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翡翠现在这样销售 革了一些人的命[图集]

2017-12-25 10:52

编辑:任盈盈

中国广东肇庆四会玉器批发市场是中国最大的翡翠加工基地,2010至2011年间,翡翠市场的繁盛程度到达顶峰,这里一个店铺流水七八十万(1元人民币约合0.1530美元)。从2013年开始,翡翠市场行情开始下滑。一方面,从缅甸进口的原料上升;另一方面,涌入翡翠玉器市场的从业者增多,一时间,有价无市的景象出现。(图源:VCG)

但是从2016年直播开始在中国兴起之后,这里又变了一番景象。白天,这里有数百位主播手持着直播支架,不间歇地穿梭于各大市场进行直播,展示着来自800多家商铺货主们的翡翠品。每当夜幕降临,货主便排着队到直播间销售,市场非常热闹。(图源:VCG)

这些穿梭于各个档位之间主播有数百位,绝大多数是翡翠行业的从业者,转行做主播,是他们最近一两年的事。由于主播越来越多,为了规范市场,四会的玉器直播销售市场,已经出现了玉都天光墟的专业直播平台,由原来的个人直播,逐渐转变成专业化直播团队经营。(图源:VCG)

一般而言,主播会根据自己眼光,与各个档位的货主进行“砍价”,当价位既达到粉丝们的预期,又留有货主小赚的余地时,即可成交,主播会从顾客手上收取1%到10%不等的佣金。(图源:VCG)

一般来说,在直播交易中,1,000元至2,000元价位的翡翠十分走俏,越往上越难交易。不过,这也和粉丝因素有关。“这些粉丝里面,不光有普通消费者,还有翡翠收藏爱好者,更有以此为进货渠道的中间商,直播做得久,粉丝层次越丰富,收入自然越高。”已有三个月直播经验的一位主播说道。(图源:VCG)

但无论如何,对于直播,货主们内心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直播让翡翠市场的价格变得透明,主播们站在顾客的立场,把价格压得过低;另一方面,翡翠市场行情下滑,如果不通过直播,又怎么打开销路呢?“按之前的模式,生意只会越来越差,以后,我们只有走量,才可能有出路。”一位货主说道。不过,在这些主播出现之前,档位货主们最主要的售货对象,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微商,他们拿货高至十几万,赚得比货主还要多。(图源:VCG)

直播的人越来越多,直播公司直接把好几间十平米左右的玻璃房设到了市场内,方便货主送货。每个直播间内,共有三个人组成,货主、主播和助理。一般说来,货主是通过预约排号的方式进场,在半个小时甚至两小时的时间段内,由坐在对面的主播逐个向直播中的粉丝产品,把关质量。最后的成交方式,依然是在双方的需求共同满足的前提下完成,最后主播从粉丝中提取佣金。当然,直播本身并不产生费用。在这一过程中,“砍价”的能力,是主播的竞争“壁垒”。(图源:VCG)

某直播公司负责人表示,近半年来,七个直播间内,有超过五个,交易额突破了千万。(图源:VCG)

一位主播在根据自己的经验在鉴别一块翡翠制品。(图源:VCG)

也正由于主播惊人的“杀价”,大部分货主的利润空间,从50%直降到10%。在货主们看来,翡翠市场不可能重回以前。(图源:VCG)

对于出身翡翠行业的年轻人来说,这无疑实现了更多的可能。的确,在直播模式的渗透下,一些新的需求正在被挖掘。以其中一家直播公司为例,其针对四会翡翠市场的生态,开辟了缅甸原料代购、翡翠品拍卖、翡翠品代购、翡翠定制、彩色宝石代购等多个直播平台,为商家拓宽另一条销路。(图源:VCG)

不过,不少翡翠行业从业者表示,虽然直播使得全国各地的人认识四会,提高四会玉器的知名度,但难以推动四会翡翠产品规模化生产。接受采访的传统的雕工师卓明辉表示,这和行业属性有关。在四会,绝大部分玉器加工厂都是家庭作坊为主,由夫妻经营,或者是师傅带徒弟的方式。翡翠的手艺人,雕刻一个摆件,短则半个月,长则半年一年。超长周期的生产方式,意味着一个工厂“养活”不了那么多人。(图源:VCG)

学院派的雕工师冯琪智表示,对于大型的翡翠摆件来说,冲击并不大。但由于翡翠行情不好,从去年开始,一些传统手艺人开始转型做玛瑙。这似乎为四会玉器市场寻得了“新的可能”。玛瑙造型丰富,易于发挥和创作,相比于不轻易动刀的“翡翠”来说,其更具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图源:VCG)

在某直播公司负责人看来,直播对翡翠市场的改造,是跳过了中间环节,让进货人或者终端消费者直接获得更丰富的源头信息,对提升市场总量有促进作用。“产品几天时间卖到消费者手里,需求可以通过直播反馈到货主这里来,对整个消费市场是好的。只不过,革了很多中间商的命。”(图源:VCG)

14
14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