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生命:尘肺病人的死亡之路[图集]

2018-02-08 04:02

编辑:任盈盈

尘肺病患者是中国各地单纯追求经济发展而忽略生态环境和工人健康的牺牲品。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职业病防治处于失控阶段,尘肺病病人大量致病于那个时代。每年,都有大量的工人患上尘肺病。这些工人一旦病情加重,就会失去工作能力,用人单位很多时候会解除与他们的劳动关系,他们只能回到农村等待死亡降临。2018年1月21日,一位尘肺病人胡汉清不敌死神去世,火化后,骨灰被抱回老家下葬。(图源:VCG)

胡汉清,去世时37岁,是湖南省桂阳县白水乡四境村人,为了过上好日子,远赴广东四会,和玉器打了5年交道,却不幸患上了尘肺病。这是胡汉清生前不能自主呼吸,所以每天鼻腔里插着吸氧机来维持生命。(图源:VCG)

胡汉清说:“千不该,万不该,都怪当初入错了行,我们夫妻俩把命都搭进去了。”四会被称之为玉器之乡,从业者有数万人,其主要来自福建、湖南、广西、河南等地的农民工。四会市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玉器销售和生产基地。(图源:VCG)

每一件精致的玉器奢侈品,给富人带来了享受,却给穷人带来了灾难。(图源:VCG)

自从患病后,夫妻俩四处寻医,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后来才知道尘肺病是不治之症,花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图源:VCG)

2017年6月3日,胡汉清65岁的堂叔欧兴旺患尘肺病去世,这是村里第二位去世的尘肺病患者,村民在帮忙举行葬礼。没想到第二年,胡汉清就也因为尘肺病去世了。(图源:VCG)

胡汉清夫妻俩育有一儿一女,本该是个幸福的家庭。尘肺病彻底改变了这户人家的命运。(图源:VCG)

由于父母早逝,胡汉清15岁就在外打工。打工期间认识了妻子黄玉连。2006年,胡汉清带着妻小到广东四会市从事玉石打磨行业,没过几年,夫妻双双查出尘肺病,吃药打针花光了积蓄,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胡汉清临终前曾多次埋怨自己入错了行,把妻子也给害了。(图源:VCG)

看到丈夫滴水不进,黄玉连心里很难过,她说丈夫快不行了,后事一点准备都没有。胡汉清说:“我们是夫妻作坊,找谁去维权?老家也不管,人家觉得你在外打工得病了,让我们来擦屁股?搞得我们有苦难言,里外不是人,姐妹几个低保始终办不下来。”(图源:VCG)

2018年1月21日早上7时多,黄玉连早早地来到太平间门口等待。见到丈夫遗体那一刻,黄玉连猛地扑了上去,哭喊着丈夫的名字:“汉清,你不能走,不能撇下我们。”由于情绪激动,她趴在地上,紧紧地拽住担架,想多看丈夫一眼……(图源:VCG)

从医院到殡仪馆有三十四公里,长沙下着大雨,胡汉清静静地躺在车上,这个尘肺病人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妻子和儿子坐在两旁,泪水、雨水,陪伴着胡汉清走过最后一段里程。(图源:VCG)

妻子说:“听别人说老家火化便宜,但偷运尸体抓住了要罚款,所以就在这里火化了。”(图源:VCG)

殡仪馆的师傅了解到她家情况后,火化费用从4,1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2美元)减少到3,500元。妻子取出了2,000元,胡汉清的二哥拿了1,000元,胡汉清钱包里还有700块。(图源:VCG)

胡汉清火化前黄玉连跪在地上祈祷。当听到有人喊胡汉清的名字,从窗口接过丈夫的骨灰,黄玉连感觉丈夫的骨灰就像荞麦皮,师傅说尘肺病人的肺很难彻底烧成粉末。(图源:VCG)

胡汉清的骨灰盒里没放贵重物品,只放了一副他生前戴过的眼镜,外面有一块红布裹着,儿子紧紧地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妻子带着悲伤踏上了返乡的路程。(图源:VCG)

下午三时许,车停在了村口,按照当地习俗,人死在外面不允许进村,胡汉清的新房还未落成,所以骨灰只能存放在村外。村民找来几根木桩,在路边搭建了一个简易灵堂。(图源:VCG)

在办丧事这件事情上胡汉清家族对此意见不统一,认为怎么也要买口棺材,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但买棺材就要办酒席,至少要五六十桌,整个丧事办下来,少说也得花三五万……最后什么仪式也没有办。(图源:VCG)

1月22日早7时,胡汉清的几个亲戚扛上锄头、铁锹,儿子抱着骨灰盒,女儿抱着遗像,妻子扛着花圈快速穿过村子。胡汉清的墓地在他家西侧的一个小山头上,这也是他们家的承包地,葬礼上听不到传统送葬队伍的锁拉声,只能听到妻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图源:VCG)

墓地的石块,就像胡汉清的肺一样,非常坚硬,只挖下去一尺多,就挖不动了。儿子在坑里撒了一把土,说了句:“父亲入土为安。”紧接着把骨灰盒放了进去,坟头没有立碑,只放了四五个肉包子。(图源:VCG)

胡汉清下葬后妻儿久久没有离去。丈夫去世后,黄玉连把四会的房子给退了,屋里的家当一共卖了270块钱。她说:“我们已是家破人亡,走投无路,但我作为母亲一定会拉扯两个娃长大。就担心我撑不到那天,因为我也是个三期尘肺病人!”(图源:VCG)

胡汉清的儿子把遗像挂在还未完工的新房里。胡汉清打工期间很少回家,因为老家的房子早塌了,只有一块40多平米的宅基地闲置在那里。重病中,胡汉清下定决心盖新房,希望有一天能够回老家。他到处委托亲戚帮忙,所用的建材和人工费全部赊账。2017年12月8日,新房封顶,胡汉清请朋友开车送他回家。晚上,他怕人嫌弃一个插着氧气的人住家里,就把制氧机电源插在新房,然后钻进车里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图源:VCG)

安葬完丈夫,黄玉连紧接着就赶往娘家,因为尘肺病姐姐也快不行了,家里把后事都准备好了。黄玉连家里没有男娃,父母就指望女儿养老,如今三个女儿,就有两对夫妻是尘肺病。母亲见到自己两个闺女,抱头痛哭。黄玉连姐姐体重和一袋面差不多。2012年查出病后就一直呆在老家,如今24小时离不开制氧机,因担心山里停电,家里还准备了两瓶氧气,2017年,她在省城长沙住了四次院,花光了积蓄。姐姐说:“没指望了,活一天,算一天,这个病真是害死人,没得救了。”(图源:VCG)

6
22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