大多数都未逾越。之所以调动频率趋缓,可能主要有3个原因:其一,十八大前是胡锦涛的第二个任期,政治格局和人事安排相对稳定固化;其二,当时央地关系相对紊乱,中央对地方人事话语权相对较弱;其三,十八大后中央对地方大员并未急于换人。当然,对于各个省份的具体情况可能还有各自的特殊原因。

在这129个任期里,时间最长的是在2002年10月至2012年7月担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刘淇,以及2001年10月至2011年8月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任期都近10年。其中,白恩培已于2014年8月被中纪委调查。稍次之的是2008年3月至2017年4月担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姜异康,任期9年有余,而且在十八大后继续任职4年多。再次之是2002年3月至2010年7月担任宁夏党委书记的陈建国,以及2001年8月至2009年11月担任内蒙古党委书记的储波,两人任期都有8年多。其余任期都在6年以下。

也有多个省级党委书记的任期仅有一年左右,甚至少于1年。如在2012年3月至2012年11月担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张德江,2015年6月至2016年8月担任安徽省委书记的王学军,2016年6月至2017年10月担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强。其中,张德江就职重庆是作为“救火队长”处理薄熙来相关事件,其余调动被认为可能仅是因为临时过渡或是人才难济,以及其他未知原因。

中共十八大后新律动

以2012年中共十八大为时间节点,距今已满整7年。这也是习近平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一个时间段。在这段时间里,共有33个完整任期,并为31个横跨十八大的任期作结,也就是共有过64次省级地区一把手换人。平均下来,每年会有9.14次换人,高于过去20年平均到每年7.80次的调动频率。如前文所说,一些职务调动可能是不同地区之间的联动,因此集中调动次数会有所折扣。

目前中国31个省级地区党委书记里,除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是2014年开始任职外,其余皆是在2016年及以后就职,尚未超出十八大后省级党委书记平均更新频率。在2016年任职的党委书记在2019年和2020年相继进入可调整的时间范围内,这一批次共有6人,分别是新疆陈全国、天津李鸿忠、安徽李锦斌、安徽杜家毫、云南陈豪、西藏吴英杰。其中,陈全国与李鸿忠都是政治局委员。如果再算上巴音朝鲁,这一组别其实共有7人。不过还有一个值得考虑的要点,他们都是在习近平任期里获得任命,已然构成以习近平为核心中共中央领导集体治理地方的人事基本盘,任期也可能维持较长时间。

此外,在不同的省级地区,拥有的完整任期数量不同,也就是其党委书记更新数量不同。拥有2个完整任期的省级地区有9个,这些地区在过去7年里有过4任党委书记,包括一个任期横跨十八大,还有一个任期正在进行中,堪称高频调动。这9个地区分别是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江西、河南、陕西、青海、宁夏。可以发现,其中部分地区历任党委书记里有落马案例,如天津黄兴国(代理书记)、河北周本顺、江西和青海的苏荣、陕西的赵正永等。

另有7个省级地区没有出现完整任期,也就是说在过去7年里只更换过一次党委书记,领导班子相对稳定。这7个地区分别是北京、山东、湖北、海南、西藏、甘肃和新疆。其原因多在于横跨十八大的任期时间过长,如北京前市委书记郭金龙在十八大前的2012年7月就任,直至2017年才离职,任期长达5年。山东前省委书记姜异康的任期是从2008年至2017年,更是长达9年。

中国31个省级地区是中央以下次一级的政治版块,而各个地区党委书记构成了中央进行地方治理的人事基本盘,也被视为一个个位高权重的地方大员。他们的职位动向是观察和理解中国政治的一个关键视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