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尘肺病夫妻:丈夫和姐姐去世 她嫁给了姐夫[图集]

2018-12-05 18:23

编辑:叶昆石

2018年10月18日,黄玉连和姐夫领了结婚证。5月14日,38岁的姐姐去世了,再过十几天就是妹妹黄玉连36岁的生日。姐姐上气不接下,浑身在颤抖,要姐夫抱紧点,说心里滚烫。姐姐身旁呼吸机里的水泡在剧烈翻滚,她用力睁开双眼望着姐夫,泪水从她眼角流到凸起的耳根,姐姐使出心肺最后一口气对姐夫说,“和妹妹照顾好父母,把孩子拉扯大!”话音刚落,姐姐倒在姐夫怀里永远闭上了眼睛。(图源:VCG)

2005年春节,姐姐带回“喜讯”,“广东四会玉器加工业火爆,只要能吃苦就能挣到钱。”消息很快在家族里传开,兄弟姐妹,远亲近邻纷纷跑去“淘金”。中国广东省中部城市四会堪称全球最大的玉器销售和生产基地,从业者多达数万人。图为2017年6月1日,黄玉连一家。(图源:VCG)

黄玉连夫妇和姐姐、姐夫弟弟3家年轻人拖儿带女都加入到这支淘金队伍,兄弟姐妹们在郊外合租了一层民房,每家投资几百元人民币购置了简易的玉器打磨机,家庭小作坊就这样正式开工了。(图源:VCG)

虽然每月2,000多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6美元)的收入和在外打工相差不大,但家庭作坊的优势是夫妻俩每天能在一起,母亲抱着孩子喂奶,还能腾出双手打磨玉器,白天黑夜干个没完没了。(图源:VCG)

姐夫的父母也从山里赶来帮助带孩子,几乎整个家族都来到了四会。黄玉连居住的周围多达数千家作坊,到处弥漫着粉尘,走到哪都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使得越勤快的人,埋下灾难的种子越深。(图源:VCG)

2011年10月,丈夫的母亲去世,黄玉连夫妇连夜赶回老家。葬礼上丈夫突然感到胸口疼痛,脸上苍白,家人赶紧将他送往当地卫生院抢救,医生建议去大医院做检查,夫妻俩来到中国广州市职业病医院,检查结果都是——尘肺病。(图源:VCG)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黄玉连不敢对外声张,只告诉了姐姐,因为兄弟姐妹们每天和玉器打交道,谁都害怕听到这个坏消息。姐姐和弟媳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和黄玉连夫妇是一样的,姐夫兄弟俩吓得不敢去医院,担心查出病情精神给垮了,抱着侥幸的心理想逃过这个病魔。(图源:VCG)

2016年,丈夫和姐姐、弟媳3人同时在中国湖南省长沙市住院,医生劝姐夫兄弟俩也做个检查,结果还是未能逃脱。一时间,3个普通农民家庭经历了塌方式灾难,每家都有2个未成年的孩子。为了救命,3个年轻家庭共花了100多万元人民币治疗费,每家都欠下十几万外债。2016年12月20日,28岁的弟媳去世了,撇下一双幼小的儿女,她是村里因尘肺病去世的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图源:VCG)

这时丈夫和姐姐已病入膏肓,他们都不想死,希望再挣扎两年,但他们剩下的日子确实不多了。丈夫很想叶落归根,死在老家,但父母已去世,家里的老房子塌了。他说,“哪怕给孩子盖间茅房也算个家,如今连个家都没有。”(图源:VCG)

2017年12月,黄玉连夫妇四处借钱,委托亲戚在丈夫老家盖房,工程进展到一半丈夫感到自己快不行了,请朋友开车送他回老家看一眼。路途遥远,丈夫抱着氧气袋,车上还备了一台呼吸机。走到半路还出了车祸,车窗玻璃撞碎了,但他看到盖了一半的新房,心里还是有点安慰,再撑几天,这口气就能留在这座新房里了。(图源:VCG)

2018年1月20日,黄玉连丈夫将呼吸机电源接到在建屋里,一个人窝在车里上气不接下气。早上朋友过来开车,发现他快不行了,连话都说不出来。赶紧送往县医院抢救,随后又转往市医院,医生劝他还是去省城大医院,最后送到长沙职业病医院抢救,可丈夫这口气还是没能留在故土。(图源:VCG)

2018年1月21日,当在外打工的黄玉连见到死去的丈夫时哭的死去活来,遗憾没见到亲人最后一眼。玉连很想把丈夫的遗体运回老家安葬,但偷运尸体违法,并且她拿不出钱来给丈夫买棺材,遗体只好在当地火化。(图源:VCG)

