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鬼城玉门:中国首个石油基地之殇[图集]

2017-09-10 21:25

编辑:吴桐

从嘉峪关西行70公里,在酒泉戈壁腹地有一座残败破旧的城市,走在城市宽阔无人的马路上,一栋栋排列整齐的6层住宅静静地矗立在祁连山脚下,房屋千疮百孔,周边荒草丛生,这里便是中国第一口油井的诞生地——玉门。(图源:多维记者/摄)

玉门这所城市因油而设,因油而兴,很难想象就在十几年前,这里繁华兴盛,人口多达13万,城市功能齐全,经济发达。而如今它也因油而衰,在资源枯竭后,它褪去了曾经石油带来的光环。(图源:多维记者/摄)

20世纪30年代末,玉门油田开始开发,中国著名地质学家孙健初等三人受命来此勘探,开发凿出中国第一口油井——老君庙一号井,让中国从此摘掉了“无油国”的帽子,也由此拉开了玉门系列油井的开发序幕。此后这里相继诞生了中国第一个油田,诞生了中国第一个石化基地。1939-1949年,这里累计原油产量占全中国总产量的95%。(图源:多维记者/摄)

1957年12月,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这里建成,玉门便作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大学校、大试验场、大研究场所,担负起了“出产品、出人才、出经验、出技术”的历史重任。六十年代起,玉门油田向中国各油田输送骨干力量12万人、各类设备4,000多台,向国家上缴税金120多亿元(1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 (图源:多维记者/摄)

一座“铁人”王进喜的雕像矗立于环岛树丛中,石油工人王进喜因在一次油井井喷时,跳进泥浆池里用身体搅拌石油而家喻户晓,而玉门就是他的故乡。1953年,他就在老君庙钻探大队当钻工,后因“铁人”表现调至新疆克拉玛依油田、大庆油田等地帮助工作。(图源:多维记者/摄)

老君庙油井,一块刻有诗人李季诗句的石碑:苏联有巴库,中国有玉门,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图源:多维记者/摄)

经过多年开采,玉门石油产量逐年下滑,由1959年最高的140.62万吨降至1998年的38万吨,而当前产量也仅维持在70万吨。(图源:多维记者/摄)

两个废弃的油桶残破不堪,足见这个昔日石油“帝国”的衰落。(图源:多维记者/摄)

这个中国最早开发的油田,如今成了小规模及发展困难石油企业的聚集地。(图源:多维记者/摄)

由于目前老油田剩余可采储量十分有限,剩余油高度分散,油水关系复杂,大部分油水井套损严重,现有的开发技术进一步提高采收率的空间有限,增产挖潜措施效果越来越差,加之缺乏储量接替,致使石油沟、白杨河、单北等3个油田濒临报废,老君庙、鸭儿峡已进入后期开采,采油难度越来越大,成本居高不下。(图源:多维记者/摄)

油田宿舍楼,外表看得出它建造的年代,这是第一批玉门石油工人的住所。(图源:多维记者/摄)

这个宿舍区是距离老君庙油田最近的住所。如今这里破败不堪。(图源:多维记者/摄)

宿舍区内的玻璃都碎了,看上去阴森恐怖。(图源:多维记者/摄)

1955年玉门油矿所在地成立了地级玉门市;1958年玉门县政府从玉门镇迁至玉门油矿,并入玉门市;1959年玉门石油管理局成立;1961年市局政企分设,玉门市改为县级市至今,玉门这座城市彻底躺在了石油工业上。(图源:多维记者/摄)

和所有资源型城市一样,资源枯竭的玉门面临着发展瓶颈。21世纪初,玉门市和玉门油田作出迁移决定,大片工厂倒闭,厂房住宅被夷为平地,因油而聚的人们开始迁走。(图源:多维记者/摄)

2005年10月,玉门管理局首批66户职工家庭正式迁入酒泉新城区的“玉兰园”,拉开了数万油田职工整体“下山”迁移的序幕;玉门市政府机关则向玉门镇搬迁,玉门市政府和油田由此“劳燕分飞”,各奔东西了。(图源:多维记者/摄)

与其他资源枯竭型城市不同的原因是,玉门市政府驻地和玉门油田生活办公基地相继搬迁,仅留下部分老市民和油田生产基地,出现相关经济崩溃、大量房屋闲置、就业难与居民收入大幅减少等问题。有人调侃:2万元就可以在这里买一栋楼,36套房,每套房面积50平方米以上。(图源:多维记者/摄)

导致搬迁的直接原因是玉门市与石油管理局之间在很多方面出现了矛盾;根本的原因则是石油资源日趋枯竭,导致玉门市经济社会发展瓶颈出现。(图源:多维记者/摄)

当地人回忆,在以前,油城公园内满是锻炼与恋爱的景象,而如今也只有完好的壁画与楼阁。(图源:多维记者/摄)

“随着最后一批石油工人搬离,老城区的夜晚和周末,彻底没有了喧闹声。”一名当地人介绍。大大的两个舞字,能看出这里曾经的繁华与生活多元。(图源:多维记者/摄)

曾经这里的工人有自己的医院。(图源:多维记者/摄)

当地有多所石油工人自己的学校,听说这里曾经有不少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现在院内堆积着废弃物。(图源:多维记者/摄)

电影院的公告栏中还是十几年前的影讯。(图源:多维记者/摄)

这里原是玉门石油管理局机关的办公楼,典型的苏式建筑,听说当年朱德来视察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图源:多维记者/摄)

2001年,全玉门市66个居委会缩减成33个,2004年又缩减至12个。2009年统计表明,留守老市区的人口已不超过3万人。(图源:多维记者/摄)

老玉门市分为南坪、中坪和北坪。如今,南坪、中坪已空,“留守”的3万人生活在如今的北坪。这些人除了当地居民,多是在此工作的石油工人。(图源:多维记者/摄)

位于玉门老城区解放路上的当地唯一一座红绿灯岗亭,由于人流量锐减也已经停用许久,目前这条不到百米长的道路上聚集着水果摊、饭馆、服装摊、蛋糕店、药店、农贸市场和一家“玉门商场”。(图源:多维记者/摄)

工人下班后在饺子馆内“开小灶”,30个一份的饺子可以吃饱,价格15-20元不等。2006年,玉门市市政府搬迁至市区向西70多公里的玉门镇新区。自此,数千名职工开始了每周百公里的往返于生产、生活区之间的迁徙生活。老城、新城和油田新基地将昔日的油城玉门一分为三。(图源:多维记者/摄)

除石油工人,尚有部分居民聚居在北坪、三台两个安置区的廉租房里,大多是无力外迁的老人、残疾人、低保户和下岗工人,他们每月领取低保费。“一油独大”的畸形产业结构,是玉门市国民经济的重要特征,也是玉门经济迅速陷入衰败的症结所在。(图源:多维记者/摄)

目前,玉门已被列入中国44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名单,由中国中央财政给予资金支持城市进行财力性转移。玉门的废城之痛,映射出中国众多资源性城市的转型困局。(图源:多维记者/摄)

17
3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