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300年历史的古渡口和其孕育而生的真武场[图集]

2018-03-13 05:30

编辑:韩宁

重庆江津区支坪街道办事处真武渡口,外界鲜有人知道,这个渡口已经存在了300多年,摇桨撑船的场面也延续了300多年,渡口旁的真武场更在300多年的历史烟云中,缔造出现存的重庆之最:在一个场镇居然藏着客家移民会馆遗址群。(图源:VCG)

代勤华今年56岁,古渡口现在的撑船人。河面宽百余米,天亮开工,日落栓船回家,是他每天的生活写照。半夜,若遇两岸的人突发疾病等紧要事,他也会来撑船。代勤华跟随便遇到的当地人一样,凡谈到古渡口或真武场话题,都能对当地的历史侃侃而谈。“现在,这条河把真武场分隔对岸,确实不方便大家出行,”他说,“但是,300多年前,因河才有现在的真武场。”(图源:VCG)

目前,他撑的船是铁皮船,单次每人1元。迄今,他撑了约20年的船,渡人渡肥料也渡猪牛等牲畜。时间再往前推,他祖辈也在渡口讨生活。在他的记忆中,30年前,渡船是义渡,免费。义渡结束后,单次乘船收费从2分人民币、3分人民币、1毛5分人民币、5毛人民币,涨到现在的1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图源:VCG)

真武场的繁华往事,离不开河更离不开船。从撑船摇桨的渡船层面讲,它是古镇延续至今的活化石。江津地方史的信息表明,清康熙六年(1667年),全县114户,1032人。随着“湖广填四川”的客家人到来,清末时的江津人口达到了80万。綦河边的真武场,逐渐成为顺河而来的客家人重要聚居地之一。(图源:VCG)

人以群分,这些来自湖广、江西、福建和广东等地的客家人聚一起时,追亲寻祖之情日增,先富起来的,牵头筹资建立会馆。群分以原籍、语言,甚至习俗为粗细条,遂出现了福建人的天上宫、广东人的南华宫、江西人的万寿宫,以及不分原籍可聚在一起进行“民间断案”的灵官祠。图为天上路13号的天上宫,这是当年的福建会馆。(图源:VCG)

福建会馆里至今还供奉着妈祖。(图源:VCG)

福建会馆外墙上长着枝繁叶茂的大树。(图源:VCG)

福建会馆天上路至今还是石板铺路的老模样。(图源:VCG)

真武客家会馆群的南华宫(广东会馆)内部。(图源:VCG)

真武古渡口旁的老树向人们讲述着真武场古老的故事。(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3月2日,重庆,真武街上的古瓦老房。(图源:VCG)

谢成开今年90岁,住在灵官祠(旧时民间断案所用)附近。现在,灵官祠遗址仍在,属一楼一底夹壁房,面积累计三四十平方米。据回忆,他三四岁时,祖父是真武场码头信字堂的袍哥大爷,屠户,为人正直。正因如此,祖父常被街坊邀去灵官祠“断案”。在谢成开的记忆中,灵官祠断案的方法奇特且市井味浓郁。图为谢成开的家里还挂着祖父的遗像。(图源:VCG)

那时,小至吵嘴打架,大到拆房掀瓦之类的街坊纠纷,双方各觉在理又互不相让时就会来到灵官祠前,各自杀鸡或宰鸭后,赌咒发誓据理力争,强调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然后,双方进灵官祠,在谢成开祖父等当地有威望者前陈述,求公断。图为北京时间2018年3月2日,重庆,当年袍哥断案的灵官祠如今已有住客。(图源:VCG)

客家人划船而来,定居后,划船把川盐中转到贵州。贩卖川盐带来的财富开始在这里聚集,鼎盛时期,真武场出现九宫十八庙及马家洋房等名噪一时的建筑。当时的繁华,现在有实物佐证的是马家洋房。上世纪初,有马氏三兄弟迁来真武场,先在场上办碗厂,财力渐盛时,又开了锅厂。铸的锅是盐锅,从水路运四川自贡换川盐,然后顺水路运回,再把川盐转运贵州。(图源:VCG)

这样的经营模式让马家财富如滚雪球般增大。1920年,马家风云人物马季良,在当地建起有广场、仓库、住宅、花园等设施的庄园,施工图由当时的西方领事馆提供,然后结合中式风格,耗时3年方才完工。现在,走进马家洋房,窗、大门,甚至落水管等,仍掩不住当年的豪华及高超的建筑工艺。(图源:VCG)

由武汉西方白人使馆设计的马家洋房图纸。(图源:VCG)

如今马家洋房的内部场景。(图源:VCG)

马家洋房内吊灯上的吻兽。(图源:VCG)

马家洋房存放食盐仓库的墙有一米多厚。(图源:VCG)

为防止歹人抢劫盐库,仓库的门窗离地都很高。(图源:VCG)

10
2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