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实摄影师传在新疆失联 他的镜头不说谎[图集]

2018-11-27 04:28

编辑:吴桐

常居纽约持美国绿卡的中国纪实摄影师卢广在新疆失联,疑被国安带走。卢广的妻子徐小莉在Twitter发帖,卢广10月23日应朋友邀请,前往乌鲁木齐,同月31日卢广前往喀什旅行,并在11月3日返回乌鲁木齐,其间都有与妻子或友人联系。然而自返回乌鲁木齐当晚开始至今,卢广再没有联络妻子或友人。徐小莉其后经朋友查探,以及向卢广户籍地浙江永康部门查询,得知卢广与邀请他前往新疆的友人均被国安带走,未知原因。图为摄影师卢广(资料图)。(图源:VCG)

卢广从事纪实摄影25年,透过镜头揭露大量中国内地社会弊病,包括河南爱滋村、工业污染、贫富差距等,2008年凭“关注中国的污染”图片获2009年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及2010年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大奖。2018年10月,卢广曾在上海发表演讲提及自己的经历,他当时称地方上官商勾结导致污染严重,而他发表环保相关作品是要让政府看到问题、解决问题。图为2002年12月14日,卢广在江苏省举办的一场禁毒宣传活动中介绍自己的作品。(图源:VCG)

2004年,一组反映中国河南艾滋病状况的图片《艾滋病村》在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又称荷赛)中获得当代热点新闻类(系列)一等奖,这是中国内地摄影师10几年来不懈地参加"荷赛"第一次以悲惨的社会问题的现实图片在世界上获得大奖。因为《艾滋病村》的获奖和传播,河南的艾滋病人开始被当地政府关注并得到救助,而《艾滋病村》的拍摄者卢广也被世人所知晓。图为卢广和他的《艾滋病村》作品。(图源:VCG)

无论是职业的新闻摄影记者还是自由职业的摄影师,他们都清楚一点,无论世界上哪个国家哪个政府哪个领导人,谁也不愿在他的任上被别人“扎针”,所以,卢广的所做所为让一些政府官员不高兴。别说是政府官员,就是当年卢广以云南瑞丽吸毒女为对象拍摄的一组图片在报刊上发表后也引来中国摄影界水火不相容的热评。摄影圈里的人说起卢广,几乎百分之百地认为他是一个专拍社会"阴暗面"的自由摄影师。图为卢广《艾滋病村》的作品。(图源:VCG)

卢广曾在浙江老家开着一家影楼和广告公司,不说"日进斗金"却也是收入颇丰,可他在日子过得优越后却对实现摄影家的梦想耿耿于怀,他觉得做人的价值并不仅仅是挣钱。1993年夏,他来到北京,在朋友的推荐下进入中央工艺美院自费学习摄影。卢广获得不少奖,证书证章装了满满一抽屉,让朋友们既嫉妒又佩服。图为1994年12月,在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宿舍,学摄影的卢广(上铺)忘不了搜寻拍摄信息。(图源:VCG)

在学习期间,卢广听说了中国西部万人淘金的事,淘金不仅破坏着本已沙化严重、生命脆弱不堪的植被,更使得当地官商勾结腐败滋生。他没有考虑会不会有危险,第一次只身跋山涉水几千里前往一个不知生死的地域去拍摄。而此次千辛万苦得到的结果让他看到了来自于真实图片所产生的巨大力量。报道摄影《西部大淘金》在媒体上刊出后反响强烈,当地政府在强大的压力下最终做出在几年内彻底关闭当地金矿的决定。图为列车上的卢广。(图源:VCG)

《我的镜头不撒谎》是卢广给自己拍摄的一组图片起的标题,光看这个标题就会让人产生辛辣的联想。卢广被媒体称为“亡命天涯”的摄影师,他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摄影家"的称号。卢广曾表示,家人曾接到恐吓电话,哭着要他别干了,“我不是为我自己干,是看到那么多百姓的问题,他们上访被抓去、又被判刑,要为他们呼吁。”不过一直没出过“重大事故”,他说妻子还是支持他的。(图源:VCG)

有人问卢广:“你现在功成名就,这是否意味着最艰苦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卢广说:“恰恰相反,最艰难的阶段我以为还没到,而且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到。对于我来说,只要我不放弃社会问题的摄影报道,我的危险随时都是存在的。”(图源:VCG)

作为中国著名的摄影师,卢广在业界很受推崇,经常会参加一些摄影相关的活动。图为2012年12月20日,摄影师卢广现身北京雕刻时光畅谈十年摄影历程。(图源:VCG)

2014年11月23日,摄影师卢广在广东东莞做讲座。(图源:VCG)

2015年12月27日,著名纪实摄影家、荷赛金奖、史密斯人道主义奖得主卢广现身深圳摄影公益讲堂,讲述拍摄《中国污染调查》的心路历程,现场座无虚席。(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1
11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