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砝码 解放军绝密武器测试信息曝光

+

A

-
2017-06-15 07:43:38


从大陆官方透露的信息看,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中段反导和末段反导能力,在高超音速飞行器研发方面也远超预期。综合看,中国在矛——高超音速飞行器,盾——反导系统,两种技术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对解放军有效捍卫中国国家利益无疑有着巨大帮助。有观察指出,这些技术将成为中国对于美国的重要战略筹码。这是2016年10月17日,大陆官媒在报道“神舟十一号”飞船的节目时,公布的酒泉基地史料馆内的一组镜头。在这组镜头中,一面墙壁上挂满了奖章,据判断,是解放军一些高端武器首次试验的时间。(图源:央视截图)

画面中墙壁悬挂的奖章上的文字显示:2010年1月11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动能中段反导测试;2011年5月15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动能末端反导测试;2011年6月12日,中国进行了首次高超音速飞行器测试。(图源:央视截图)

奖章信息显示,2010年1月11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动能中段反导测试。(图源:央视截图)

奖章信息显示,2011年5月15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动能末端反导测试。(图源:央视截图)

奖章信息显示,2011年6月12日,中国进行了首次高超音速飞行器测试。(图源:央视截图)

众所周知,根据使命任务,弹道导弹又分战略弹道导弹和战术弹道导弹两类,但不管哪一类,其飞行全程一般可分为三个阶段。(图源:鼎盛军事)

1)助推段,指导弹从发射架发射到飞出大气层这一阶段,又称为上升段;2)飞行中段,指导弹飞出大气层外,在大气层外向目标区域飞行的阶段;3)末段,指导弹到达目标区域上空附近,重返大气层,直至命中目标的阶段,又称为再入段。(图源:鼎盛军事)


在导弹攻防对抗中,弹道导弹反导一直是当今世界反导界最为尖端的领域,也是世界军事大国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之一。(图源:央视截图)

从大陆官方透露的信息看,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中段反导和末段反导能力。(图源:央视截图)


此前的2016年7月24日,中国官方媒体罕见公布了2010年和2013年中国两次中段反导试验的画面,证实中国已具备中段反导技术。(图源:央视截图)


随后2个月公开的末段反导技术同样极具价值。末段反导区别于中段反导作战和防空作战,兼具战术性和战略性意义。(图源:央视截图)


末段反导时,导弹飞行过程跟踪数据一般都已测算出来,而且导弹重新进入了大气层,位置比较低,拦截方准备时间比较长,但末段拦截时,弹道导弹进入大气层后开始俯冲,弹头轨迹倾角变大、速度通常在7 ~8倍声速以上,留给反导系统拦截的时间很短。如果是分导式弹道导弹,多个分弹头都已释放,目标数大增。(图源:@ChinaSpaceflight)

此外,新一代弹道导弹还会变轨,都大大增加了末段拦截的不确定性,因此,末端拦截的技术难度相当大。(图源:@ChinaSpaceflight)


经过多年研究,美国在弹道导弹末段防御方面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近年来,美国成功地进行了多次末段反战术弹道导弹实弹拦截试验,充分验证了末段反战术弹道导弹的各项拦截技术,形成了以爱国者3、MEADS、萨德为代表的高、中、低层相结合,点面协调统一的末端防空反导体系,并投入实战部署。从公开信息来看,中国在末段反导系统研制方面同样走在了世界前列。在央视报道中,动能末段反导试验的奖章信息给出了特写镜头,显示中国第一次动能末段反导试验成功时间为2011年5月15日。(图源:央视截图)

高超音速武器的神秘莫测,也让央视报道中曝光的奖章信息成为外界最关注的焦点。(图源:VCG)

此前,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第一次成功试验高超音速飞行器是在2014年1月9日,但是,央视的报道显示,首次高超音速飞行器测试发生在2011年4月12日。(图源:央视截图)


根据酒泉基地史料馆曝光的内容推测,中国实际上进行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是要早于外界普遍认为的第一次试验,提前了三年。(图源:鼎盛军事)

据此推测,中国在高超音速的技术研发方面,已经远超外界预期,随之而来,该型飞行器具备实战化的时间也会相应提前。(图源:鼎盛军事)


2017年2月,一张中国军工科研机构的获奖证书在网络曝光,引发外界关注。这张证书显示,动能末段低层反导拦截系统(8102工程)获当局颁发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分析认为,这表明中国在用于弹道导弹飞行末段拦截的动能武器方面,已经实现了技术突破。(图源:@ChinaSpaceflight)

从获奖证书看,获奖的军工机构是中航科工第6研究院210所,获奖的项目是末段低层反导拦截系统(8102工程)(图源:@ChinaSpaceflight)


本次大陆网络公开的图片资料还显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已经建立了“固体姿轨控发动机技术分中心”,这说明中国在姿轨控系统这个核心技术方面同样取得了进步。(图源:@ChinaSpaceflight)


据悉,在导弹攻防对抗中,弹道导弹反导一直是当今世界反导界最为尖端的领域,也是世界军事大国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之一。从公开信息来看,中国在末段反导系统研制方面同样走在了世界前列。(图源:@ChinaSpaceflight)


