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这项国际最高荣誉花落中国[图集]

2017-12-05 22:12

编辑:吴桐

2017年12月5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中国塞罕坝林场建设者获得2017年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图为在肯尼亚内罗毕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塞罕坝林场老中青三代陈彦娴(中)、刘海莹(左)、于士涛的合影。(图源:新华社)

塞罕坝林场位于中国河北省北部,占地9.3万公顷。由于历史上的过度采伐,土地日渐贫瘠,北方沙漠的风沙可以肆无忌惮地刮入北京。1962年,数百名务林人开始在这一地区种植树木,经过三代人努力将森林覆盖率从11.4%提高到80%。目前,这片人造林每年向北京和天津供应1.37亿立方米的清洁水,同时释放约54.5万吨氧气。 (图源:新华社)

据报道称,塞罕坝地处内蒙古高原隆起部分,位于森林、草原和沙漠过渡地带,三种生态景观历史上互有进退,是中国造林条件最艰苦的地区之一。1962年设立塞罕坝国有机械林场时这里有多艰苦?一组数字告诉你:年平均气温零下1.3摄氏度,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摄氏度;年均无霜期52天,降水量只有400余毫米。在有些年份,6月还没送走最后一场雪,8月又迎来了新雪。图为现在的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七星湖景区。(图源:新华社)

如此艰苦的条件,为什么还要种树?塞罕坝人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回答:塞罕坝就像院子的围墙,墙的北边是茫茫大漠,往南是京畿重地。墙倒了,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长驱直入,内蒙古高原沙漠大举南进。从清末开始植被被破坏了的塞罕坝成了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源。于是,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政府下决心建一座大型国有林场,恢复植被,阻断风沙。图为塞罕坝机械林场。(图源:新华社)

恢复塞罕坝历史上水草丰美的面貌,听起来很美,做起来却很难。没有树苗就是第一道难关,高寒高海拔的气候起初让外地运到塞罕坝的树苗种一棵死一棵,幼苗成活率不足8%。塞罕坝人改变惯常使用的遮阴育苗法,首次在高寒地区取得全光育苗成功。图为塞罕坝冬日美景。(图源:新华社)

报道称,2012年,塞罕坝人又开始对最后近9万亩石质荒山进行造林。说白了就是在岩石裸露、土层只有几厘米的荒山上种树。塞罕坝人硬是将7.5万亩石头荒山披上了绿装,并且实现一次造林、一次成活、一次成林。2018年,剩余的1.4万亩石质阳坡荒山也将完成造林任务,那时,塞罕坝将完成全部荒山造林,实现森林覆盖率86%的饱和值。图为工人在运送树苗。(图源:新华社)

据了解,如今的塞罕坝,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中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中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如果将塞罕坝的树木按一米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图为工作人员在塞罕坝机械林场植树。(图源:新华社)

报道称,北京的沙尘天气从上世纪50年代的年均56.2天下降到现在的年均10.1天。在华北地区降水量普遍减少的情况下,塞罕坝年降水量反而增加60多毫米。周边区域小气候也有效改善,无霜期由52天增加至64天,年均大风天数由83天减少到53天。此外,塞罕坝目前有陆生野生脊椎动物261种,昆虫660种,植物625种,大型真菌179种,俨然一座动植物基因宝库。中国林科院评估显示,塞罕坝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提供超过120亿元(1人民币元约合0.15美元)的生态服务价值。图为工作人员在塞罕坝机械林场采集数据。(图源:新华社)

8
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