黄玉连买了一个最便宜的骨灰盒,将丈夫生前戴过的眼镜放在里面,外面用一块红布包着。从长沙到丈夫老家有400多公里路程,黄玉连泪洒一路,紧紧地望着那一动不动的骨灰盒。(图源:VCG)

第二天清晨,送葬队伍听不到悲伤的哀乐,唯一能听到黄玉连和两个孩子的哭啼声。丈夫的墓地距离他家新房有一段山路,几个农民很快挖了一个比骨灰盒大点的坑,黄玉连哭喊着对不起丈夫,家里实在没钱买棺材。(图源:VCG)

丈夫的葬礼很快就结束了,黄玉连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四会的“家”。夫妻俩打工十几年好不容易建起的这个“家”,所有家当只卖了270元人民币,唯一值钱的是丈夫生前用过的摩托车卖了400元人民币。(图源:VCG)

儿子在外地上学,2018年暑假很想回家看望母亲,但黄玉连一家连个稳定的家都没有,儿子只好在当地餐馆打工度过了这个暑假。自从父亲去世后,儿子再没见到过母亲和妹妹。(图源:VCG)

姐夫担心家里停电,呼吸机无法运转,就从医院里租用了3个氧气瓶。此时的姐姐连说话都困难,见到亲人只是面带苦涩的微笑。2018年5月14日,姐姐实在支撑不住了,距离丈夫去世4个月后也断气了,在不到半年里黄玉连的丈夫和姐姐相继去世。(图源:VCG)

2018年7月6日,姐姐去世后不久,黄玉连和姐夫,还有姐夫的弟弟三人一同前往河北省北戴河煤矿职业病医院接受治疗,黄玉连和弟弟的病情已发展到三期,姐夫是二期,3个年轻人都从肺里清洗出几大瓶“污水”。(图源:VCG)

姐夫今年38岁,母亲去世早,父亲出车祸2017年底也去世了。姐姐去世后留下两个孩子,黄玉连自己也带着两个孩子,她和姐夫都成了单亲家庭,并且还是尘肺病人。(图源:VCG)

丈夫去世后,有人给黄玉连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但她拒绝了。自己是个病秧子,并且还带着两个孩子,哪个家庭能承受得起尘肺病人?黄玉连说这个病治不好,一旦犯病会把这个家拖得倾家荡产。(图源:VCG)

面对这个破碎的家实在找不出个好办法来,其实丈夫和姐姐临终前都希望黄玉连嫁给姐夫,这是最好的结局。但黄玉连有很多顾虑:两家都欠了十几万元人民币的外债,我们都是尘肺病人,拿啥去还人家?只有逼得去外面打工,犯起病来谁照顾?姐夫也不想再婚,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自己倒下,还不把这个家给拖垮了。(图源:VCG)

黄玉连的母亲认为她嫁给姐夫对两家都好,“姐夫的孩子是你姐留下的,你嫁给姐夫也是在帮助姐姐。并且,你姐临终前也有托付,姐夫是自家人,不会亏待你的孩子。”(图源:VCG)

为了这个破碎的家,黄玉连和姐夫这对尘肺病人走到了一起,共同承担起这个家的重任。两家的孩子虽然年纪小,但都很懂事,非常赞成两家大人在一起。图为黄玉连在向母亲展示刚领到的结婚证。(图源:VCG)

姐夫原来在中国深圳打工,和黄玉连确定关系后,他来到广东省东莞市一家木器加工厂工作。每到周末,姐夫就会乘车过来看望黄玉连,但黄玉连每天早出晚归,这对患难恋人在一起更多的是抱团取暖。(图源:VCG)

姐夫不想去办理结婚登记,因为不知道二人还剩多长时间的生命。但黄玉连却不这么认为,“没结婚证就不算是夫妻,既然我们在一起就要正式成为夫妻,也是给丈夫和姐姐一个交代。”(图源:VCG)

2018年10月23日,黄玉连和姐夫到当地婚姻登记处正式办理了结婚登记。(图源:VCG)

这对尘肺病人的婚礼很简单,听不到敲锣打鼓和鞭炮声,也没亲朋好友前来祝贺,但这毕竟是个大喜的日子。黄玉连在超市里买了一双情侣鞋作为结婚纪念,晚上和家人吃了个团圆饭。夜幕降临之时,山里这对尘肺病人共同举杯,开始了新的生活。(图源:VCG)

黄玉连和姐夫的新婚之夜是在车上度过的,他们没有婚假,担心丢掉工作连夜赶回东莞打工。第二天凌晨,黄玉连和姐夫回到了他们打工的地方,为了这个家,这对新婚的尘肺病夫妻仍在苦苦地挣扎。(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