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最后的“大漠隐者”[图集]

2018-07-30 14:51

编辑:崔媛媛

在互联网等现代科技已经普及的中国,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依然居住着原始牧民克里雅人。四百年来他们隐居在这片大漠深处,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是“大漠隐者”。然而随着公路的修建和旅游的发展,克里雅人还是与现代文明遭遇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在融合与冲突中悄然发生着改变。(图源:VCG)

克里雅河流域气候恶劣,由于深处沙漠腹地,这里春天常有沙尘,遮天蔽日,夏天又酷热难耐,9到10月是这里的黄金季节,天气凉爽,胡杨和红柳变得色彩斑斓。克里雅河流域一共居住了1,400人,其中几十户人聚集在达里雅博依乡,而那些散居在外的,最远距乡里80多公里。(图源:VCG)

在达里雅博依出门是大事,出发前车上不但装满了货物,车里车外也坐得满满当当都是人。距村落最近的于田县城也有240公里路程,一路上要沿着克里雅河边的沙漠和芦苇荡穿行。这非常考验驾驶人的技术和胆量,即便是熟门熟路的年轻人,每次也要开12个小时。因此,达里雅博依乡也被称为“中国最难到达的村落”。(图源:VCG)

克里雅河水主要由昆仑山雪水融汇而成,春天大河浩荡,冬天就只剩下干枯的河床。每年克里雅河都会洪水泛滥,还经常改道,克里雅人居住的地段属于400年前的古河道,有时候洪水来了还要搬家。这是在一条从克里雅河引水的水渠里,地下的暗坑把车掀翻了。(图源:VCG)

以前,达里雅博依是没有房子的,人们住在胡杨林旁边的小窝棚里,羊走到哪里,人就去哪里睡觉。克里雅人的食谱很依赖羊肉,在夏天,每户人家每一个月就要宰杀一到两只羊。对羊肉的需求导致了畜牧业的扩张,五年前,当地畜牧量就已经超过最大承载量两倍。(图源:VCG)

由于世代离群索居,村里多见近亲结婚现象,也常能见到智力低下的孩子,买提吐迪90年出生的妹妹就有些智力低下。这是买提吐迪在偏远的一户人家收购大芸和羊皮。克里雅人并不会耕作粮食作物,政府会按户免费供给面粉和油盐,而当地的收入则主要靠卖羊皮和一种叫做“大芸”的名贵的中药材。(图源:VCG)

买提吐迪在村子收购野生大芸和羊皮,然后装车运到于田县,以每公斤30-40元的价格卖掉。大芸被称作“沙漠人参”,因为沙漠地区生态脆弱,在新疆别处是不允许挖大芸的,只有在这里被特许。虽然大芸给当地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大家还是觉得“挖大芸没有放羊好。”(图源:VCG)

2001年起,当地安装了太阳能发电板、卫星接收器和压井,不过对于距乡政府很远的村民来说,他们依然要去克里雅河边取水。克里雅河水含氟量高,外面的人喝了会觉得肚子胀,外地曾经援建过净化水工程,不过由于河流每年无序改道,已经被废弃。(图源:VCG)

当地人用压井取水。克里雅人生存必须的食物、水、火等都有赖于河水滋养起来的达里雅博依绿洲。然而近年来中上游水资源利用增加,这里的用水量随之减少,加之绿洲内人口增长,牲畜头数增加,绿洲植物群落退化严重。(图源:VCG)

麦才地是乡里电视转播站唯一的工作人员,不过因为村里的用电不稳定,他的工作也是断断续续的。村里的用电一直是个大问题,外面援建的光伏电站无法工作,乡里买来了发电机也坏了。村里没人会修,厂家的工程师从乌鲁木齐费劲跑来一看,发现原来只是简单的问题。(图源:VCG)

30年前,村里兴建了小学,现在学校有5个老师,50个学生,一共3个班。学校只开设了1-3年级的课程,3年级以上的孩子就要于田县城读书。2000年,学校的校舍成了危房濒临倒塌,全校学生面临失学,后来地方投资百万才重建了校舍。(图源:VCG)

买买提·肉孜是学校的语文老师,从乌鲁木齐职业中学毕业后回到家乡。买买提在职中学的是体育,但学校语文老师不够,他的汉语比较好,就来给孩子们教语文。买买提用并不很标准的汉语朗读一遍后,孩子们跟着念出来的完全变调了,“等到第二天回来,学生还是一句都不会。”和县城的孩子相比,这里孩子的汉语只会一句“你好”。(图源:VCG)

村里仅有一所卫生院,不过医疗条件很差,医师护士包括院长一共才10个人。阿不都·赛莱姆患了白内障,晚上基本看不到,白天也只能看到60%。上午朋友来看她,两个人一起在房里嚎啕大哭。像白内障这种不难治疗的眼病,在这里就是天大的难事。即便是严重一点的肚子疼和感冒,也需要去于田县城看病。(图源:VCG)

每周五是当地人做礼拜的日子,也是村里最热闹的巴扎(集市)天。这天,散居在外的克里雅人会利用各种交通工具赶到村里。村里的商店平时不怎么开门,那天也都开门迎客。在贴满流行明星海报的理发屋里,两名小伙子在排队刮胡子。(图源:VCG)

在巴扎上,两位克里雅人互相问候。每个克里雅人见面都会互相问候,谦恭而热忱,他们说话柔声细语,从来不会生气吵架。随着现代文明的渗透,很多人来到这边旅游参观,克里雅人也都表示欢迎,不会拒绝外人的拍照。(图源:VCG)

肉孜·吾斯曼江和儿子在自家的商店前,和其他小店售卖饮料方便面不同,他家的商店售卖药材、茶叶、果酱等。吾斯曼江家生活条件明显高于其他家庭,儿子在和田职校学美容,是村子里唯一用VCD机看碟片的人。由于电力缺乏,这里没有人看电视,也很少有人听收音机,大多数家庭中的电器只有手电筒和手机。(图源:VCG)

哈丝亚提的女儿是在自家炕上接生的,才出生8天。她家有辆车在于田县和乡里之间跑运输,生活条件相对较好,平常能吃到于田带过来的蔬菜,已经不用过以前那种顿顿都吃在沙子和灰烬里闷熟的“阔买齐”(馕饼)的日子了。(图源:VCG)

去于田县的越野车里挤了19人,大部分是去县城读书的孩子。司机艾力说,这还不是最多的,有次他的车子坐了35个去上学的孩子。“希望路好走一点。”当被问到有什么愿望时,孩子们的家长笑笑说。2017年,村里到于田县的道路,终于有一半铺上了柏油。(图源:VCG)

趁车子检修,学生们踢毽子来舒缓腿脚。2017年,村子被列入拟创建的4A级景区名录。今年,这里的人们和学校、卫生院等也开始陆续迁往距于田县92公里的新区,以后只会留一小部分放羊的人住。不过很多村民还是不愿意迁居,“喝惯了含氟高的水,羊也吃惯了这里的草。”但克里雅河的流量正逐年减少,未来甚至可能会干涸,“我喜欢这里的风景,我想回来,但是其实已经回不来了。”村里考上新疆财经大学的库瓦汗说。(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9
19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