近一段时间,由于“萨德”事件,中国第一代反导工程“640工程”再次成为热点。反击一号是“640工程”的第一阶段任务,是中国未完成的低层高速反导试验项目。图为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左)和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架(右)(图源:@迷彩派 @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在互联网上关于“640工程”的各种文章中,“反击一号”拦截弹虽然图片最清晰,但是关于该弹的具体情况却几乎不为人知。

1966年1月,七机部二院(现在叫中国航天机电集团公司二院,又叫长峰机电技术研究设计院)完成了当时代号为“红旗-81”的反导弹导弹试验器的设计,并生产了模型弹,随后正式命名为“反击型号”。

随后,制订了反导弹导弹研制安排计划,预计分3个阶段安排研制任务。

第1阶段为武器试验器,即反击一号;

第2阶段为低拦武器,即反击二号,用于拦截中程地地导弹;

第3阶段为高拦武器,即反击三号,用于拦截洲际导弹。

(图源:@迷彩派)“反击一号”的前身为“红旗-81”号反导弹导弹,图为转运中的“反击一号”(图源:@迷彩派)

1969年9月底,当时的国防科委批准了“反击一号”(FJ-1)的飞行试验计划,计划在5个批次的发射中,分别对试飞弹、模型弹、模型遥测弹、独立回路遥测弹、闭合回路遥测弹进行试验。

在目前互联网流传的各种整理资料中,“反击一号”主要是由地处云南某地的F基地完成的。

图为“反击一号”某次的发射试验,1970年8月,“反击一号”模型弹首飞成功(图源:@迷彩派)

但鲜为人知的是,“反击一号”在1970年和1971年进行的头两次发射并非在云南,而是在西部的E基地,也就是今天大家非常熟悉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并且当时云南某地的F基地尚未组建。

1968年3月,在E训练基地某号发射阵地,某发射中队就完成了由七机部二院某所研制的龙门吊式发射架的安装与调试。

1970年6月,由探空气象火箭改装而成的靶弹发射和数据处理完毕任务后,“反击一号”的第一次飞行试验任务开始了,本次飞行试验任务为模型弹飞行试验,主要任务是考验气动外型、发动机性能、分离机构、弹架配合。

1970年8月,“反击一号”捆绑模型弹在发射阵地进行了飞行试验并首飞成功,随后的数据报告证实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

但是首次成功的背后也存在着一些遗憾,比如始终未能找到模型弹的落点。

图为互联网流传最广的“反击一号”图片,翻拍自某展板上的本图(图源:@迷彩派)

8个月后 ,采用了新型大推力发动机的“反击一号”试飞弹定于1971年2月22日发射。

这次飞行试验任务主要是考验某新型大推力固体火箭发动机性能,当时这种大推力固体发动机技术在国内还是首次应用。

为了取得良好的光测结果,发射“窗口”选择在了22日的清晨。然而,试飞弹点火后不到一秒钟便在空中爆炸了。导弹的残骸散落在发射架周围,很多科研人员伤心欲绝。

第二次飞行试验任务失败后,最终判定的事故原因是发动机壳体的强度不够。

就在这一年的4月,负责“反击一号”的科研人员,告别了E基地,转场到云南的F基地。

图为当时科研人员制作的“反击一号”模型,现在看很简陋(图源:@迷彩派)

“反击一号”的第三批次试验任务,是云南发射场的首次试验任务,也是第二次试飞弹飞行试验。由于第一次试飞弹飞行试验失败,参加执行任务的科研人员工作压力很多,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有条件要完成好任务,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好任务。”

1972年1月17日,第二次试飞弹飞行试验在某发射阵地进行,试飞弹在飞行初始段飞行正常,但是随后就出现了尾翼折断,遥测天线严重烧蚀的问题,尽管此次飞行试验也失败了,但是获得了大量的试验数据,为改进“反击一号”的设计提供了宝贵的数据资料。

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1972年5月15日,第一发独立回路遥测弹进行了飞行试验,导弹在空中爆炸,试验失败。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1972年5月19日,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在得知试验失败后指示:“不要急于打第二发,要认真地把问题搞清楚,然后采取措施,再考虑打第二发。”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1972年5月15日,第一发独立回路遥测弹进行了飞行试验,导弹在空中爆炸,试验失败。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参试部队在传达了中国总理的指示之后,在非常艰苦的科研条件下,进行了事故原因的排查。

在没有电子计算机的情况下,人人一台手摇计算机来计算弹道数据,最终得出的问题是导弹设计上的缺陷。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既然是导弹设计问题,那么出于安全上的考虑,当时对第二发独立回路遥测弹进行了销毁。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
“反击一号”试验在几乎沉寂7年之后,于1979年再次开始了飞行试验。图为目前已经废弃的反击一号反导导弹发射(图源:@战鹰解码记者吴杰)8月25日,第一发模型遥控弹飞行试验弹成功。

9月13日,第二发模型遥控弹飞行试验弹成功。

图为特殊转折时期遭遇半路夭折的“反击一号”导弹(图源:@迷彩派)这两次飞行试验成功之时,正值毛泽东发出“640指示”15周年之际,这两次成功的试验也为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图为特殊转折时期遭遇半路夭折的“反击一号”导弹(图源:@迷彩派)

而正当全体参试官兵满怀信心准备迎接新任务之际,1980年,“反击一号”的研制和试验宣告停止,随后F基地也结束了使命,不久即被撤编。图为特殊转折时期遭遇半路夭折的“反击一号”导弹(图源:@迷彩派)

综编:宫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