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养蛙”背后揭露空巢青年危机[图集]

2018-01-29 07:50

编辑:凯迎

日本游戏《旅行青蛙》从2018年1月10日起,开始“称霸”中国免费游戏榜单,截至1月22日,微博上的相关话题,阅读量达到12.5亿次。这款游戏没有社交属性,没有竞赛,不需要升级抗敌。但“佛系养蛙”,却让年轻人爱不释手。养蛙游戏的背后反映了空巢青年的现象。空巢青年指的是与父母及亲人分居、单身且独自租房的的年轻人。在中国,“空巢青年们”有近2,000万。孤独是他们生活的主旋律。林治,23岁,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房屋租赁中介门店做销售顾问。林治自述:我一个人住,很小就有在外漂泊的经历,我不怎么恋家,一般没什么事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父母。我觉得我心态挺老的,身上没有多少年轻人的活力。我喜欢开朗可爱的女生,喜欢和东北人聊天,他们那种乐观豪爽很吸引人。(图源:VCG)

宋文颖,24岁,在北京海淀区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宋文颖自述:很多人觉得在北京一个人挺苦的,我还好,第一份工作周六周日都有休息,自己出去逛超市商场,或者爬山。要是打算一天宅在家里的话,就会放着音乐,在家里大扫除,然后自己研究做点好吃的,看看美剧,晚上夜跑。自己一个人住有很多事要自己去做。在外面热闹的环境中玩完,回到出租屋一个人安静下来就感觉孤单,以前读书的时候上个厕所都要和同学一起。现在,特别是晚上坐公交或者地铁,看着外面那种灯火通明就感觉挺难受的,就会很想家。(图源:VCG)

陈全洲,38岁,在北京市朝阳区做旅馆生意。陈全洲自述:我来北京到现在有十年了。我觉得我也算是个空巢青年,我结了婚,老婆在湖北老家带孩子,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人住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做旅馆生意后,考虑到降低成本,现在就我一人运营着9间房,每天就是在家呆着,要么就拿手机玩,上午还好点打扫卫生收拾房间,我来北京十年,没去过长城。我一个人挺喜欢弄菜的,中午吃完饭就睡觉,有时不睡觉就去村里旁边的小公园转转。我现在就想是多赚点钱在县城买套房,那样孩子读书也方便。(图源:VCG)

孙家耀,30岁,在北京市海淀区一家公司从事程序员工作。孙家耀自述:我2009年来北京读书,毕业后在北京住过两个地方,现在住在北苑路北这边的一个单间。我住的地方大概十几平米,我觉得一个人住有好有坏,有人喜欢静,喜欢这种状态,我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比较孤单,心情不好的时候也难找到人去倾诉,还有生病的时候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看医生,我觉得到大城市打拼,一开始大部分人都会有空巢青年这么一个过程,要慢慢从这种状态中转换出来。(图源:VCG)

唐晓玲,27岁,从韩国留学回北京,现在文化公司工作,租住在北京三元桥。唐晓玲自述:一个人住挺好的,要说没有一点孤独感不可能,偶尔还是有的。我觉得空巢青年这方面主要是映射一种心理上的空虚孤独吧,其实在哪个城市生活都一样,我的适应能力还挺强。工作很多年的人和我们这种出来工作一两年的人心态差别很大,像我这种现在还很兴奋,可能再过几年后我就会去别的地方。(图源:VCG)

彭柏瑜,27岁,来自台湾,在北京一家公司从事影视类工作。彭柏瑜自述:我在清华大学读的研究生,我在台湾的同学也经常叫我回台湾工作,目前我只想在北京、上海生活,我喜欢大城市那种文艺类的气息。在台北,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去剧场看电影或者去看展览,北京很大,我也不熟悉,一般出去玩得少。(图源:VCG)

伊雷,28岁,在北京一家新媒体公司工作。伊雷自述:我是2010年来北京的,我觉得一个人住挺好的,我也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这几年没想结婚的事,一方面自己经济能力没达到,另一方面自己也没玩够。来北京后我一直从事的是记者采编类的工作,希望把现在这个行业做深做透,今后不管是转型管理还是经营或者去从事别的行业都可以。(图源:VCG)

左一,28岁,目前在创业阶段。左一自述:我这人不抽烟不喝酒,在北京工作那么忙那么累,我觉得在住上面还是要追求舒服点。目前房子签了三年合同,没什么大问题就一直住下去吧。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去找事情干,我喜欢看书,经管、文学小说类的图书都会时常翻翻,无聊的时候我就去唱歌,或者和朋友聚会。我性格是很外向,加上工作上也涉及到商务这块,就会和不同的人聊,所以很少会感到孤独。(图源:VCG)

杨文豪,28岁,从事互联网金融工作。杨文豪自述: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回去就基本呆在住的地方。我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在北京越来越少了,很多人去了别的城市,我觉得在外面肯定避免不了,肯定要经历空巢青年这样一个过程。这种状态就是比较无聊,孤单倒没有,男的还好,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心里上肯定有孤单的感受。(图源:VCG)

1
9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