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卖村”里残酷的爱情[图集]

+

A

-
2017-05-16 03:46:38


近几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越来越迅速,越来越多的青壮力加入到外卖大军里,年过40的老朱就是其中一员。由于在外打拼,老朱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结婚,为此老家的人给他介绍了对象,就当老朱以为自己的爱情即将开花,没想到命运却向他开了个玩笑。(图源:VCG)


送了一天外卖的老朱,回到出租屋傻了眼——之前老家人给介绍的女朋友不见了,她的衣物和洗漱用品也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就在前两天,老朱花了半年积蓄,用一万多元给她买了金戒指、金手镯作为订婚礼物。现在,这些都不见了。“完了,上当了!”老朱立刻打电话给公司请假,他原本过两天要去上海参加公司的培训,现在只能作罢。(图源:VCG)


因为之前老朱想帮“女朋友”找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把女方身份证做了复印,否则他去报案时都不能确认女方的身份信息。(图源:VCG)


在派出所报案的老朱仍然在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打“女朋友”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因为亲戚说对女方知根知底,别人也表示过相处意愿。在事发当天上午,老朱为“女朋友”做好了早饭才出的门,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图源:VCG)
在青龙桥派出所前,报完案的老朱向老家的介绍人说报案的情况,他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图源:VCG)


送餐员一般早上9点半到达集合点开会。北京的送餐业务被日益壮大的平台划分成了不同的片区,每个片区除了自己同事,还有其他平台的竞争对手,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准时把顾客定的餐送达,超时会被顾客投诉。领班一般交代下工作细节,叮嘱大家保证速度、注意安全,干这份工作的多数是年轻人,老朱入职时超过40,因为人老实,算是公司破格招录。他经历“人财两空”的第二天准时去上了班,他想已经损失这么大了,再影响工作,就更不值当。(图源:VCG)


这天晚上9点多,老朱终于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家路上他父亲打来电话,说着说着他的情绪有激动起来,他父亲希望他自认倒霉,老朱希望父亲去亲戚家问问情况。他有太多的不甘心,买首饰的钱都是自己一个个盒饭送出来的,只有自己才知道有多辛苦,白天的时候一位在30多层工作的顾客订了餐,但是他到达办公楼的时候离超时只有10来分钟,赶上高峰期电梯拥堵,他只好从安全通道的楼梯跑上去。(图源:VCG)


老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已经非常晚了。住在这个区域有不少老朱的同行,他们有着各自背井离乡来到北京打拼的梦想,然而收入不高的他们只能暂时住在这里,自从唐家岭搬迁后,北京的城中村不剩下几个了。(图源:VCG)


送餐的工作为老朱带来一个月6000多的收入,差不多是十五年前煤矿局工资的20倍,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老朱的生活仍然很“紧巴”,在圆明园附近的小二层楼租一个房间,大概10平米,一个月租金700,厕所需要去街道公用的,洗澡只能去附近的澡堂。(图源:VCG)


他说是这个房租自己承受的极限,每个月他必须要存一些钱,没有积蓄就是白干了。(图源:VCG)

曾经在中国地质大学干了几年厨房工作的老朱做菜没问题,平时他避免在外面吃盒饭,屋里虽然小,但他还是想办法自己做饭,之前有“女朋友”的那几天,他做饭特别卖力,感觉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图源:VCG)
老朱的晚饭,鸡蛋面,外加土豆和火腿肠,这是他吃的最多的晚餐,他的午饭是两个烧饼配免费番茄酱。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需要钱,想做点啥生意更是需要本钱,对他来说,在北京成家没点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尽量的省钱,有空就加班。在村里他以前算是有学历的人,读了个大专,但是现在老家的工作也不好找,大龄大专生的机会不多,小县城很多地方得看关系。(图源:VCG)


在经历如此大的打击之后,老朱的外卖生活还在继续着。(图源:VCG)

编辑:珠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