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历史 围观考古研究院拯救文物的特殊“医生”[图集]

2018-08-28 05:42

编辑:方如一

北京时间2018年8月17日,记者走进中国广东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实地探访文物保护修复团队。图为在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2004年就在这里工作的凤姐用石膏补配一件广州黄埔茶岭遗址出土的先秦新石器晚期的陶鼎。(图源:VCG)

在绿树环绕、层层掩映的老城区里,有一栋老楼,没有门牌也没有任何文字标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科技研究部就毫不起眼地坐落其中。图为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摆满了刚出土等待修复的文物。(图源:VCG)

推门而入,二十多个蓝色箩筐排列在地面上,刚出土不久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陶器文物碎片覆盖着大量墓葬内的泥土,静静地躺在其中。碎片数以百计,最小的只有指甲盖儿那么大。(图源:VCG)

凤姐在修复文物。(图源:VCG)

不足100平方米的金属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好似一间化学实验室,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石膏和药水试剂的气味,老旧的工业电扇呼呼吹着,四下的工作台面上铺满了手术刀、竹签、胶棒等。(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文物保护修复团队。(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桌面上摆放开清理完的出土陶器碎片,修复师正在拼对然后用胶水粘接。(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文物修复师们在修复一批黄埔茶岭遗址出土的先秦新石器晚期的陶器。修复一件陶器一般要经过清洗、拼对、粘接、补配等步骤。(图源:VCG)

考古文物修复工序繁杂,规矩多,不能改变文物原状,又要让每一步操作都可再处理,不是在工地上晒一整天,就是在实验室里坐一整天。图为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文物修复师在修复青铜器。(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的库房里摆满了修复的陶器。(图源:VCG)

所谓的刮土,是指为了更清楚地观察和判断遗迹现象,考古工地需要不停地刮面,刮去表皮的干土、浮土,通过泥土的质地、颜色、形状来判断遗迹和地层堆积,并划出轮廓线。(图源:VCG)

在保护科技研究部里,涉及要保护的文物并不局限于像青铜器、铁器、陶瓷器这样的可移动文物,近几年还逐步尝试开展土遗址、木质文物等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图源:VCG)

文物出土提取后,便被送进了实验室,它们通常都是一堆“碎破烂”,满身泥土,难以辨认。没有人知道毫不起眼的它们在几千年前是何模样。它们零散、破败,静静地躺着,等待“文物医生”的一双巧手来还原。(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的库房里摆满了修复完的陶器,修复完的文物要归类入库登记。(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桌面上摆放开清理完准备拼对粘接的陶器碎片。(图源:VCG)

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里摆满了刚出土等待修复的文物。(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2
16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